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王柔】辰星 1-3 (西幻paro)

西方幻想设定,魔导师王杰希*自由佣兵唐柔

ooc慎!大量私设慎!

#这只是个看不下去逼不得已的一到三章修缮整理#

#真的不是混更(别说出来)#

      #要做个努力的日更手#  

      
  

  

范纳尔的天空永远是清澈透明的蓝,阳光从几万米的神之领域直泄而下,毫无保留地为白石砌成的市政议事厅镀上神圣的金。罗马式的议事厅前是那被誉为“太阳神之眼”的安戴尔广场,喷泉有生命一般绽放着,溅起的水花纯净无暇。总有扎着印花头巾的年轻姑娘在午后挽着满是鲜花的篮子,沿着大街小巷叫卖着大捧大捧的姜花,对每个向她驻足的路人毫不吝惜地露出灿烂的笑容。

荣耀历473年,夏。

这是范纳尔城最好的时光。

 

代表着课时结束的铜铃响过,唐柔从钢琴前起身,理了理裙摆,对坐在藤椅上的老妇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感谢您今日的教导,罗切斯特夫人。”

“您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学生,唐柔小姐。”罗切斯特夫人抚了抚鬓角的白发,慈爱地看向她的得意门生,“您有着相当敏锐的乐感,又十分勤奋……愿您能在七月末的雅西来音乐节中取得好的成绩。”

“能作为学生得到您的教诲是我的荣幸,罗切斯特夫人。”礼貌地向罗切斯特夫人道别,对着门镜确认了自己的仪表之后,唐柔走出了琴行。

 

“接下来的行程……下午七时,自宅,克里斯汀夫人的礼仪课。”

午后三时的太阳已不再刺眼,将备忘录放进随身的小包里,唐柔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十五岁开始参加雅西来音乐节,十七岁已将所有音乐大赏收入囊中,琴技甚至获得了业内最为严厉的罗切斯特夫人的称赞……然而此刻,唐柔漫步在红砖铺就的小巷,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要挑战。想要战斗。想要突破。

想要看一看,除了雅西来和范纳尔,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

唐柔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

也许是思考的太过入神,等她发现有什么不对时,已经在错综复杂的道路上向城主宅的反方向走了二十多分钟。

望着议事厅的屋顶,唐柔不禁苦笑。可随即,大脑中蹦出了一个随性的念头。

“既然今天也没有别的日程,就去中央广场逛逛吧。”

 

“……重生于蔷薇的灰烬,是光与影的双子;凋零于极北之地的黄昏,是无声起舞的歌姬;来自墨蓝的水妖啊,失落之地的卷帙如何指引道路?……”

悠扬的琴声掠过耳畔,唐柔愣了一瞬,脚下的鹿皮靴子也生生转了个方向,朝了那乐声传来的方向去。

一位吟游诗人坐在喷泉的台阶上,弹奏着鲁特琴。

他穿着一件褪了色的暗绿色斗篷,也许是因为流浪太久的缘故,有些部分已经磨破了,从边缘处能看到漏出的线头。能看得出多次漂洗的痕迹的围巾上打了不少破旧的补丁,虽然很旧,对风餐露宿的吟游诗人来说却已经是意外的干净。整张脸孔都藏在兜帽之下,只露出纤长的漂亮的不可思议手指。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低沉而充满磁性,和着指尖流淌的淙淙琴声,娓娓道来那些天空树时代的古老的传说。

简直像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一样。这个人。

并非仅仅是因为琴声,歌声,或那些遥远的传说。

因为这个人本身。

心中像是被什么有魔力的东西抚平了,一切不安与焦躁都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

一曲终了。

唐柔理了理裙摆,走到吟游诗人的面前。

 

那一幕在后来的几十年内无数次被吟游诗人所传颂,魔法与斗气的光华交织着在口耳相传的故事中闪耀,如同当年那位神秘的吟游诗人吟咏的传奇一般在琴弦之间演绎出无数版本的传说。

那一日红发的贵族少女立于吟唱着古老歌谣的吟游诗人面前,少女的暗红色哥特式裙摆与吟游诗人褪了色的围巾一道在微风中飘荡,暗金与墨绿的眼眸在空中交会视线。

华美如浮世绘。

“不知名的吟游诗人先生,感谢您精彩的演奏。我叫唐柔,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万千水柱从喷泉池中飞溅而出,在空中交汇、起舞,反射阳光的轨迹。神殿的钟声回荡在整个广场,悠远而庄严。

“王杰希。”

 

 

练武场。

 

“承让。”

 

对着被打翻在地的近卫军行了武者礼,唐柔收起手上的战矛,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她的前任武术老师名叫叶修,是个摸不清来历的流浪武者,用着一把古里古怪的武器,功夫却比之普通的流浪者好了多少倍。

 

莫名其妙地出现,指点她从贵族常用的西洋剑换成了战矛,又把她整个的训练计划改了个彻底,就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留下来的,只有一把战矛和一句话。

 

“你有成为优秀的战斗法师的天赋。如果日后想当个佣兵的话,就去艾德里安找君莫笑这个人吧。”

 

当时的唐柔正干劲满满地备战她人生中第一次雅西来音乐节,对叶修的离去虽有惋惜,却也没有太在意。而这句话,随着年岁的增长,也渐渐地淡去了。

 

只是今天,在结束了与近卫军的切磋之后,脑海里忽然蹦出了这句话。

 

看来最近是有些太过无聊了。

 

唐柔擦了擦头发,换了身衣服,打算去中央广场转转。

这是唐柔遇到王杰希的第十三天。

或迟或早,从繁冗的课业中抽出一点闲暇的时候去安戴尔广场去见那名神秘的吟游诗人,不觉间已成为了唐柔的习惯。

一位谈吐有度,礼节完备,有一只美丽的金色眼睛的,神秘的吟游诗人。

曾经也想过是否要借助父亲的力量去探寻这位神秘人的来历,可在说出口之前,又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吟游诗人们不都是神秘莫测的么?就算是这位王杰希先生有着罕见的金色眼睛和富有魔力的琴声,对于整个范纳尔来言,也并不是什么意义重大的事情。

毕竟,在自由城邦,谁又没有几个秘密呢?

只是听着那名吟游诗人的歌声,自己的心情也会好上许多。

这就足够了。

用干脆利落的扫弦作为乐章的结尾,吟游诗人抬起头,对着面前身穿深蓝色高腰短裙的贵族少女笑了笑:“日安,唐柔小姐。”

“日安,王杰希先生。今天我有一件事情要跟您说。”被那只暗金色的眼眸注视着,直率如唐柔也感到了几分莫名的紧张,“您有意向参加雅西来音乐节吗?”

好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惊到了一样,吟游诗人眨了眨眼,“……可以冒昧地询问您邀请一位不知来历的吟游诗人的原因么?”

“您的琴声十分动人,”唐柔努力地组织着词句,纤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拽着裙摆的蕾丝边,“有着……十分不可思议的力量,能使人平静下来。我将于下月以个人身份参加雅西来音乐节……希望您能与我同行。”

“……很抱歉不能接受您的邀请,唐柔小姐。”王杰希放下手中的鲁特琴,直视着唐柔的眼睛,“我是一名修行中的魔导师。”

“修行已经接近尾声……我将在明日离开范纳尔城,前往法师塔。”

“您的有着十分优秀的武学天赋……像您的前任武学老师叶修一样。叶修曾是大陆上最优秀的战斗法师……您身上流淌着法师一族的血脉,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战斗法师。”

“您有着相当辉煌的未来……无论是作为一名钢琴家,作为一名武者,还是作为一名领主。”

“但如果您对您的法师血统感到好奇,想要探索战斗法师的道路的话……您可以选择前往法师塔。”

“我将在那里等候您的拜访——以魔导师的身份。”

 

荣耀历476年,秋

“……以上,B级佣兵寒烟柔,任务报告完毕。”

慎重地在佣兵手册上记录完毕,陈果合上佣兵手册,对眼前的红发少女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报酬是210银币及24点佣兵积分。恭喜你,柔柔,你现在是A级佣兵了,”她眨了眨眼睛,补上一句,“整个艾德里安-美罗达斯地区唯一一名今年晋级的A级女佣兵。”

“谢谢果果。”唐柔抿唇一笑,“关榕兴先生在吗?我有些装备需要整修一下。”

第三次在本月接过唐柔的装备整修申请,饶是陈果也忍不住有些汗颜,“……柔柔,你这个月的佣金……该不会都拿来整修装备了吧?生活上没有问题吗?”

“我也有好好留下生活费的啊~”陈果脸上有趣的表情倒让唐柔升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实在吃不上饭就让果果包食宿好了。”

“好啊,然后我就加个委托,任务名称就是‘A级佣兵寒烟柔求收养’!”将魔法徽记小心地印在羊皮纸上,陈果眨了眨眼睛,“关榕兴正在倒腾沐沐的吞日呢,估计你得再等一两天天。这两天来了几个A级的委托,不去看看?”

“当然……我还想再买把匕首呢。”

无视类似“装备狂人”的字句将身上的战甲与战矛交给陈果,唐柔走向布告板,浏览着布告栏里的一张张羊皮纸。

一张字迹清隽的委托书吸引了她的注意:

“任务名称:搜集魔药原料

任务等级:A

任务概述:

冰霜森林中部近日兽潮异常频繁,然因近日法师塔部分见习魔导师即将面临考试,部分需采集于冰霜森林中部的高级魔药原料有所不足,希望各位佣兵阁下能够寄予帮助。详情请于魔法师协会分部咨询。

委托人:魔法师协会”

“就是它了。”一扬手撕下委托书,唐柔走到柜台前,对着陈果晃了晃手中的羊皮纸。

“材料委托?……”陈果拿起羽毛笔,在任务名称上轻轻画下一道横线,“怎么想到接这个?”

“一帆要开始暗夜公会的七阶任务了,叶修说让他顺便去冰霜森林中部采集冰属性魔核。他一个人去比较吃亏,我说好了和他一起去的。”唐柔耸了耸肩,“而且我第一个任务就是这个,不过当初是F级的低级魔药原料。”

——然后在叶修的带领下与会喷火的岩蛇和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烈焰哥布林奋战了整整三天,成功地领会了所谓群攻、最大输出以及合理利用资源的重要性,跟炎魔对决的时候还顺带报废了第一身战甲。简直可喜可贺。

­­——“不仅仅是有着强大的战斗力就可以成为一名佣兵的,”解决了炎魔之后叶修靠在一棵红叶树上,悠悠地吐了个烟圈,“续航能力,协作能力,野外生存,甚至与人交往的方式……这些都是佣兵的一部分。近卫军的武器、粮草都有他人负责,自己只需要磨练武艺,但即使是一名专司战斗委托的佣兵,也必须要做好在野外持续战斗三天以上的准备。”

——那是她真正认识到佣兵这个职业的第一天。

在法师协会领取了更新的委托单并顺便心情愉悦地把自己的法师等级升上了九阶,唐柔信步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开始思考自己下一步的去处。

离自己的装备修好怎么说也有两三天,去附近的冰霜森林逛逛这个念头可以打消了……去找叶修切磋倒也不错,可果果说他最近去了亚美利加……去黑市的武器店看看有没有新货?

“咕~”

还是先把肚子填满吧。唐柔揉了揉肚子,果断地做了决定。

炽热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米白的桌布上,给普通的玻璃杯覆上琉璃般的色泽。瓶里的干花有着些许说不出来的香味,颀长的影子纠缠着粗纺麻的纹理。

——倒是有些像罗切斯特夫人的餐室呢……

咀嚼着美味的小牛排,唐柔默默地想。

鲜嫩的感觉在味蕾上化开,被肉干蹂躏了一个星期的舌头久违地舒缓起来。

——还真是家不错的餐厅啊。

古旧的木门被推开,几位带着法师帽、穿着披风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唐柔认得,正是艾德里安魔法师协会分会的副会长。

——不错到连魔法师协会里那一群挑剔的家伙都用来招待客人吗?

走在最后的那人向唐柔的方向望了一眼,跟前面正在和老板点菜的副会长商量了一下,然后向着唐柔直径走过来。

帽子被摘下,露出暗色的眼罩和暗金色的眼睛。

“好久不见,唐柔小姐。”

“好久不见,王杰希先生。”

 

“最近半年一直没离开过克格勒周边区域,自从歌尔加那次任务以来就再没见到唐柔小姐了。”在菜单上简单地做了标记,王杰希示意服务员离开,“您变得更强了。”

“谢谢。”落落大方地接受了王杰希的称赞,唐柔低头,轻呷了一口咖啡,”我这半年也没离开艾德里安-美罗达斯地区呢……正打算最近回范纳尔看看。”

也许是想起了作为吟游诗人的那段有趣的日子,王杰希脸上的线条柔和了几分,“范纳尔的确是个美好的城市。”

“上次在歌尔加没顾得上,在艾德里安……我也算是半个东道主呢。就由我做东感谢您在范纳尔的美妙琴声吧。”狡黠地眨眼让王杰希默默咽下了拒绝的话语,唐柔笑了笑,径自说了下去:

“说起来,如果您的日程不算太紧的话,我倒有个冒昧的请求,”停下把玩着勺子的手指,唐柔直起身,凝视着王杰希的眼睛,“能与您切磋一下吗?”夏日的阳光打在暗红色的睫毛上,在她的眼睑上投出片阴影,衬得眼角明媚笑容温和。

这姑娘啊……真是……

对一个并不熟悉且有过冲突的人,在饭吃到一半的情况下提出这个请求,显然是相当突兀的。但看着她一双燃烧般明亮的墨绿色眼睛,王杰希竟意外地觉得……很合适。

该是自从上次在歌尔加的落败,她就一直想着再战一场吧。在任务的间隙加强基础练习,与更多的人对战以找到自己的弱点……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漂亮姑娘,有着这么强的好胜心呢?

王杰希点了点头,“我会在艾德里安停留一个星期左右。唐柔小姐想要切磋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互相之间留了联络晶石的通讯号码,王杰希的联络晶石便响了起来。他抱歉地笑了笑,发了则简短的讯息。

“抱歉,魔法法师协会忽然有事。”

唐柔回过一个谅解的眼神:“没关系。有空联系。”

午后的艾德里安有着不过分拥挤的人流和街边懒洋洋晒太阳的猫咪,奇妙地慵懒与繁华融合在一起。结束了与王杰希的短暂会面,唐柔悠然地在街头小巷闲逛,思索着下一步的行程。

皮靴在碎石子路上敲出明快的节奏,在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停住了。

也许是刚刚与故人见面的缘故,本应被忽略的大捧的姜花却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视线,把唐柔的思绪带回了范纳尔最美的夏天。

——那是她的家乡啊。

——她在那座阳光之城生活了十八年,从呱呱坠地到亭亭玉立,经过了十八年的盛夏光年十八年的落雪纷纷,即使长大成人的少女最终离开了哺育她的城市,走过艾德里安的随性雅西来的妩媚刚特加尔的铁血歌尔加的温和,那座阳光之城仍然存在于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她曾身着套裙在午后的琴室弹奏明澈的旋律,她曾长发高束在清晨的练武场一遍遍挥舞战矛,她曾身着礼服在璀璨的水晶灯下旋转出华丽的舞步。

——那个十八岁的少女还曾身着暗红色的哥特式短裙和小鹿皮靴,站在安戴尔广场的喷泉前,遇到了一个戴着眼罩、有一只神秘暗金眼眸的吟游诗人。

——不过……虽然在当时就觉得王杰希先生应该是一个身份很不一般的人,但就这样听了那么久第一魔导师的鲁特琴……还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后天要和一帆一起去冰霜森林……先去武器店看看,买几把合适的匕首备用吧。

而另一边,艾德里安魔法协会分会长车前子,看着王杰希一行人,深深地明白了什么叫“万万没想到”。

即将升上七阶的魔导士外出试炼?虽然七阶魔导士已经算是高阶,但这是法师塔的传统,很正常。

高阶魔导师外出游历顺便解决下魔法师协会各分部解决不了的麻烦?虽然艾德里安-美罗达斯区一直有叶修唐柔一行高阶佣兵在,基本没有出现过佣兵协会解决不了的难题,但实际上每三年总会有八阶或九阶的魔导师从法师塔出发前往各个分部,这也算是正常。

但首席魔导师王不留行带着几名弟子和法师塔下属的预备佣兵团……这个阵容对于一直把王不留行当偶像的六阶魔导士车前子而言,冲击力也未免大了点。

忍住内心类似于“这是王不留行诶!活的诶!可以摸摸吗?可以摸下灭绝星辰么?”之类的弹幕,天南星颤抖地将手上的魔导师手册交给带着斗篷的高大男子,“手续已经办好了,王不留行……先生,木恩先生。你们在艾德里安区域的任务是前往冰霜森林。木恩先生需要在冰霜森林外围采集一些魔药材料,材料单写在魔导师手册上。……王不留行……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您……能够去一下冰霜森林中部地带,探查一下冰霜森林内部的高阶魔兽的活动情况。”

“谢谢。再见。”

将手中的魔导士手册递给一旁的高英杰,王杰希戴上斗篷上的兜帽,和高英杰一道离开了。

“老师……今天在餐室里遇到的那个佣兵,是您的朋友吗?”出了魔法师协会,高英杰看着王杰希的背影,问的有些忐忑。

王杰希一怔。

——算是朋友吗?几面之缘,不算陌生,却也不算熟悉。

——范纳尔喷泉广场前的贵族少女静听琴声,长发飞扬站姿笔直;歌尔加竞技场上红发的女佣兵手持战矛,斗破山河威风凛凛;餐室中的她把长发绾起,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咖啡,约战时的眼睛却是明亮的过分。

——是个……特别的人。

“……算是吧。”停了约有半秒钟,王杰希答道。

“英杰,告诉肖云小别他们,明天整顿一下,后天,我们去冰霜森林中部地区。”

      
  

评论(1)
热度(14)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