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废都物语】Adventure 3

……所以一个简单的序章难道要拖到一万字么【。

万圣节快乐!这个节日就应该写一些可以在死一死的死东西嘛【。

 

3.

“……欸?!玛娜和班吵架了么?”粉红色长发的少女讶异地瞪大了双眼,连手上的药杵都丢下了。

“比那还要麻烦些……妮露,小心点,芜箐苔汁要碰洒了。“伸出右手扶住差点因为动作过大而被碰洒的小烧瓶,玛娜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护送秋娜离开洞窟那一日开始,她和班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准确的说,班在发出那句完全不像他惯常风格的嘲讽之后,就单方面地停止了交流的意愿。

没有对话,没有手势,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甚至连一向一同进行的洞窟探索都瞒着她……不带神官就去满是夜种的危险洞穴,也不知道他那平时姑且算得上精明的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玛娜皱着眉头,手指烦躁地敲击着桌面。

“坚持了三天都没有说话?还真是难得一见的状况呢……”比起调和显然是好友的烦心事更加重要,妮露干脆把药杵收起来,坐到玛娜身边,“之前有发生什么事么?”

停下敲击桌面的手指,玛娜开始尽量清晰地叙述在此之前和班相处的情况。

“……以上大概就是我回忆起来的全部。“条理清晰地叙述完自从洞窟探索以来的枝干与细节,玛娜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

妮露沉默不语,盯着她的眼神……非常复杂。

“对自身魔力的估计不够准确是我的问题,提前用完伤药也是我规划不周……但我希望他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

“……“

妮露的目光……变得更加复杂了。

“而且除此之外我自认为并没有出现什么纰漏……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

妮露用包罗万象般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妮露,不要光盯着我看……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么?“

”……玛娜,班生气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你不好好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并且还为了他魔力透支了。“

“……这有什么好不满的?”玛娜疑惑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神殿的守护可以抵挡一部分伤害并加快伤口愈合,就算是暂时不进行治疗也不会有大的麻烦。而魔力透支只会造成短暂的眩晕,睡一觉之后连头痛都不会有,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就让他带着那么重的伤在满是夜种的洞窟里行动?”

——所以你就干脆自己带着那么重的伤在洞窟里行动。还魔力透支了。

知心姐姐妮露扶住了额头。

她默默地拿出了药杵,决定在做完这三剂伤药之前不跟边上那位只是看起来很有脑子的少女说话。

 

同样心情复杂的还有帕里斯。

“我说,班,你已经跟玛娜冷战了三天了……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

“到底是啥事啊成天板着个脸……之前不还好好的么?“

“……”

“不管是啥事赶快去跟玛娜道个歉吧……秋娜这几天不也老念叨着想跟玛娜道谢么?等会出去了你和她一起去趟神殿。“

“……”

帕里斯,男,十七岁,此刻在洞窟中望着自己疑似进入叛逆期的弟弟的背影,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啊,我那变得打架不要命的沉默的原本话痨的弟弟啊。

走在前面的班停了下来,“……绳子。“

“哈啊?”

“绳子……前面没有路了,是悬崖。下面有个湖,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班眯起眼睛望向前方……平静的湖面上,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什么人工建筑。

 

“秋娜?”玛娜打开杂货店里间的门,惊讶地看着门外抱着长大衣的少女。

“我是来向玛娜姐姐道谢的……以及……”秋娜的脸有些发红,手指无意识地绞着裙角。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我代替班哥哥向玛娜姐姐道歉!请原谅他吧!”

“不需要道谢,秋娜健健康康的就好,“玛娜接过长大衣,表情掩藏在垂下来的长发后面,”……班呢?”

“他和帕里斯哥哥今天一大早就去那个洞窟了……不过等他回来我和帕里斯哥哥会一起押着班去神殿道歉的!请一定要原谅他做的什么蠢事!“秋娜抬起头,眼睛里闪着认真的光。

神官少女皱起了眉头。

“你是说,你的哥哥们,今天一早就去了洞窟?还有其他人么?”

秋娜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秋娜先回神殿好不好?”玛娜俯下身,摸了摸秋娜的头发,“婆婆今天要做海鲜锅,你可以帮她打打下手么?我和你两个哥哥今天都会去神殿吃饭。“

送走了秋娜,玛娜猛地转过身回到杂货店,“……妮露,你手里有多少伤药?先给我三份……不,五份,等我回来补给你。”

“我这里还有七份玛娜你先拿着……怎么了怎么了?“速来沉静的好友不同寻常的样子让妮露吓了一跳,赶忙把药箱拿出来。

玛娜利落地穿上长外套,将药箱挂在胸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旅人的遗骨么?我第二天就带着他的日记找了贤者先生……”她一把拎过锡杖,声音竟有些发颤,“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班他们可能要出事。”

——班那个笨蛋!

——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

 

“……呼……呼……”

班靠着石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他们从悬崖上下来之后就看到了这一片地底湖,湖中央有个奇怪的人工建筑,像是话本上写的金字塔,不过是纯黑的。他和帕里斯踩着水小心翼翼地朝着那个黑色的东西走了几步,然后……湖底就钻出来了这么一个全副武装的骷髅。

剑招凶残却又相当灵活,战斗力与他们之前遇到的任何危险生物都不在一个级别。

帕里斯借着石笋的掩护对着骷髅的右臂狠狠地来了一下,代价是大腿上硬生生吃了一剑,半条裤子都已经被鲜血染红。而班现在的状况显然也好不到哪去,从左肩到小腿都是剑伤,腿上的伤口在湖水的浸泡下已近乎麻木。

相比之下骷髅却还能摇摇晃晃地挥舞着那把剑……虽然比不上战斗刚开始时灵活,但显然给两个重伤员一人一下还是可行的。

班看着右后方三米处勉强用剑支撑自己身体的帕里斯,又看了看不远处朝着他们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骷髅,做了一个决定。

“帕里斯接着!“

他从衣服底下掏出最后一剂伤药,用一个他前半生最为潇洒的动作扔给了帕里斯——就像他们每次”钓鱼”时互相配合的那样。

然后他就着已经破成碎布条的革衣擦了擦那对睡觉也不离身的短剑,冲着那个有些一瘸一拐却仍不肯放过他们的老不死的骷髅战士冲了过去——用一个非常难看的,但比那只骷髅稍微好看一点点的姿势。

“给——老——子——跪——下!“

他借着一股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一头撞进了那只丑的不行的骷髅怀里,本身摇摇晃晃的骷髅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力,一人一骨就这样一起跌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班感觉有什么锋利的的东西带着相当的力道掠过自己的后背,大概是连皮带肉的刮去了一层,背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因为苦痛而哀嚎着。飞溅的水花落在伤口上,加重痛感的同时还好心地把冰冷的寒意送到心脏。

“还好没削到脸上,否则就破相啦。”盗贼少年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然后他凭着感觉把短剑狠狠地插到了骷髅胸口的位置,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转动了短剑的剑柄。

“嘿,兄弟……这回你可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班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片暖融融的青草地上,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温柔地包裹着他的背,痛感消失了,只剩下一种非常奇妙的、梦一般的感觉。

“……“

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在他的脸颊上。

(班死亡,玛娜继承了他的遗志,走上了废都物语主线的道路【。)

评论
热度(2)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