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王柔】辰星 4-6 (西幻paro)

感觉还没有1-3写得多……完全可以并为一章啊……

下两章开冰霜森林新副本!大家还记的大明湖畔的小乔吗= =


与一年四季都没什么变化的法师塔不同,在艾德里安,夏日的清晨总是比其他季节到的早上一些。躺在床上的王杰希迷蒙间看到大亮的天光,一时还以为自己睡过了头。

倒是有点像刚到范纳尔的时候。

那时的他和高英杰一样,只是一名七阶魔导士,还差一步才能迈进魔导师的行列。三年前的魔法师协会远没像现在这样普及,范纳尔城作为一个新兴的旅游城市,并没有魔法师协会分会的存在,自然也并未归在他的行进路线里。

只是完成了大半任务之后,兴致所及,想着要到这个传说中有着最美的阳光的城市看看。

在路经雅西来时曾在准备音乐节的人们的口中听到过唐柔这个名字,大抵就是“音乐天才”“范纳尔的铁山蔷”之类的评价,当时的印象不算深刻,只是后来在范纳尔偶然见到了唐柔,这才想起来。

开始只是觉得是个不同寻常的贵族小姐,后来次数多了些,在练武场见了她的身手,又知道了她身上的法师血统,这才存了让她去法师塔的念头。

不过,如果当时范纳尔城就有魔法师协会分会的话,唐柔也不会等到十八岁,才开始转职为战斗法师吧。

……打住。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鞠一把清水洗了脸,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思绪整理干净,王杰希换好衣服,准备去黑市里的魔药商店淘点药品。

艾德里安区的冰霜孢子是制作寒冰粉的好材料;飞燕草的库存也不够了……需要稍微补充一些;不知有没有紫獐菇了,稍微做点毒药让英杰他们带上,关键的时候能派上大用场……

在脑中计划着今日的行程,王杰希系好斗篷,推开旅店的门,却正正好好撞上一双明亮的墨绿色眼睛。

“日安,王杰希先生。”

“日安,唐柔小姐。”

 

余光撇到身旁正认真地填写着擂台申请表的红发女佣兵,王杰希认真地思考,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以下的局面。

他并不意外唐柔将目的地选为了黑市。作为艾德里安-美罗达斯区佣兵、法师聚集地以及暗夜公会的交接节点,艾德里安区的黑市显然有着比其他贸易之城大得多的魅力。他本也打算在黑市的魔药商店里采购些罕见的材料,有着唐柔这样一个本地佣兵带路,行程无疑会变得简单许多。

而且,个人而言,唐柔也的确会是一个好的同行者。

实力强劲,性格坦荡,待人接物的礼仪完美的无懈可击,长相也非常符合“范纳尔的铁山蔷”之名。

这样一位优秀的战斗法师小姐,如果能够在这次任务之后跟随自己回法师塔任职,那就更好了。

可以说,他的内心甚至对这次同行是有几分期待的。

——不过……从烈焰森林的情况看,现在并不是可以将明日的任务准备放置在一边的时候。

“美罗达斯区的竞技场因为意外关闭了。最近预约艾德里安竞技场的人实在太多,先行几天预订反而比较方便。”像是知道王杰希在心里想了什么一样,唐柔填着登记表说道。

——倒是自己考虑不周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值得纠结一二的事情。

抛开微妙的尴尬,王杰希缓声说:“前几天烈焰森林爆发了兽潮。炎魔直接出现在了森林边缘,烧伤了不少人。冰霜森林的状况如何?”

“……也不太好。”唐柔的笔慢了下来,声音微微有些低沉,“冰霜森林越来越活跃了。冰霜哥布林和冰森豹的数量将近翻了三倍。协会几乎把所有冰霜森林相关的委托都提升了一个等级。原先去中部采集物品这样的B级任务……现在已经升到A级了。”

听到比想象中还要严峻许多的状况,王杰希微微蹙了蹙眉,“……有冰妖的消息么?”

将表格交给竞技场的工作人员,唐柔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有些冰妖结界扩大的消息,不过最近还没有高级佣兵去过中心地带,消息的真实度无法考证……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唐柔小姐能带我去东西最全的魔药商店么?”

“当然可以。”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转换话题的生硬,唐柔自然地走到王杰希身边,“采购完毕后我想去趟武器店,可不可以请王杰希先生陪同?”

“当然。”

 

“五份冰霜孢子,三份紫獐菇……还有两小袋龙豆……好了!客人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您是否需要租用本店的坩埚?给您八折!”

“不用了。”

接过店员手中的袋子,王杰希离开柜台,不着痕迹地将手中的原料塞进斗篷下的空间袋。

“接下来呢?”唐柔把视线从荧光甲虫上收回,转向王杰希。

 “已经采买完毕了。”王杰希摇摇头,“接下来,就去唐柔小姐提到过的那家武器店吧。”

 

拉开陈旧的布帘,低矮的屋檐下没有想象中的昏暗,错落的烛光反倒把这里照的亮如白昼。柜台的正上方挂了张风纹豹的皮,两把华美的太刀映衬着闪烁光芒。货架两边是排列整齐的冷兵器,从匕首到战斧银光错落,颇有一番气势。

唐柔目不斜视地走向里间,拉开了第二道布帘。

寒光乍现,一把短刀劈落布帘,刀尖直向唐柔胸前。

王杰希瞳孔一缩,一伸手将唐柔护在身后,手一扬驱魔粉洒了持刀者一身。

短刀刺入王杰希的斗篷,发出像是撞到什么饰物一般的,叮的撞击声。

唐柔冷静的声音响起。“卡莫伏李戈先生。”

“寒烟柔小姐?没想到是您,十分抱歉。”卡莫伏李戈收起刀,对着唐柔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随即转过身,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一边面色不善的王杰希,“请问……这位是?”

“我的朋友。”避重就轻地回答了卡莫伏李戈的问题,唐柔收起匕首,检查了下王杰希身前的刀痕——天知道卡莫伏李戈那家伙随手拿起的刀带不带毒——在确认没有伤口之后松了口气,冲着王杰希递了个歉意的眼神。

王杰希反握住她的手,暗金色的眼睛像是在说“不要在意”。

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地,唐柔转过身,瞪了卡莫伏李戈一眼,“找几把耐用的匕首,不要淬过毒的。……再顺便找件斗篷出来。”

“好的,新来的防具和匕首都放在原先的位置,寒烟柔小姐您自己去挑就行……能请您这位朋友解解毒吗?”卡莫伏李戈苦笑,“左手已经不听使唤了……”

“是驱魔粉。”转过头来将解药从头到尾地给卡莫伏李戈撒了个遍,王杰希凉凉地补充道。

“真是不好意思……”那只暗金色的眼眸让卡莫伏李戈打了个寒蝉,默默地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找巷尾的那个老神棍占卜一下。

——每次都是同样的流程,他今天是怎么一下子得罪了两个潜在的大客户啊!

里间比外室大了许多,一堆堆武器防具散乱地堆在地上,萤火草散发出苍白的光芒四下漂浮,有些昏暗,某些淬过毒的武器便隐隐发出绿光来。

向唐柔陪过礼并表示自己将会为她的那位魔导师朋友选一件合适的防具,肉疼得想要在心里落泪的卡莫伏李戈终于得到了唐柔“不再追究”的承诺。暗搓搓地走到那个高阶魔导师的身边,卡莫伏李戈开口,“这位魔导师先生……如此唐突实本非意,只是小店人微利小,在黑市这种地方总也得想个办法。小店打算送您一件魔导师专用的防具表示歉意,您看如何?”

看着那位高阶法师点了点头,卡莫伏李戈暗暗在心里舒了口气,带着他前往放置防具的摊子。

——能在黑市里开这么一家武器店自然有着一定的门路和背景。可像寒烟柔这种在黑市被悬赏包围却反杀二十多人之后扬长而去的主……他可也是惹不起的。这还是不提她背后那一只看似松散实则一致对外的佣兵小队。

——更别说这个比寒烟柔还要强大的高阶魔导师……他到底是怎么一口气惹上两个不该惹的人的啊!

王杰希跟在卡莫伏李戈身后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着,心里却在想着刚刚那一幕。

挡的那一刀不过本能使然。他是法师塔的第一魔导师是千千万万魔道学者中永远的教授,他如果后退,法师塔里他身后的学生又怎么办?

王杰希相信有银之守护加护的自己不会简单的受伤,但当他看到唐柔手中的匕首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轰然作响。

他甚至没有察觉到唐柔的匕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指间的。

即使自己没有出手,她也可以很轻易地招架那一刀吧。

她不是你的学生。

她很强。

她不需要你的保护。

——并不是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她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可以打败守城的近卫军,刚做了佣兵就解决了一头几个c级佣兵小队才能干掉的炎魔,十年来第二个做到在一年内升到五阶法师,在歌尔加的时候就对着两个A级佣兵做到了一挑二。

——做到这一切的唐柔,现在也仅仅二十出头,甚至还不到一个佣兵的黄金年龄。

那一瞬间匕首的寒光明晃晃地入侵王杰希的心底。

唐柔,代号寒烟柔,八阶战斗法师,艾德里安—美罗达斯区唯一的新晋A级女性佣兵。

不是需要照顾与看护的贵族小姐,而是可以进行平等的交流与合作的,强大的女性自由佣兵。

忽然心里有了一个念头。

卡莫伏李戈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位神秘的高阶法师挑完了魔导师的防具,转过头来问道,“有没有火属性雕文的饰品?女性用的。”

“女性用的饰品?”卡莫伏李戈心念一动,滔滔不绝起来,“那可就多了……火属性雕文的饰品近年来在艾德里安区的贵族圈子内也十分流行,装饰感强并封存一两个小法术防身的头饰或手环什么倒是十分适合做定情信物……内间都是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我带您到外间看看?有位男爵老爷也定了一款,说是要送给他的新情人的……”

“不必了,实用一点的就好。”有些头疼于卡莫伏李戈神似某位迪尔迦区S级佣兵的喋喋不休,王杰希阻止了这位店主将话题扯到贵族圈某个男爵先生的想法,“她是一名优秀的战士。”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要携带方便一点的……不要廉价货。”

联系了自进店以来两个人的举动,卡莫伏李戈的眼睛骨碌碌地往唐柔的方向转了半圈,心里翻了几个念头:“您的恋人是位女性战士?那还真是少见……能告诉我她大体的作战方式吗?魔法师或者治疗师之类的……”

“不是送给恋人的东西,是位朋友。”兜帽之下的声音顿了顿,显得微微有些生硬,“是位战斗法师……大概五阶以上。”

——五阶以上的女性战斗法师、战士、朋友……您干脆直接告诉我您想给寒烟柔小姐挑件礼物好了啊!这么迂回是要闹哪样!虽然没到跟上个月来的那个哑巴忍者一样的程度但难搞程度简直就是风格不同的旗鼓相当!所以说扯上高级魔法师啊暗夜公会啊高阶佣兵啊什么的谈起恋爱来就是麻烦!

当然,槽是要吐得,钱是要挣得,这种一挥手估计能把整个店烧了的顾客也是不能得罪的。强忍住把心中的弹幕吐出来的冲动,卡莫伏李戈用上了欢欣的语调:“高阶战斗法师是么?我明白了……本店倒是正好有一件合适的商品呢。”他朝着唐柔的方向看了看,稍微压低了嗓音,“是条天空树时期的项链,可能是魔族贵族的东西。火属性魔核配上带火属性雕文的魔银链子,荆棘花纹的坠子后面有着玫瑰与火的图案……这件宝贝在我手里屯了几年了,因为价格原因迟迟没出手……”

“价格不是问题。”王杰希淡淡地说,“让我先看看东西。”

火焰一般的光华在拇指大小的魔核中流动着,暗红的色泽被黑丝绒衬得危险而优雅。魔银的链子有些旧了,那是自天空树时期沉淀下来的数千年的岁月。托起魔核的是繁复的盛放的荆棘。手指触碰到坠子后面的凹进图案,王杰希拿起链子,放到灯下细细端详。

玫瑰与火的图案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最底端是有些斑驳的刻痕,隐隐像是两个字母。

Y&A。

尤里乌斯&阿克琉西亚

王杰希拿着这串项链,久久不语。

“……其实这项链的来历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专门鉴定的人说这最晚也是天空树后期的东西,不过那时候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书都被毁的差不多了……不过玫瑰与火的图案曾经出现在相当精良的戒指上,大概是某个魔族贵族的家徽……”卡莫伏李戈边说边观察这位高阶魔导师的脸色,心里直冒冷汗——天空树时期的传说他也只知道个大概,如果哪里说错了……

“东西不错。”王杰希从空间袋中取出了一个鼓鼓的钱袋,依稀能听见金币哗啦啦的响声,“一千金,我要了。”

卡莫伏李戈呆在原地,微微张大了嘴。

——……赚翻了啊。

王杰希一路脚下带风地穿过黑暗的甬道,靴子因高速的前行而发出奇妙的摩擦声。

如果卡莫伏李戈知道此刻王杰希想的也是同样的念头,那他估计会吐血三升而亡。

——那不仅仅是天空树后期的东西。

——尤里乌斯和阿克琉西亚。那是天空树中期,最强的佣兵组合。


评论
热度(5)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