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阿贝希】我觉得我哥哥是个基佬 1

阿贝希学院paro,非常蛇精病……
菲视角,北美吐槽君体

阿格迪乌第一帅,你好,我是来吐槽我哥哥和他的奇葩基友的。我要疯了,我觉得我哥哥很有可能是个基佬,而更大的问题是他要搞的那个人好像是我寒假某一门课的tutor……
先介绍一下背景,本人女,大一新生,因为大二定专业所以现在主要是在修法系课程。我哥哥在同一所学校,大三,魔人double major精灵术师,是个学婊,对,就是那种每次考完都说“这次考的不太好”然后每次稳拿A的人……按道理说这种人早就被打死了,但因为他有一张神似我们校长的帅脸和一颗纯黑的怎么洗都洗不白的恶趣味之心居然作为我们院的学生会长在这个学校平安地待了两年半……基友君也是我们院的,半个学霸,属于那种偏科的天才,长的不错但脾气超差。就叫我哥哥A,基友君W吧。
先说我为什么怀疑A是个基佬:这个人超级腹黑!纯黑!披着一张纯良无害的皮从小就哄骗我帮他调和草药!就是这么一个人!对他基友!无微不至!精心呵护!包论文!包复习!连零食都包!简直吓人!
我们学校实践课挺多的,我们院因为课程问题,所有的实践项目都非常费神,大概就是一节课下来头晕眼花走不动路的程度,所以很多人都会准备一些果蔬类的小零食或者甜食什么的补充能量。我和A都不会做饭,所以每次小零食我都是拜托N学姐帮忙做的。然而,期中实践项目的考试之前,我,看见,A,系着围裙,在,女生宿舍,借厨房,做,巧克力派。我用我的final发誓,从我出生那天起,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进过,厨房,连面,都是,我,泡的!如果用1到10形容君子不下庖厨的程度,A就是100!但是想想第二天有实践项目考试,我在大吃一惊之后也没多想,以为是考试创造奇迹让A给自己准备精神食粮。
……然而我忘了,他的实践考试在下周【。
第二天,我在考场上发现了前来补考的W前辈。这次的考试内容挺SJB的,在矮人塔基地,研究方向是雷属性的和地属性的自带优势,W前辈对雷元素的研究挺透彻的,几个AOE下去分分钟教做人……我还在担心他会不会消耗太大,结果他还剩两场的时候,特别淡定地从袖子里掏出了巧克力派……没错,刚好一口一个的,非常适合补充能量的,巧克力派……我怀疑那巧克力派来自我哥,因为正常人,大概不会做大拇指大的巧克力派的【。
如果巧克力派事件太过牵强,那么妖精塔事件那就是……呵呵。
那是这个学期final周的事了,我们院各种课的考试都偏晚,隔壁贼院都考的差不多了我们期末论文的due还没到……离放假三天的时候还有一门元素基础理论的考试,所以我前一天十点就上床了。结果十二点半,我被A的另一个室友B拍起来了……因为B前辈没带钥匙,然而十二点半了,A还是没有回宿舍……B前辈打了二十六个电话,然而并没有人接……他们寝室的另一个人K今天刚考完试就去找G前辈浪了,之前说过了晚上不回来睡【。我当时吓的起床气都没了,因为,明天,的,考试,A,是要和,我,一起,考的……四个学分的大必修……
后来他终于回电话了,那个时候已经接近一点多了,我以为他可能在图书馆睡着了,结果!他!在!妖精塔实验室!陪!W!赶final project!如果是自己有课也能理解……但是他这学期的所有final project都没有需要去实验室的【微笑】。
后来我就去睡了,听B前辈说最后他带着可能被船桨敲死的问题敲开了G前辈的寝室,把衣衫不整满脸黑气的K前辈从床上捞了出来,一把火把宿舍门锁溶掉了才进了宿舍……而A,一晚上没回来……
我真的很在意,他们到底在实验室里干了什么【冷漠
好了,现在我寒假要找tutor补暗元素驱动原理,然后,一周前,我哥在我和我基友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暗元素相关全A的基友君的家教小广告放在了我桌子上【微笑】我们还有三个小时会在云雀亭碰头,然而我哥现在已经开始各种换衣服做头发喷香水了……
现在有这么几个问题:
1、我哥真的是基佬么?我是否应该直接问他?
2、我应该做什么?隔岸观火还是勇做助攻?

评论(1)
热度(23)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