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喻黄】曙光 2 (西幻paro)

我发现努力一下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即使是拖延症也!

曙光 0~1

这是属于十四岁的喻文州和十四岁的黄少天的故事。


喻队生贺,一日一更或两更,争取在喻队生日那天发完。


辰星背景设定。

暗精灵喻文州*少年佣兵黄少天。

大量私设预警。

ooc预警。

微暗黑(整体治愈)预警。

伪正剧风伪西幻预警。

以上。




2.

“刺啦——”

喻文州看着小腿上第不知多少道被地刺荆划伤的口子皱了邹眉,眼见着太阳快要落到树梢以下,他撕下领口的褶边,粗粗地包扎了一下伤口。

一天以前他已经认识到了在夜晚的魔鬼森林放任自己的血腥味四处扩散到底有什么下场。对于一个几乎没受过任何相关教育的十四岁的小黑魔法师,能够在路易维希家施展那样的高阶黑魔法并靠着一张卷轴来到这片森林已是相当不易,喻文州能在这种情况下在魔鬼森林跋涉了一天一夜,也只能说是暗黑女神的庇佑了。

虽然他现在的状况也着实好不到哪里去。

华而不实的天鹅绒外袍早已被划的破破烂烂,为了方便行走而被撕去了袍角,能够看见接近磨烂的羊皮短靴和膝盖以下布料几乎全部被刮碎的裤子。膝盖以下是褶边和绒布条交杂着的绑腿——为了确保血腥味不会漏出来喻文州毫不犹豫地拆掉了所有的缎带和褶边。右边的袖子全没了,整只胳膊被撕下来的绒布和绑成一根绳子的流苏从肩膀包裹到了指间,简易的绷带底下遍布着酸液腐蚀和暗元素近距离爆炸的痕迹——那是一株大嘴花的功劳,它直接把喻文州的一整只胳膊吞了进去,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元素爆破才保住了这只手。而后腰上的大面积烧伤则是托了两只火豹的福,他在第一天晚上的疏忽差点丢了自己的命。

喻文州开始庆幸贵族的礼服足够繁复累赘,否则他连包扎伤口的布条都找不到。

精神力透支带来的头痛折磨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眼底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光晕。喻文州一咬牙,狠狠地掐了一下左腿上仅剩的完好皮肤。

从萨莎的口中听到了格拉德·路易维希将要继承家主之位的消息时,喻文州就开始为今天可能出现的状况做准备。他加紧了在夜深人静时对暗元素掌控力的联系,对照着凡切尔舅舅从自由之城带给他的魔法笔记选定了自己最需要的高阶魔法,托萨莎花高价钱在外出采购的时候买了张传送卷轴回来……然而他终归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些。

在路易维希家施展的高阶黑魔法已经耗费了他几乎全部的精神力,以至于发动卷轴时出了差错,本应传送到迪尔迦城的传送魔法硬生生把他送到了离迪尔迦城区少说也有三四天路程的魔鬼森林。计划完全脱轨,没有水,没有食物,他靠着星象在魔鬼森林里走了一天一夜,为了自保精神力透支到近乎枯竭,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

——不能在这里倒下……好不容易才逃出了路易维希,连传说中的自由之城都没有见到……

脚下的小路逐渐有了踩踏的痕迹,树木变得稀疏了不少,视线尽头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燃起的火堆。

——只要走到商道经过的地方……只要走到森林外围……

视野开始摇晃,脑海中浮现无数绮丽的色泽,甚至连一点一点的挪动都无法做到。

——啊,终于……到了森林外围了……

银发的少年呢喃着,倒在了离那温暖的火苗还有十几步远的地方。

 

“……大功告成!”

金发蓝眼的少年佣兵在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第一次成功地点燃了柴堆——在他的打火石受潮了之后。他抱着自己的宝贝细剑从火堆旁站了起来,打算奖励一下英明的自己,烤一两只丛林鸡填填肚子。

有什么坠落在地上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难道是旬野鹿?如果是的话肯定是附近有佣兵队了,熟人的话说不定能去要半只鹿腿?迪尔迦治安这么好肯定没有什么地下佣兵团啦我不能自己吓自己……不过这个声音真的好像什么人栽倒在地上的声音啊不会真的是什么人吧听起来简直就跟什么浪漫小说一样呢还真是俗套的发展啊……咦咦咦咦咦——?!暗精灵?!”

 

“……瑟琳娜,我想,你可以多亲近亲近你的儿子……他毕竟是你的骨肉。”

“……我知道的,凡切尔哥哥……文州是个好孩子。他很聪明,听话,也从来没在我面前抱怨过什么。”女子的声音中带了几丝哭腔,“所以我才不能接近他!所以我才托你多陪陪他……他的父亲是接近纯血的暗精灵啊……他这么小,血统又不稳定,沾上什么光明气息强的魔药,会没命的……”

“瑟琳娜……”男子发出一声叹息,“我答应你……我会尽力照顾他的。”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大概是五岁左右的时候吧。

——想要去找母亲的时候,听到的凡切尔舅舅和母亲的谈话。

——从那个时候……

“……梦?”

自己离开了路易维希家,走到了森林外围,然后……昏倒了?

喻文州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味道?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小片天空,明亮的阳光透过树梢洒在身上,显然已经到了正午时分。喻文州转了转头,看向气味飘来的方向。

视线所及之处是个有些简陋的火堆,火堆上面是……一只扒光了毛的丛林鸡?再往上看,是一片明亮到有些晃眼的金色脑袋……正在啃一只鸡腿?

“啊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金色脑袋的主人听到了响动,把脸转向喻文州,“睡了一晚上加一个上午了你肯定饿了吧?要不要来根鸡腿?还是比较喜欢吃干粮?还是先喝口水吧你等我一会儿我把水袋拿过来……”他把鸡腿放在一边,转过身子去取靠在树上的水和干粮袋。

喻文州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终于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以及现在的状况。

他昏倒在了森林外围,然后被路过的人救了。而救他的人……应该就是眼前这个金色头发的少年。

“哎哎哎你小心点先别忙着起来!”喻文州刚想撑着地坐起来,金发的少年就抱着水袋冲过来了,“你身上全是伤啊……我给你敷了点药大概包扎了一下不过走之前我也没想到做完任务之后会在路上捡到一只浑身是伤的暗精灵所以也没带什么特别好的药……你等会我扶着点儿你。”

被少年扶着喝了点水,喻文州总算在近距离下看清楚了自己救命恩人的样子。一头耀眼的金发半长不短地垂在耳边,有些乱蓬蓬的,看得出主人也从来没有费过心思打理它们。眼睛是宝石蓝的,不是很大,却足够干净明亮,让喻文州想起以前在书中见到的大海。他看上去大概和喻文州差不多大,五官不是像喻文州一样的精致,而是带着点小帅的阳光风格,只是这张脸的主人大概在野外跑了太久,有些脏兮兮的。

看上去像是……书上说的佣兵?

自由之城的佣兵……都这么活泼么?

把水袋拧好盖子交还给金发少年,喻文州决定还是先向他道谢,顺便问问自由之城的情况。

“……十分感谢您救了我,请问……该怎么称呼您?”

“我叫黄少天,是迪尔迦佣兵分会的注册佣兵。”金发的少年—现在应该叫他黄少天—把水袋靠着树放好,扶着喻文州在树的另一边坐下,“你晕倒在森林外围地区啦……还好你命大没晕在魔鬼森林里,不然的话现在十个你也连骨头都不剩了。谢倒是不必谢了看在我如此英明神武心地善良的份上药钱也不用你掏了就当日行一善响应佣兵工会的号召了,你叫什么名字?看你的样子和身上的衣服该是哪家的贵族少爷吧,怎么跑到这来了?”

“我叫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满口大白话的样子,喻文州干脆也舍去了那些繁文缛节——实际上对着这么一个少年用敬语的确有点怪怪的,“您是注册佣兵?就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是么?”

“大概来说就是这样子吧……不过虽然我作为迪尔迦佣兵工会一百年来最年轻的佣兵已经很厉害了,但因为现在还是E级所以现在很多任务还是没法做……当然如果直接委托我们蓝雨佣兵团就不一样啦!”察觉出喻文州对他的来历避而不谈,黄少天便也不追问下去,“我们蓝雨佣兵团怎么说也是B+级佣兵队啊虽然魏老大三个月前注销了自己的佣兵身份导致降级了但现在好歹也是B级佣兵队啊整个迪尔迦也只有十几个同级佣兵团啊!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来委托我们蓝雨好了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还给打八折!”

这种活泼的性格……大概可以看做迪尔迦人民热情开朗的象征?

不过……倒也蛮可爱的。

没有对自己种族的厌弃及自己习惯的恶意,也没有带着施恩者的优越感借机索取报酬,虽然话很多但是却十分有分寸地避开了自己不想提到的部分……黄少天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整个人在阳光底下简直明亮的闪闪发光。

“对了你是第一次去迪尔迦么如果是的话好人做到底正好我任务做完了可以送你一段!到了迪尔迦之后你可以直接去佣兵工会然后工会会派一个空闲的F级佣兵带着你逛一下迪尔迦然后帮你联系一下住处什么的……佣金也很便宜啦只要十个铜币就好了……”察觉到喻文州的目光,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是不是吵到你了?啊主要是你是第一个不嫌我话多能够听我说这么久的人有点兴奋过头……要是你想再休息一会我就不说了。”

“不吵啊,”喻文州朝他笑了笑,“您说的都是些对我非常有用的信息……能听您说这些我很高兴。”

……然后喻文州就看到了一只一秒钟变身还在摇尾巴的黄少天。

“……天啊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喜欢听我说话好开心!就冲这个文州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你也不用去佣兵工会委托其他人了我免费带你逛遍迪尔迦!对了可以叫你文州吗我今年十四岁看着你应该也和我差不多大可以吧可以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叫我少天也行!”黄少天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过来,就差没扑到喻文州身上去了。

“我很荣幸。那么……少天,”喻文州眨了眨眼,“先带我回迪尔迦去吧。”


评论
热度(5)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