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2015文手年终总结

2015年终总结


一月:
——那是她的家乡啊。


——她在那座阳光之城生活了十八年,从呱呱坠地到亭亭玉立,经过了十八年的盛夏光年十八年的落雪纷纷,即使长大成人的少女最终离开了哺育她的城市,走过艾德里安的随性雅西来的妩媚刚特加尔的铁血歌尔加的温和,那座阳光之城仍然存在于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她曾身着套裙在午后的琴室弹奏明澈的旋律,她曾长发高束在清晨的练武场一遍遍挥舞战矛,她曾身着礼服在璀璨的水晶灯下旋转出华丽的舞步。


——那个十八岁的少女还曾身着暗红色的哥特式短裙和小鹿皮靴,站在安戴尔广场的喷泉前,遇到了一个戴着眼罩、有一只神秘暗金眼眸的吟游诗人。
——全职高手王柔同人《辰星》


二月:
——来自深渊的暗黑女神啊,吾为夜之代行者,吾为影之束缚者。


“那个银色头发的小暗精灵是家族的耻辱……没有在他出生时掐死他,则是你的罪孽,瑟琳娜……”


浓郁的暗元素在银发少年的身边聚集、翻涌,暗绿的袍角翻卷着,如同少年低声的咏唱。


——于傲慢与嫉妒之暗月,于贪婪与暴食之黑影,于色欲与懒惰之枷锁,于愤怒之业火。


格拉德的声音变得高昂起来,“光明是至高无上的……那些信奉黑暗的邪教徒,那些劣等而愚蠢的生物,终有一天会被光明女神遣送回地狱里去……”


荆棘般的纹样在少年的眉心显出实体来。他继续咏唱着咒语,暗元素们如同舞蹈一般纠缠着他的袍角。
——全职高手喻黄同人《曙光》


三月:
“啊……你好,打扰一下……请问去帕德利的马车是今天晚上吗?”


“是的……不过可能还要晚一会吧,星星还没有升起来呢。”


“也是……我可以做你旁边吗?”距离稍远的几张椅子都有些破破烂烂的了,只有小魔导士那张看上去还结实一点。


“好呀。”小魔导士想了想,把他放在身旁的包袱挪到了地上,给小刺客腾了个地方出来。


小刺客礼貌地道了谢,在小魔导士身边坐了下来。


“我叫乔一帆。”


“我叫高英杰。”
——全职高手高乔高同人《星屑》


四月:
王不留行二号机看向她,似笑非笑,“唐姑娘可能不记得,千年以前姑娘路过之时,曾为我浇过一壶水。”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倾心于唐姑娘。直到现在。”


几秒钟的沉默过后,唐柔冷静的声音响起。


“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爱过。咸的。放醋。我没妈。约。中国山东找蓝翔。学厨师到新东方。还有什么别的吗?”


“……我只是想问,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呢?”


“说好的是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王不留行二号机眨了眨那只大眼睛,“可是我是植物呀。”


唐柔冷静地关上了门。
——全职高手王柔同人《草药与爱与王不留行》


五月:
“诶你没事啊没事就太好了……真的不需要去校医室么虽然不需要抬着你了但我可以陪你去!以及你这一身是cosplay吗你是动漫社的吗?不过我好像没听说动漫社最近有活动啊……对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黄少天是五班的有空的话可以过来找我一起踢球!你哪个班的呀我好像没见过你?”


眼前的少年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短衣短裤,被阳光染成金棕色的头发有些乱蓬蓬的,额头和鼻尖上全是亮晶晶的汗珠。


“我叫王杰希。没事的。”


“没事就好!”黄少天笑嘻嘻地凑过来,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我们队里今天缺个人诶……要不要换件衣服过来玩?”


少年的眼睛眨了眨,放大版的笑容明亮的有些晃眼。


鬼使神差地,王杰希点了点头。
——全职高手王黄同人《拾梦人》


六月
并没有什么产出


七月:
蓝雨私立中学和微草第一实验中学,积怨已久,孽缘深重。
  
从今年出了几个北清到今年实验班的一本率谁比谁多了几个百分比,从今年艺考你家艺术生几个央美中音到全市中学生运动会谁拿下第一名的奖杯,教学质量校园设施一路掐到社团活动校园风貌,就连微草家食堂的鸡腿盖饭和蓝雨家食堂的叉烧肠粉哪个分量足都能够轰轰烈烈地撕上一个月。
  
蓝雨私立高等中学的教导主任魏琛同志曾在级部大会上义愤填膺地慷慨陈词:“微草食堂提供的那豆汁算什么东西!这次市统考让他们知道我们蓝雨吃流沙包的厉害!”振臂一呼,阶梯教室黑压压一片学生群情激奋,纷纷响应:“壮哉我大流沙包帝国!”
  
……然后在校际辩论赛“平行结构与垂直结构哪个才更适应当代中国教育”中惜败微草,咬牙切齿地拿回一枚银牌的同时指导老师魏琛还被对面拿着金牌笑眯眯的方士谦老师在微草主场灌下了屈辱的豆汁。 


简直心疼。 


蓝雨私立中学学生会会长喻文州同学和学生会副会长兼辩论队队长黄少天同学对视了一眼,各自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一笔。 


一个月之后的省中学生运动会,蓝雨借着离体育馆近的地利包办了一半以上的志愿者服务,堂而皇之地把所有豆腐脑都换成了甜豆花。 


“……明明就在一个市你们有必要吗?!” 来自邻市雷霆第三中学的会议记录员肖时钦同学看看蓝雨正副会深不可测的微笑和明晃晃挑衅的眼神,再看看对面微草学生会会长冷静严肃的大小眼,自暴自弃地在饮食供应单上加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辣烤翅。 


……这就是敌对校的力量啊,就算身处同一个城市,也能因为食堂口味偏好吵出一片堪比南北饮食差异的新天地。  


再说一遍,蓝雨私立中学和微草第一实验中学是宿敌,积怨已久,孽缘颇深。
——全职高手王黄同人《无题》


八月
然而并没有什么产出


九月
只有脑洞的一个月


十月
班看着右后方三米处勉强用剑支撑自己身体的帕里斯,又看了看不远处朝着他们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骷髅,做了一个决定。


“帕里斯接着!“


他从衣服底下掏出最后一剂伤药,用一个他前半生最为潇洒的动作扔给了帕里斯——就像他们每次”钓鱼”时互相配合的那样。


然后他就着已经破成碎布条的革衣擦了擦那对睡觉也不离身的短剑,冲着那个有些一瘸一拐却仍不肯放过他们的老不死的骷髅战士冲了过去——用一个非常难看的,但比那只骷髅稍微好看一点点的姿势。


“给——老——子——跪——下!“


他借着一股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一头撞进了那只丑的不行的骷髅怀里,本身摇摇晃晃的骷髅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力,一人一骨就这样一起跌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班感觉有什么锋利的的东西带着相当的力道掠过自己的后背,大概是连皮带肉的刮去了一层,背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因为苦痛而哀嚎着。飞溅的水花落在伤口上,加重痛感的同时还好心地把冰冷的寒意送到心脏。


“还好没削到脸上,否则就破相啦。”盗贼少年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然后他凭着感觉把短剑狠狠地插到了骷髅胸口的位置,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转动了短剑的剑柄。


“嘿,兄弟……这回你可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废都物语盗贼神官相关同人《Adventure》


十一月:
6.


“呵……你就是魔法学院最强的学生?我们——“


“……来自世界尽头的风啊,请扫清我周遭的邪妄——十二方位之风!”


7.


那一日,天才傲娇魔法少女希冯,终归回忆起了那掀起短裙的恶意,和被埋在书架底下的耻辱。


那一日,魔法学院学生会长阿贝里昂,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生纠缠不清的孽缘。


那一日,迪多斯校长看着一片狼藉的校长室,脑袋上的数字迅速地跳到了5。


“余之愚钝稚子阿贝里昂哟……“


8.


阿贝里昂,卒,享年16岁。
——废都物语阿贝希学院性转同人《据说升到二年级的魔法少女可以自动获得隐藏技能》


十二月:
“……天啊,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这一切简直无法想象,”杰斯帕好不容易收敛了笑容——虽然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他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我是说,本来我打算将七百五十金币和三分之一的战利品作为您的佣金,但看到您现在的处境之后,我改主意了。”


他直起身子,用温柔——倒不如说是怜悯——的目光看着满脸通红的克莱雅,“我愿意将两千金币作为您的酬劳,如果您愿意帮我改良一下我的弓箭和匕首的话,我会将报酬提到两千八百金币——当然,由我提供原材料。”


“……咳咳咳!”战友团的先驱者被蜜酒呛到了喉咙,狠狠地咳嗽了起来。


两千八百金币,相当于她杀掉两条龙,捣毁三个强盗窝再杀死四只剑齿虎。


啊,有钱的帝国人雇主真的太可爱了!


“很高兴与您合作,杰……科塞罗拉先生。”她放下酒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向着有钱的帝国人伸出了手。


“既然您接受了委托,直接叫我杰斯帕就可以了,”克莱雅的新任雇主握住了她的手,眼睛里闪烁着温和的笑意——虽然克莱雅可以用天空熔炉之钢发誓他在竭力忍着自己不要再一次笑倒在椅子上,“亲爱的克莱雅,合作愉快。”
——上古卷轴双龙裔主角二次创作同人《impression》

感想:
我年初写的西幻同人真好看啊……可惜坑了。
全职淡圈,入了新坑。
从热带到亚寒带到温带再回到亚寒带然后进入北极一人圈的故事。
新的一年要填完手里的废都相关和老滚相关。
要填完手上的两个原创。
要调整作息。
要变身魔法少女(诶?)。
总而言之,新的一年,要比今年更加努力才行!


评论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