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阿贝希】我觉得我哥哥是个基佬 3

本节部分梗来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阿格迪乌第一帅枫叶


阿格迪乌第一帅,您好,我是最近那个“基佬”吐槽中的M,B的女朋友,W和A的同学。有些事情我想我需要说明一下。
1.我们学校并没有贼院,也没有法院,更没有MT院和奶妈院,至于评论里捣乱的“我SM院不服”“壮哉我大厨师学院”的……嗯,校长室可以看到你们的IP地址,请好自为之。
2.我和B并不是评论里说的“高冷女神与忠犬少年”的模式,我们高中就在一起了,感情很好,所以请评论里那些“既然如此那么B君不考虑也找个男朋友吗”的人自重,不要试图掰弯该宿舍唯一的良心。
3.关于零食,我只能说,这的确是考试间隙补充能量的最佳方案,尤其是对于魔法与元素学院及神学与驱魔学院(以下简称魔法院和神学院)的同学来说。在这两个学院project扎堆期间学校巧克力派一度卖到脱销,连水果都没剩下,甚至有没有买到零食的同学在途中晕厥,以至于副校长不得不设置了购买数量限制。所以巧克力派的确是非常重要的物品,和“在deadline逼近时帮忙整理好的资料”具有相同意义。
那么,关于F同学的疑问,作为和A有两门相同课程,和W有一门相同课程的同学,B的女朋友,我有理由相信B是该宿舍唯一的直男,补充证据如下。
1.我与A、W有一门相同的必修课,元素魔法基础理论。这门课是魔法院的必修课,神学院也有不少人选了该门课程。这门课难度不高,但需要熟记的理论非常多,而D教授并不喜欢板书,所以大家基本都是带着录音笔不停地记笔记。在这门课中,只有W,是连笔记本都不带的。不得不说W在魔法研究上真的天赋异禀,他从来没有挂过科……虽然仅仅是没挂也相当了不起了。我一直以为单纯是天赋上的差别,直到midterm前一节课,我坐在W和A的背后,亲眼看见A趁着W不注意塞了一份复习提纲到W的包里……A4纸,超过五页,全手写。midterm之后W拿出提纲塞给A,然后A笑眯眯地说多谢了自己不知道放哪里了一直没找到……
2.我和W有一节同样的选修,火系魔法原理。这门课的教授L是校长当年的老班底,然而上学期因为不小心从男生宿舍楼顶掉下来的缘故住了一段时间的院,于是由助教给我们代课。助教第一次批我们卷子的时候,抠的比较死,跳步的基本都扣分了。然后W得了一个D+……因为他几乎所有题都没写过程,就连两个大证明也是不停地跳步。那次考试比较重要,占总成绩的17%,于是W就急了,开始跟助教吵架:“这么简单的题都要写步骤你是白痴吗?!”“这种题看一眼就能做出来了吧那么为什么要写过程?!”……眼看着事情要闹大,我趁着助教不注意,给A发了短信。大概十五分钟之后,一身小西装小皮鞋系领带的A到了,直接走到助教面前道歉“不好意思他又犯病了我会好好帮他补习”,然后把助教拉到一边说了些什么……我并不清楚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但W那次的成绩就奇迹般地提到了C+。
后来我听魔法院的同学说,A当时在开学生会会议,看了短信把事情交给副会长就借口去卫生间出去了。
BTW,这门课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都是在妖精塔的实验课度过的,而final project也的确是实验相关。
综上所述,我推测,A同学,的确是个基佬。
虽然不看好这两个人的未来(W真的太难搞了,我校最难搞没有之一),不过还是祝福他们。
建议F姑娘可以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A同学,面对W,打扮的花枝招展并没有什么卵用,糊他一脸暗元素相关论文就可以成功地让W忽视所有人的脸,所以下次请不要打电话给我、N或者B之间的任何一个人了,妨碍别人谈恋爱是会被D教授的马踢的。
以及K,我知道你在看,也知道是你让A找我提供着装建议的。你把我拉黑也没用,今天下午神殿见吧。

评论
热度(18)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