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喻黄】曙光 3

喻队生日快乐!要赶快长大啊^^

我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手速和脑速导致计划没有完成系列

要不要把它当成黄少生贺在八月份写完呢【够

本章抓鸡的脑洞来自光之阿卡迪亚里的野鸡肉委托……嗯当时为了刷钱我足足打了99个野鸡肉【。

其实这章的名字叫做黄少带你吃遍迪尔迦……

晚上还有一更……这次是真的!真的啊看我真诚的眼睛!


曙光 0~1

曙光 2

辰星



3.

魔鬼森林外围其实是个相当美丽的地方。树木逐渐稀疏起来,能够从树叶的间隙看到水洗蓝的天空。忽远忽近的鸟鸣伴着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演奏随性的乐章,咋一听上去倒像是几十种不同种类鸟儿有记录有组织的合奏。树根底下经常能看到五颜六色的小蘑菇几个几个的聚成一堆,偶尔还会有一蹦一跳的园丁菇从路边走过,上面还经常坐着一只有着水汪汪大眼睛的丛林花栗鼠。

简直就是郊游踏青的不二选择。

如果忽略那群虽然杀伤力不高,却成群结队烦得要死的低等魔兽的话。

“啊啊啊啊烦死了怎么没完没了的我说你们是看到雅西来选美冠军的脑残粉吗?!认清自己是鸡的现实就那么痛苦吗?!”黄少天如同泄愤一般以与他语速不相上下的速度挥舞着手上的细剑,剑尖儿逼着领头的那只凤尾雉鸡小退了半步——然后又带领着一大群丛林鸡火焰鸡荆棘鸡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哎哎哎你别追那么紧啊我不就是昨天烤了两只丛林鸡今天中午烤了一只凤尾雉鸡幼鸟然后掏了两个荆棘鸟的鸟蛋么你们至于如此兴师动众的追杀一个未满十五岁的少年么?!再说了我只是想给伤员补充营养看着文州那张那么好看的脸和那么多的伤善良如我怎么忍心让他吃干粮啊!”

听到几个勉强能听懂的关键词,这一大波有点智慧的禽类们停顿了一小下。黄少天借机蹬地后跳,转身就跑向一棵长满了横向枝杈的大树——还不忘对着鸡群们比了个中指。

“……吱——————!”

领头的凤尾雉鸡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整个鸡群如同暴动一般……变得更加愤怒了。

“不你们这是在赶什么时髦是在模仿最近迪尔迦大热的游戏?愤怒的小鸡?一大波凤尾雉鸡丛林鸡荆棘鸡火焰鸡正在接近?”黄少天在树丛中间左躲右闪边打边退,还不时瞅准个机会对准带头的那几只个大的造成点杀伤——虽然本意是想让它们慢下来但好像起到了某种微妙的反效果,“还没听哪个佣兵说过自己烤了一两只鸡然后就被一大群鸡追在后面跑啊……不我说你们别过来了你们在过来我要喊人了啊!”眼看着已经快要撞在树上,他纵身跳上一根较矮的横枝,对着头顶大喊了一声,“文州!看你的啦!”

为首的那只凤尾雉鸡和几只飞行能力强的火焰鸡和荆棘鸡扑闪扑闪翅膀想要飞上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飞不动了——暗元素构成的链子不知何时从大树的阴影里钻了出来,把它们从头到脚绑了个结结实实。

下一秒黄少天跳下树来,左手草绳右手细剑把这些可怜的鸡们穿成了串。

“文州你太棒了!真的!”黄少天把剑借着草叶胡乱一擦,用根长布条匆匆一缠系在腰上。他踩着枝桠跳上树,对着靠在分叉处的喻文州伸出手,满脸的兴奋简直要变成九锦葵的花盘实体化,“你让我把吃剩的骨头丢到凤尾雉鸡窝里的时候我心里还有点犯嘀咕呢……没想到真的一下逮了那么多只!啊啊啊太好了十只丛林鸡就有一点佣兵积分十五个铜币啊这至少有三四十只而且还有不少更贵的我至少有大半个月不用打工了!文州文州你真的好厉害我上次花了差不多一天才逮到了五只呢!”

“如果没有少天的话,我可能一只都抓不到呢。”黄少天那闪烁着“文州你好厉害啊真的好厉害”字样的眼睛成功地让喻文州感到了这次抓捕行动除了养家糊口以外的愉悦,他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和他一起跳下了树。

“而且……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孤苦伶仃的待业人员啊,”他冲着黄少天玩笑似的眨了眨眼,“好歹也要挣点生活费啊。”

迪尔迦露天饭店的长期委托——需求新鲜的鸡肉供应,这就是喻文州策划了这次整个杀鸡行动的原因。

魔鬼森林里的各种禽类——尤其是有着一定智慧和攻击力的品种——有着十分鲜美的肉质和丰富的营养价值,然而这些低级魔兽虽然攻击力不强,对于普通人而言,去魔鬼森林捕捉它们也是件有点难度的事。所以迪尔迦城的各大餐厅通常都会在佣兵协会作下关于食材供应的长期委托,报酬虽然不多,倒是相当受各位低阶佣兵的青睐。

自从昨天晚上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听着黄少天说起这个消息,喻文州就把这个任务惦记上了。

——没办法,他缺钱啊。

在路易维希家的时候零花钱对于喻文州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贵重华丽的衣服什么的也在跋涉中变成了脏兮兮的碎布条,他现在身上稍微值点钱的也只有脖子上的黑曜石挂坠和手上的匕首,而他并不想出让“凡切尔舅舅的礼物”或“父亲留下的东西”中的任何一件。

喻文州认真地想,看来杀鸡这条发家致富的道路还是相当可行的。

——就是每次杀鸡的时候还要叫上黄少天。

“……话说回来文州你的伤没事吧?虽然我知道暗精灵恢复的很快不过你伤那么重又用了魔法真的没关系吗?果然你还是直接跟我一起回蓝雨吧我让方哥给你看看……魏老大也是暗精灵呢以前受了什么伤都是方哥给看的……”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位成了“值得拥有的杀鸡小伙伴”的黄少天扛着一大串死鸡,上下扫视了喻文州三遍。

“我没大碍的。”从小到大经历过的各种冷热暴力让喻文州得到了身体恢复速度远比一般暗精灵快很多的副产品,而黄少天给他涂的伤药显然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除了后腰的烧伤和右臂的腐肉以外其他地方的伤口已经消失的差不多,只是……

喻文州低着头,看着阴影里那一群活跃的暗元素微微苦笑。

精神力的透支和高阶黑魔法伤及了他的魔元,尽管一天的休息已经补回了不少精神力,他也将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驱使着暗元素,瞬发出一个又一个低阶魔法——这本是暗精灵的特权。

不过没有关系。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在迪尔迦安顿下来,既然现在的魔法就可以让自己赚到足够的铜币,无法瞬发魔法也不是一件太要紧的事。

还是先想想怎么在迪尔迦安顿下来吧。喻文州收回精神力,跟着黄少天向迪尔迦的方向走去。

 

迪尔迦城,重建于天空树时期第六自由之城的遗址,继承了迪尔迦名号同时,也继承了迪尔迦……难以形容的风格。

随处可见的是卖小吃的摊子,从西部风格的烤鸟蛋到迪尔迦特产的小包子一应俱全,整条街上找不到两家吃食同样的;建筑风格也是什么都有,魔族风格的饭店紧挨着就是家白精灵开的花店,混搭的可以却让人看着非常舒服;街上的行人算不上太多,但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自由愉快的味道,喻文州被黄少天拽着从一位身材火爆的红发少女胸前一寸擦过,还被调戏似得摸了摸脸颊。

跟书上说的一样啊。兴建于佣兵之城的遗址,友好而包容的第六自由之城,迪尔迦。

黄少天一手拽着喻文州一手扛着那群死鸡在大街小巷里左躲右闪,嘴里还时刻不停的念叨着什么:“……文州我跟你说刚刚路过的那一家卖摊蛋饼的可好吃了酱料和配菜都给的很足而且加两个蛋才要五个小铜子呢!还有对面那一家鲜奶糕的老板可实在了他们家的鲜奶糕超级好吃都是用真的鲜奶做的奶味特别浓!就是稍微贵了点儿一块就要八个铜子儿我每次拿了委托金才舍得过来吃呢……但他们家的奶茶挺便宜的可以一次喝个够!诶诶诶你看到拐角那家烧烤铺子了没考的火候超级好以前魏老大在的时候我们蓝雨佣兵团经常一起出来吃……”

在黄少天出品的“来迪尔迦你不得不吃的一百种食物”达到了尾声之际,他直接撞开了迪尔迦佣兵分会的大门,拽着喻文州的手一下就窜了进去。

……连同他身上那一串死鸡一起。

看到了整个协会里投来的“啊原来是蓝雨的那小子”“那个烦得要死的小孩怎么又来了”“果然是蓝雨的那小子”之类的目光,喻文州裹了裹自己身上那件属于黄少天的披风,觉得迪尔迦的民风果然是不同凡响。

柜台前的接待员戴着副黑框眼镜,耳朵尖尖的。她看着黄少天身后的那一串凤尾雉鸡丛林鸡荆棘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夜雨,你这是打劫了养鸡场吗?”

“才不是呢好么艾琳娜你睁开眼睛看看凤尾雏鸡怎么可能在养鸡场出现啊!而且英明神武如我怎么可能去打劫养鸡场呢简直过分!”黄少天把那一串鸡扔到地上,抻了抻腰,想了想,又从凤尾雉鸡身上揪了根毛下来,“赶快的赶快的点点数把这些鸡扔到你们冰柜里去!妈呀扛了这么久累死我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本子和一个铜质徽章,眼珠一转,又把在众人目光下努力保持优雅微笑的喻文州拖了过来,“艾琳娜你帮我记录一下……文州,想不想注册个佣兵身份?很方便的!”

艾琳娜唤了个F级佣兵出来把地上那串死鸡拖回去,这时拿了支羽毛笔,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个迪尔迦最年轻佣兵带来的少年,“您是夜雨声烦的朋友?有一个佣兵身份的确会比较方便,能够比较自由地来往各地,升到了A级还能使用传送阵在自由之城之间通行……而且各种各样的任务都有,不管您的战斗力如何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银发的少年好像是思考了几秒,对着艾琳娜微微笑了一下。

“那就麻烦您了。”





评论(1)
热度(5)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