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废都物语】班玛娜相性一百问·后五十。

前篇戳

新年小黄文第一弹【诶

阿贝里昂:咳……由于后五十问的性质问题,后面的环节由我来主持……班,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只是妮露还没成年而已!

玛娜:说的好像你在成年之前没有干过什么……嗯,相当不好的事情一样。《pass path way》里的事情我可都有所耳闻呢。

阿贝里昂:?!!!

玛娜:简直恶趣味到飞起啊阿贝里昂……在图书馆和温泉里做那样的事没问题么?

阿贝里昂:……平行时空设定请暂且闭嘴。现在开始答题。

玛娜:^ ^


阿贝里昂: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虽然你们是BG不过暂且问一下,H中的主导方是谁?

班:是我。

阿贝里昂:……有种微妙的出乎意料感……是性别决定的么?
玛娜:班对这方面更加热衷一些,我嘛……嗯,他开心就好。

班:如果玛娜想主导的话也没有问题,不过玛娜对这方面不是非常感兴趣。

玛娜:对于我来言现状就很棒了。班的技术和服务精神都很好……(故作淡定地喝茶,脸有点红)

班:我也很满意!啊……如果外宿的机会能多一些就好了。

玛娜:因为每天跑大废墟也是相当辛苦的事情,所以班外宿的机会不是很多……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搬到一起住,毕竟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好,起床时能看到他的脸就很开心啊。(微笑)

班:……很快。

玛娜:??

班:秘密。

阿贝里昂:……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下一题。

 

阿贝里昂:初次H的时间?……等等,玛娜你该不会对未成年人下手吧?

玛娜:……哦?我怎么可能是那种用束·缚·咒·跟·未·成·年·人·玩·捆·绑·play·和触·手·play·的人呢?你是在说别人吧~

阿贝里昂:……玛娜,决斗吧。

玛娜:要我说明单P的话神官并不吃亏的事实么?虽然我也打不动你就是了^^

玛娜:今天不小心路过红雀亭~看见一个法师在打奶~我擦我的眼睛没有瞎么忽然好想笑啊……(唱了起来)

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了桌子底下)

阿贝里昂:……虽然你说得很对但是我现在更想打你了……班你也别笑!你也不一定能打死防御流的奶好么?!答题答题!

班:(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咳咳……是在我十八岁生日那一天。

玛娜:算是成年礼和生日礼物的结合体吧。(微笑)并不像某·些·人一样搞·未·成·年·哦。

阿贝里昂:……下一题!

 

阿贝里昂:初次H的地点?……先别说,让我猜一猜……神殿?

玛娜:不对哦……跟某些人一样,是红雀亭的房间。

阿贝里昂:……我不就提了一句搞未成年么你这家伙到底有多记仇。你们是谁去叫的房间?

班:(捂住了脸)我……再也不想回忆起当时奥哈拉脸上的笑容了。

玛娜:……嗯,自那之后我们的关系大家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阿贝里昂:当时的感觉如何?

玛娜:怎么说呢……前期有点小波折。

玛娜:因为当时我喝了一点酒,头脑不是很清醒……所以脱衣服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丝带打成死结了……

班:……然后我就用匕首把裙子给划开了。

阿贝里昂:……还真是简单粗暴。

班:当时太过兴奋了……等了那一天很久。

玛娜:班非常温柔……嗯,从各个角度来说都很棒。

班:非常棒……她完全属于我了。


阿贝里昂:当时对方的样子是怎样的?

玛娜:带着点侵略性的帅气,但又非常温柔,小心翼翼的样子可爱到不行。汗水顺着发丝滴下来的样子……非常性感。

班:纤细又美丽……感觉要失控了。


阿贝里昂: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班:道早安,然后问她有哪里不舒服。

玛娜:早安,亲爱的。

玛娜:然后班的脸一下就红了……超级可爱。

班:……其实我当时在想要不要再来一次。

玛娜:……诶,是这样么?(脸有点红)

班:(盯着她)嗯。

阿贝里昂:……感觉解锁了班的什么新属性……下一题。


阿贝里昂:……那,每星期H的次数?

班:一般是一周一次,偶尔两次。

玛娜:毕竟外宿不是很方便呀,班也不可能经常住在神殿。


阿贝里昂: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玛娜:现在这个频率就好吧?毕竟我们各自都有需要劳神的工作。

班:一周两次……她会累。

阿贝里昂:……感觉信息量微妙地大。


阿贝里昂(念问卷):那么,是怎样的H呢?……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玛娜:这样直接让我描述也……嗯,算是温柔而美好的吧。

班:非常棒的。

阿贝里昂:……


阿贝里昂:(破罐子破摔丢掉节操脸)……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玛娜:锁骨吧?

班:喉结。


阿贝里昂: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玛娜:喉结,还有……嗯,那个地方。

班:锁骨,眼睛,耳根,还有……

玛娜:好了,下一题。


阿贝里昂: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玛娜:性感又温柔,非常帅气。

班:非常漂亮。


阿贝里昂: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玛娜:还好吧?没什么讨厌的点,也比较舒服……

班:喜欢。


阿贝里昂: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班:云雀亭的客房,偶尔还有玛娜的卧室。

阿贝里昂:你们的胆子也是够大的……

玛娜:在门口放一个迷宫结界就可以了,而且神殿的隔音也很好……别这么看我,你敢说你没这么用过迷宫结界?

阿贝里昂:……


阿贝里昂:想尝试的H地点?

玛娜:我倒是没什么这方面的想法……

班:温泉。

玛娜:……诶?

班:火龙的那个……应该会很舒服。

玛娜:嗯……这周不行,和泰蕾莎有些事要商量。下周你能跑得开么?

班:……可以吗?

玛娜:(别开头假装喝茶)……到时候放个迷宫结界就好了。

阿贝里昂:玛娜……你的杯子早就空了。

玛娜:(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放下杯子)嗯,下一题。


阿贝里昂: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玛娜:之前之后都会哦。

班:之前分开洗,之后一起洗。

阿贝里昂:没有想过浴中……?

玛娜:那个时候已经很累了……没有力气想。

玛娜:而且第二天还要早起,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溜回神殿……

玛娜:最后,你告诉我怎么在一个根本装不下两个人的浴桶里做?

阿贝里昂:……


阿贝里昂:H时有什么约定么?

班:做完之后有时候会有约定,不过很少。

玛娜:重要的约定一般会选在两个人都清醒的时候说。

玛娜:不过那个时候会借着机会说一些平时不怎么说的话……(脸有点红)


阿贝里昂: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玛娜:当然没有。

班:没有过。


阿贝里昂: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班:反对,那跟招妓没什么两样。

玛娜:完全无法理解那种禽兽般毫无意义的愚蠢思想。


阿贝里昂: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玛娜:陪着他,等他感觉好点了之后抓住那个禽兽不如的恶棍,用树缚绑着让他砍个爽。如果他不愿意见,那就迷宫结界+十二方位之风+方舟的记忆+祭祀之火+圣绝之剑,留一口气,然后扔到矮人塔的岩浆里。

阿贝里昂:……不得不说,干得漂亮。班呢?

班: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在她睡着了的时候把那个混蛋剁碎了给艾妲。

阿贝里昂:得是色迷心窍到什么程度才敢打你们的主意……


阿贝里昂: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玛娜:其实不是以做为界,而是以脱为界。(捂脸)

玛娜:班在脱衣服之前会比较不好意思,但脱了衣服之后……就变得相当有侵略性。

玛娜:而我……恰好相反。

班:玛娜在脱了衣服之后会不敢看我的眼睛,脸红的样子非常可爱。

玛娜:做完之后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只会觉得累。


阿贝里昂: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班:我没有这样的好朋友。连官配都没有。

阿贝里昂:……噗。

玛娜:安啦安啦,作者为了效率都跨越周目把我们凑在一起了……我也没有这样的朋友哦。

班:但是你有官配。……我只有你。

玛娜:在这个设定下我也只有你啊。(摸头)


阿贝里昂: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玛娜:还好吧?算不上擅长但应该也不算差劲就是了。

班:应该还好。


阿贝里昂:那麽对方呢?

玛娜:诚实地说……非常厉害。

班:诶……很棒?

玛娜:很棒。

班:玛娜也很棒。

 

阿贝里昂: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玛娜:喊我的名字。

班:我也一样。


阿贝里昂: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玛娜:在很近的距离俯视着我,非常专注的表情。非常帅气。

班:……全部。

阿贝里昂:……全部H时的表情?

班:全部表情……任何时候。


阿贝里昂: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玛娜:可以从理智上理解这种行为,但对于我个人来说……不行。

班:我也一样。玛娜是唯一的。


阿贝里昂:对SM有兴趣吗?

玛娜:现阶段没有哦……普通的就很好。

班:附议……进随机迷宫时整天拿蛇鳞八条鞭抽来抽去已经够了。不管是抽人还是被抽都不想体会。

阿贝里昂:其实SM并不只是鞭子……不过好吧,下一题。


阿贝里昂: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你的身体了,你会?

玛娜:如果一直在一起迟早会变成这样吧?那时候就每天在镇上散散步看看风景就好。

班:到了那个年纪就一起坐在码头钓鱼。


阿贝里昂:你对强奸怎麽看?……我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隐藏在了之前的回答里。

阿贝里昂: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玛娜:没什么痛苦的……脱衣服算么?

班:……我觉得应该算。

玛娜:神殿的裙子有很多丝带和褶皱……急躁的时候很容易打死结。


阿贝里昂: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玛娜:我们做的场所都蛮正常的……硬要说的话,第一次的时候。

班:那时的确又兴奋又焦虑。


阿贝里昂: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嗯,玛娜,你有主动诱惑过班么?

玛娜:有啊,第一次的时候。

玛娜:当时还比较认真地跟拉邦先生借了资料,制订了一整个计划。

玛娜:虽然脱完衣服就……

班:总之,诱惑的目的达到了。


阿贝里昂:那时班的表情是?

班:……哭了。

阿贝里昂:诶?

班:太兴奋太激动了,又喝了点酒,控制不住……


阿贝里昂: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好吧这肯定没有,那么班有过比较粗暴的……咳,你懂的……

玛娜:没有哦,班非常温柔,我说不要的话他就绝对不会勉强。


阿贝里昂:当时受方的反应是?……下一题。


阿贝里昂:对你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玛娜:班啊。

班:玛娜。


阿贝里昂: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下一题。


阿贝里昂: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玛娜:没有过。


阿贝里昂: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这个问题好像问过了。


阿贝里昂: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玛娜:眼睛和面颊。

班:哪里都喜欢,硬要选一个的话……嘴唇。


阿贝里昂: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玛娜:锁骨以上部位。

阿贝里昂:……还真够概括的。班呢?

班:锁骨。


阿贝里昂: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玛娜:……我会在做的时候吻他,不过好像我做什么他都会很高兴的样子。

班:喊她的名字。


阿贝里昂: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班:……凭良心说,做的时候根本没工夫想东想西的。

班:不过会……怎么说,就是从心里觉得,她是我的。

班:那时候就会特开心。

玛娜:一般情况下,我很难有体力和心力想些什么……

玛娜:不过知道,嗯,我和班,在……结合,会有感谢大河女神的冲动。

阿贝里昂:……


阿贝里昂:一晚H的次数是?

玛娜:一般就是一次。


阿贝里昂:H的时候,衣服是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班:自己脱。

玛娜:外面的衣服一般是自己脱……

玛娜:神殿的服饰比较繁复,一般我脱下外面的大衣或者袍子的时候班都已经脱完了……

玛娜:……所以就会发展成他帮我脱。


阿贝里昂:对您而言H是?

玛娜:灵肉结合的途径,恋爱关系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

班:……从谈恋爱到结婚不可缺少的步骤。

阿贝里昂:……


阿贝里昂:终于完了……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玛娜:在一起的时候缺了一句告白,今天补上……班,你愿意在生命余下的时间里,一直住在我灵魂深处么?

班:当然愿意!我爱你,玛娜。


评论(2)
热度(6)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