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喻黄】曙光 0~1(西幻paro)

辰星大背景西幻设定,发生在辰星之间,属于十四岁的少年们的故事。

那时候未来的第一魔导师在法师塔才呆了不到三年,未来的佣兵女神还未拿起手中的重炮,歌尔加区还未迎来那只不会说话的塞壬弓箭手,注定守护圣殿的拳皇此时也不过是个刚刚把自己的佣兵等级升到S的青年,圣子大人刚刚学会了中级治愈术,那位传奇中的双S佣兵此刻也还拿着那把却邪。


这是属于十四岁的喻文州和十四岁的黄少天的故事。


喻队生贺,一日一更或两更,争取在喻队生日那天发完。


暗精灵喻文州*少年佣兵黄少天。

大量私设预警。

ooc预警。

微暗黑(整体治愈)预警。

伪正剧风伪西幻预警。

以上。




0.

那是最为绝望的时代。

赛亚历1270年,以天空树为灾厄中心,整个大陆被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扫平,各族生灵伤亡远超六成。魔族损失了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暗夜精灵只剩数百,百分之七十的白精灵死于魔脉爆裂,巫妖不知所踪,塞壬一族迁至内海,龙族远离大陆。

那是充满希望的年代。

曾一度被认为微渺无力的人类站了出来,他们在远离天空树的地区清理了元素风暴带来的废墟,仿造大灾厄之前的景象重新建立了一座座城市。与此同时,大灾厄造成的魔力种族数量锐减让种族间的隔阂不再如同天堑,大量的异族通婚带来的是人口数量的增加以及血统的稀释,继天空树中期之后第二次种族大融合开始。

那是属于信仰的年代。

光明女神的信徒在灾厄过后的几年后迅速地清醒过来。能够掌控光元素的部分白精灵用所掌握的治愈魔法在药品和资源极其缺乏的荣耀初期占据了一席之地,他们带着他们的崇拜者和追随者兴建了光明教会,向着那些渴求救赎的人们宣扬着自己的教义。随着教会的发展,信仰之争让种族平等逐渐成为一句空谈,拥有暗夜精灵和魔族血统的人们带着他们的伴侣与家人被迫西迁,发展了几十年的第二次种族融合就此终止。

那是属于黑暗的年代。

十几年来一次又一次出生入死的探测与冒险终于有了回报。暗黑女神的追随者们在无数牺牲之后终于打开了第十三自由之城遗迹的魔法阵。古老手记上记载的魔法与神术终于让暗夜一族再次兴起,鬼神之力让他们成功地将费洛河以西作为自己的家园。在同一时间,光明教会内部的纷争促成了教会建成以来最大的一次变革,传说中有着魔族血统的新任教皇踏着鲜血上位,修改原先激进而排外的教义,颁布并实施了一系列缩减教会规模以及去处主教们身上那些恶心的脂肪的法令,将教皇之位传给圣子之后身亡。

那是最为友好的年代。

教皇的决策让光明教会的地位再一次回到了建立初期时的宗教信仰。新的教义对暗黑种族温和友好了许多,人们对于暗夜一族的混血也保持了一种温和的态度。教会势力的紧缩造成了大量公国的独立,新的城邦国家兴起也使得与西方的交流合作再一次提上日程。顽固的教徒们因为大街小巷里出现的黑发与赤瞳愤怒了,以路易维希家族为首的老派贵族向南迁徙,在安德拉斯山脉以北建立了自己的庄园。

那是最为平和的时代。

教皇的朋友、一位强大的混血青年法师本着复兴魔法的目的兴建了法师塔,平民阶层的少年少女从此有了学习魔法的机会。向北探索的冒险者们在第九自由之城的遗迹中发现了前科学之城的书籍与笔记,科技的复兴让城市的发展变得迅速起来,小型的工厂和简陋的机械在人们对着笔记残页苦苦思索时不断出现,而火药的研制成功更是第一次科技复兴的重要成果。

 

这是荣耀历467年。自由之城仍然繁荣而混乱着,法师塔找到了它的下一任主人,三大公会的标示几乎遍布每一个开放城市,光明教会有了新的圣子,而路易维希家族也仍然盘踞在落后闭塞的南方村镇中间,用高额赋税支撑着自己贵族生活的同时,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那些夜行种们。

 

 

1.

纤长的手指划过繁复精致的领结与袖口,再一次确认那些暗金的花纹都处于自己应该在的地方。鬓角的银发被黑色的绸布带子扎成一束挡在耳前,余下的则向后梳成马尾。精美的黑曜石坠子藏在华美的褶领后面,链子是纯度较低的魔银,暗银的色泽倒是与少年苍白的皮肤相得益彰。赤瞳的少年披上外袍,对着镜子再一次确认过自己的仪表毫无疏漏之后,犹豫了几秒钟,又把一把匕首和一本明显缺了一大半的笔记塞进了袍子的夹袋里。

“萨莎,可以进来了。”

一身珞璜色女仆装的女侍推开了门,“少爷。赛琳娜夫人已经先一步去礼堂了。您有什么吩咐吗?”

“离即位仪式开始还有多久?”

女仆抬手看了看表,“还有半个赛亚时,少爷。”

“……萨莎,”少年转过身,注视着女仆的双眼,“你没必要再叫我少爷了。凡切尔舅舅已经不会回来了。”

“凡切尔大人命令成为您和瑟琳娜夫人忠实的仆人。”女仆的声音冰冷而刻板,“如果少爷没有别的吩咐的话,就请随我前往礼堂吧。”

 

夜晚的路易维希家族总是灯火辉煌,走廊两侧的壁灯照亮了装饰着乌红木的走廊,也照亮了走廊里穿行的男男女女。银发的少年跟在女仆身后一步的位置,平静地面对着十四年来几乎从未改变的嫌恶目光。佣人们从他身旁面无表情的擦肩而过,好像屈膝礼这种礼节从未被发明过一样。

“瞧那个银发的小 杂 种……凡切尔子爵都去世三个月了,他居然还没被格拉德叔叔赶出去吗?”

“格拉德叔叔估计是想等成为族长之后再把他名正言顺地从家族中除去吧……在走廊里看到暗精灵真是碍眼。”

“可不是吗?!那双看不透他在想什么的红眼睛真是让人恶心!希望格拉德叔叔今天就把他从家族里赶出去就好了……”

“也不知道瑟琳娜姨妈那个无 耻的女人是怎么能够丢弃了贵族的尊严和那种肮脏的生物搅在一起的……她那手制药的手艺也是从那个野 男人身上学来的吧?”

“可不是……要不是她还有点用又主动没让那个野 种进入族谱,祖父还会给她压着未婚先孕的事?她早就被赶出去了!”

“……”

耳边传来少女们丝毫没有降低音量的嘲笑声,银发的少年只是低着头穿过走廊,用劲捏着的拳头仿佛能够透过皮肤看到苍白的指骨。

 

相比起居所的繁复华丽,礼堂的装潢简谱却带着历史的味道,仿佛每一个角落都打着几百年前的标识。挑高的穹顶上是恢弘大气的壁画,白精灵和信仰他们的人类正把夜行种逼至角落,圣洁的白光净化了幽黑的泥淖。夜行种们被迫离开自己的领地,而在他们身后,圣洁的白光笼罩了整个天幕。

是曼德雷拉战役。

光明教会成功地把暗夜精灵们驱逐到了荒凉的西方,代价是折损了三成的圣堂骑士。

银发的少年在女仆的引领下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好。他摸了摸藏在腰间的匕首,好像微微有些紧张。

女仆俯下身来整理他的领口,“无需紧张,少爷……萨莎永远是您和瑟琳娜夫人忠实的仆人。”

“你做的足够了……萨莎。”冰凉的触感缓解了一丝情绪,少年露出一个有些复杂的微笑,“如果我被逐出家族……请照顾好我的母亲吧。”

“……这是我的职责,少爷。”

家主继承式即将开始,萨莎在整理完少年的衣饰之后便无声无息地离开。盛大的弦乐组曲奏响,身着传统拖地礼服的长老们宣读着《旧典》走上高台,依次将家族戒指嵌入盛放着权杖的盒子。即将成为为家主的格拉德·路易维希跪在权杖前,虔诚地诵读着冗长的宣誓词。

银发的少年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站在角落里,手里攥着那本破破烂烂的笔记,好像处在另一个世界。

由长老们带上家族的头冠之后,格拉德·路易维希站了起来。他是个激进的种族主义者,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像只野牛,好像一只手就可以掐死一只梦魇。他的眼睛不大,却相当有神,眼底的精光更让他看上去像只野兽。他身上的礼服紧绷着,浓密的褐色卷发也被精心打理过一番,即使如此也没能让他多一点属于贵族的高雅和矜贵。他更像一头野心勃勃的狮子,随时准备着撕碎一切猎物——那些在他看来最为卑劣与肮脏的夜行种们。

眼光瞥到了角落里那一抹银色,格拉德·路易维希皱了皱眉,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的怪物。他用一种微妙的、介乎轻蔑与兴奋之间的声音缓缓开口:

“我,格拉德·路易维希,路易维希家第十七代家主,在此,将要抹去路易维希家在十四年前出现的污点,以此作为路易维希家对光明女神忠诚的证明。”

无数的目光转向银发的少年,好像要活生生的从他身上烧出几个洞来。少年低着头,右手握紧了匕首的柄。

很满意族人们的反应,格拉德微微拖长了语调,继续宣读着他的“判决”:“……为了维护路易维希家高贵而纯粹的血统,瑟琳娜·路易维希,你将为了你少女时期的轻率与无知付出代价。……”

瑟琳娜·路易维希昂起了高傲的头颅,逼视着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共同生活了三十七年的兄长。而少年的脸隐藏在光影之下,看不清表情。

并未看到想象中的惊惶、愤怒以及不甘,格拉德有些失望,“光明是至高无上的,而夜行种……他们是最卑劣的生物,是一切邪恶的根源……而你污染了路易维希的荣光。”

——来自深渊的暗黑女神啊,吾为夜之代行者,吾为影之束缚者。

“那个银色头发的小暗精灵是家族的耻辱……没有在他出生时掐死他,则是你的罪孽,瑟琳娜……”

浓郁的暗元素在银发少年的身边聚集、翻涌,暗绿的袍角翻卷着,如同少年低声的咏唱。

——于傲慢与嫉妒之暗月,于贪婪与暴食之黑影,于色欲与懒惰之枷锁,于愤怒之业火。

格拉德的声音变得高昂起来,“光明是至高无上的……那些信奉黑暗的邪教徒,那些劣等而愚蠢的生物,终有一天会被光明女神遣送回地狱里去……”

荆棘般的纹样在少年的眉心显出实体来。他继续咏唱着咒语,暗元素们如同舞蹈一般纠缠着他的袍角。

——沉寂于死亡的暗之元素,缠绕毒荆于吾身,赐吾深渊之力。

“家族把他养到十四岁已经是光明女神仁慈的证明……但眼看着邪恶的果实长大,不是任何一个光明的追随者该做的事情……因此,你的儿子将被赶出家族……”格拉德继续着他的演讲,没有注意到他脚下的黑影中暗元素已蓄势待发。

深黑的荆棘纠缠着缠上窗棂、封印大门,黑色的结界笼罩了整个礼堂。

——以吾身化为暗之泥淖,以吾心化为暗之锁链,以吾神化为暗之利刃。

“你曾主动提出让这个肮脏的生物冠以其他姓氏……这很好。……你将保留继续留在路易维希家的资格,只是无法继承路易维希的荣光……这是惩戒。”成功地拔除了一位家主之位的有力威胁者让格拉德情绪高涨,他俯视着自己妹妹那一张精致而冷漠的面容,有意的拖长了尾音。

——暗夜的追随者啊,以暗黑女神妲可莱丝之名——!

格拉德张开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细如发丝的黑线在他身上出现,肌肤被一点点撕裂,身体部件从他身上掉落。

然后他的头掉了下来。他死了。

银发的少年出现在他身后,他手持着路易维希家族的权杖,面带微笑,血色的瞳孔却深不见底。

“问题已经全部解决……接下来,我们可以谈一下,继承权的问题了。”

“忘了说了,今日我将离开路易维希,抛弃这个姓氏,改用我父亲起的名字,所以各位就不需要担心我会染指神圣的路易维希家主的位置了。”他笑着补充了一句:“所以……现在第一顺位的家主继承人,我亲爱的罗格斯舅舅,请选择吧。”

银发的少年—现在应该叫做喻文州—微微眯起了眼睛:“保留您的亲妹妹,瑟琳娜夫人的一切权利,或者……让路易维希家的全部直系血脉,都死在您最痛恨的黑魔法下。”

 


评论(3)
热度(9)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