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废都物语】Adventure 2

 ……本来想写个游戏进程相关的短篇合集,结果序章还没跑完……这得写到猴年马月【。

继续这个谜一样的贼爷*神官娘OOC同人。

我流魔法,我流班,我流玛娜【。

目标是让他们俩在GE之前能开始早恋【。

然而首先要写到GE【。

 

2.

大河女神在给你关上所有的门时,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同理,大河女神在给你一根美味的胡萝卜啃啃啃之后,还会给你的脑门上来一棒槌。

抱着被夜种吓得瑟瑟发抖的秋娜,班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啊,好不容易在大河女神的庇护下从洞穴一个犄角旮旯的缝隙中找到了一袋金币,好不容易打晕了一群大蝙蝠找到了一个草药采集点估计能趁机诱哄妮露为他们做一个周的早点,好不容易将一群小鬼群殴致死从而找到了看起来好像还值几个钱的装备和不错的剑……然后大河女神就把他亲爱的妹妹送进这个见了夜种的洞窟里来了——后面还好死不死地跟着一只一看就很不好打实际上也的确不太好打的夜种。

他揉了揉秋娜的头发,刚想说两句什么——

“秋娜,跑到这种地方干什么?“帕里斯一个健步冲上前,丝毫不在意刚刚匆匆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动作过大差点可能会再次撕裂。

“因为我担心哥哥们的安危,就跟在后面,然后迷路了……“尚且年幼的少女的嗓音尚且带着几丝惊惶地哭音,身上连衣裙的裙角也被不知哪里的岩石撕破了好几处,露出参次不齐的线头来。

班的喉咙有些发紧。

秋娜这丫头胆子说不上小,但从小怕黑,直到六七岁的时候还要帕里斯和他两个人轮番哄着才能睡着……洞窟里那么黑,又没油灯,她是怎么借着远处一盏昏暗提灯的光线一个人跑进来的呢。

“……”帕里斯别过头,非常不自然地训了一句,努力地不去看秋娜的表情。

“……帕里斯,有什么话出去再说,现在要紧的是把秋娜安全地送出洞外。“一直坐在岩壁旁包扎伤口的玛娜这时举着提灯走了过来,她的面色有些苍白,声线却沉稳得一如既往,”秋娜没有受伤吧?”

秋娜摇了摇头,眼睛看向玛娜小臂上的绷带:”……对不起……害玛娜姐受伤了……”

玛娜给了惶恐不安的小姑娘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没关系……只是小伤。”她脱下长大衣披在秋娜身上,细心地系好领口的系带,“洞窟里太过阴冷,小孩子容易着凉……班,把上衣穿回去,在十六岁的少女面前裸着上身已经属于失礼的范畴了。”

秋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帕里斯捂住嘴,拼命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

班感觉自己遭遇了自去年七月在码头”干活“结果被当场抓住以来最为窘迫的时刻。他摸摸鼻子,试图掩饰自己已经跟辣椒粉一样通红的脸:“……以前又不是没看过,再看一次又不会怎样……”话还没说完就被神官少女狠狠地瞪了一眼,于是剩下强撑着调侃的语句也消失在脸上迅速升高的温度中,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我错了。“

啊……真的……怂爆了。

那一刻,手持双短剑的少年,开始认真思考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的可能性。

“……那边发现了一具尸体,大概是路经此地的探险家的遗骨。我想将他带回镇上安葬,你过来帮我收敛一下。”

对着表情相当奇妙的帕里斯翻了个白眼,班老老实实地跟着玛娜来到了岩壁旁。靠着一片苔藓的地方,躺着一具……近乎干瘪的尸骨。

沉默地帮着玛娜将尸骨收到被倒空的背包中,班直起身来,就听见神官少女用一向平淡的语气说出了相当惊悚的词句:

“……脱裤子。“

……欸欸欸?!等等这个发展有点不太对给我等一下玛娜没想到你这么奔放热情……不对刚刚你不还一脸正义言辞地指责我耍流氓吗?

“……快脱,”并不知道面色如辣椒的少年此刻复杂的心理活动,玛娜沉着脸重复了一句,“别以为我没看到。也别跟我说那只是擦伤……你右腿上的伤口再不处理这个周就可以体验一下独脚鸡的日常生活了。”

“……“班靠着岩壁坐下来,躁着脸脱下了裤子。

破破烂烂的革衣显然不能抵挡多少伤害,藏在右腿外侧的伤口几乎可以用皮开肉绽来形容。玛娜皱了皱眉,提起长裙,对着班露出的伤口跪坐下来。她伸出右手,轻声念了几句咒语,一团温暖的白光从她的手心升起,伤口被光芒笼罩着,开始以加快了数十倍的速度愈合。

伤口加速愈合的感觉有些痒,班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他偷偷垂眼看向玛娜,白发少女的睫毛在白光的映照下显得纤细而柔软,衬着原本带着怒意的眉眼也多了几分温柔安宁。发带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扯断了,柔顺的长发披散着,有几根落在了少年的小臂上。裙袖自然地滑落下来,露出白皙的手腕,隐隐还能看到小臂上缠着的绷带。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在战斗中受伤也不是一件坏事。

看着狰狞的伤口恢复为平滑的皮肤,玛娜停止了急救魔法。急救的白光在短短一天的冒险中点亮了了至少三次,魔力匮乏的滋味让大脑近乎眩晕。想要起身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

玛娜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岩壁慢慢站起来。“……魔力稍微有些匮乏,过几分钟就好了。”

已经站起来的班装作随意地收回了自己伸出一半的胳膊,“这种没伤到骨头的小伤不用魔法,用伤药随便抹抹就行……其实绑根布带也差不多,我有经验,这种程度的伤从小到大就……。”下半句话自动消失在神官少女的瞪视中。

“如果你没有把自己的右腿弄的像奇味奇一样惨不忍睹那我就没有使用魔法的必要,所以就算是为了魔力低微经验不足的队友也请认清自己是由骨头和肉组成的事实。“玛娜挑了挑眉毛,带着治疗师满满的恶意狠狠戳向班之前因为冲得太前造成的淤青,”另外伤药早在你和帕里斯被蝙蝠刮得一脸血的时候就用完了,所以请珍惜生命,心疼神官。”

神官少女转过身拾起提灯,于是错过了盗贼少年紧皱的眉毛。

班上前一步猛地抓住玛娜的手腕,不顾对方诧异的神色撸起袖子,露出了……缠的层层叠叠,却仍然有血渗出来的绷带。

石之小鬼掷出的石头,毫发无伤的秋娜,超过常规时间的包扎,动作上微妙的停顿,苍白的脸色。

“……尊敬的神官玛娜小姐,请问你是用什么给你左臂包扎的,意念么?“

 

评论
热度(4)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