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01

 


 

下课铃已经打过了,教室里仍然是一片安静,只有教室外的蝉鸣和嗡嗡的电扇唱着二重奏,让人从心底生出几分烦躁来。楼下的班级想必是下课了,嬉笑打闹声伴着刺耳的挪凳子声此起彼伏。坐在讲台上看报纸的监考老师叹了口气,放下报纸走了出去,下楼去说了些什么,于是喧嚣的人声平息了,又回到了开始恼人的二重奏。

 


 

在美名其曰“看吧结束考试的铃声很长一下给你们多了一分钟呢”的铃声中爆手速把最后一道选项的答案由A改成C,黄少天舒了口气,抽了张餐纸擦了擦手心里的汗。

 


 

习惯性地抬眼看向黑板的上方却没在熟悉的地方发现挂钟,他撇了撇嘴,扭头看向教室后门的位置。

 


 

16:30.

 


 

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好桌上的东西,黄少天飞奔下楼,不出意外地在楼梯拐角看到了王杰希。

 


 

“王杰希你还挺快的嘛果然微草主场buff加持……最后一次大型模拟了感觉怎么样?话说联盟大型模拟互换考场真的蛮良心的我都快能背过微草一层楼梯几阶了……十三阶还是十四阶?”

 


 

王杰希伸手替他理了理短袖衬衣的领子,“十四阶。这次理综的题难度比较适中,发挥正常。你呢?”

 


 

“文综恶心死了!”黄少天吐了吐舌头,“我是万万没想到最后一个压轴把三大宗教的起源和唯心主义一起考了……有个知识点没写清楚,可能会扣两分。”

 


 

他有点沮丧地低下头,随即却又振奋起来:“算啦算啦考完了就不去想了等卷子发下来吧……今天去哪里?图书馆还是咖啡屋?事先说明我们学校今天晚上虽然提前一个小时结束但还是六点四十五开始太远的地方就算了……”

 


 

“咖啡屋吧,我让老板留了座,图书馆这个时间去占不到好位置了。”王杰希把单肩背包换到右边,不动声色地握住了身边人的手,“晚上八点五十我在拐角的奶茶店等你。”

 


 

黄少天僵了半秒,然后一脸若无其事地反握了回去,“好啊好啊那今天的咖啡我付……我睡衣是不是还在你家?算了不管了……”

 


 

“是在我家,”王杰希眯起那只大眼睛笑了笑,“明天早晨直接去图书馆占座吧,今天中午在办公室碰到叶老师了,他说全联盟明后天都放假。”

 


 

02

 


 

蓝雨私立中学和微草第一实验中学,积怨已久,孽缘深重。

 


 

从今年出了几个北清到今年实验班的一本率谁比谁多了几个百分比,从今年艺考你家艺术生几个央美中音到全市中学生运动会谁拿下第一名的奖杯,教学质量校园设施一路掐到社团活动校园风貌,就连微草家食堂的鸡腿盖饭和蓝雨家食堂的叉烧肠粉哪个分量足都能够轰轰烈烈地撕上一个月。

 


 

蓝雨私立高等中学的教导主任魏琛同志曾在级部大会上义愤填膺地慷慨陈词:“微草食堂提供的那豆汁算什么东西!这次市统考让他们知道我们蓝雨吃流沙包的厉害!”振臂一呼,阶梯教室黑压压一片学生群情激奋,纷纷响应:“壮哉我大流沙包帝国!”

 


 

……然后在校际辩论赛“平行结构与垂直结构哪个才更适应当代中国教育”中惜败微草,咬牙切齿地拿回一枚银牌的同时指导老师魏琛还被对面拿着金牌笑眯眯的方士谦老师在微草主场灌下了屈辱的豆汁。

简直心疼。

蓝雨私立中学学生会会长喻文州同学和学生会副会长兼辩论队队长黄少天同学对视了一眼,各自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一笔。

一个月之后的省中学生运动会,蓝雨借着离体育馆近的地利包办了一半以上的志愿者服务,堂而皇之地把所有豆腐脑都换成了甜豆花。

“……明明就在一个市你们有必要吗?!” 来自邻市雷霆第三中学的会议记录员肖时钦同学看看蓝雨正副会深不可测的微笑和明晃晃挑衅的眼神,再看看对面微草学生会会长冷静严肃的大小眼,自暴自弃地在饮食供应单上加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辣烤翅。

……这就是敌对校的力量啊,就算身处同一个城市,也能因为食堂口味偏好吵出一片堪比南北饮食差异的新天地。 

再说一遍,蓝雨私立中学和微草第一实验中学是宿敌,积怨已久,孽缘颇深。


  03


 

每个曾经憧憬过成为少年漫主角的中二少年们,都曾经暗暗地期待过有一个惺惺相惜的劲敌。

……包括遇见王杰希之前的黄少天。

他对“命题作文:最好的对手”这几个铅字翻了个白眼,狠狠地把中二时期的黑历史赶出大脑,抓起笔在草稿纸上列起了议论文的大纲。

……三分钟之后他任命地把那群黑历史又赶了回来,换了张新的草稿纸,哗啦哗啦地分了个记叙文结构出来。

蓝雨微草这对冤家相爱相杀的历史,上到那两位不靠谱的教导主任下到两家门口的老大爷都能扳着手指头给你数的门儿清,但要说到两家王牌尖子生的关系,除了当事人,却也没人知道这梁子事怎么结下的。 【TBC】

评论(1)
热度(9)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