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魔道祖师】义城小学异闻录 25-61

如果你觉得作者是个神经病的话……是的,你是对的!
OOC!OOC!OOC!C在天上飞!
以及关于三好学生晓星尘的思考方式……我在翻我六年级的日记本的时候找到了类似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六年级的男生……大概是能出现这种想法……吧?


25.

  晓星尘当然不是“什么玩意儿”,至少在这个世界观里,他还是个每天六点起床晨练九点半准时上床、午休时间睡三十分钟然后爬起来写作业、每个周五回家吃中饭的小学生而已。

  ……最多运气差了点。

26.

  那是一个平凡的周五中午。

  晓星尘像每个周五中午一样在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声中与宋岚告别,背着书包走出教室,和家人们一起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延灵道人做的白果炖鸡,在饭后还获得了来自藏色散人男朋友的一大盒巧克力……

  然后他就在离校门口还有半条街的地方差点被炸鸡摊上那位大娘的咆哮震聋了耳朵。

27.

  “没钱就别在这蹲着,去去去!”

  还肿着半张脸的薛洋翻了个白眼,慢条斯理地把他的午餐——一条鸡柳——啃干净:“这地方是你家的还是这路是你开的?我蹲马路牙子上又没蹲你菜板边儿上,关你啥事?”

28.

  “扑哧——”

  晓星尘笑出了声。

29.

  薛洋耳力奇好,转过头狠狠地瞪了晓星尘一眼:“笑什么笑,没见过鸡柳吗?没见过帅哥吗?”

30.

  撇去不修边幅和仪表邋遢这两点,单说脸,薛洋还是很好看的。

  他眼睛黑白分明,眉峰微有上挑,还有两颗小虎牙,笑起来的样子让人想起阳光灿烂的向日葵,咬牙切齿生气的样子也有几分可爱。

31.  

  但加了“肿半边脸”“衣装不整”debuff的薛洋对阵干干净净衬衣制服的晓星尘……

  这就比较尴尬了。

32.  

  薛洋决定忽略他在看到晓星尘那一刹那间的微妙心情——于是他对着晓星尘翻了个白眼并转过了头。

33. 

  晓星尘接住了他的白眼——并且努力地没有再一次笑出声——然后犹豫了几秒,像薛洋所处的方向走了过去。

34.       

  薛洋看到晓星尘走过来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

  他的小脑瓜里一下子冒出来了好几种可能:晓星尘是过来扣分的?替宋子琛教训自己?让自己陪他校服?

  他有点不自在,下意识地想把油乎乎的手在裤子上蹭蹭,可看到晓星尘那一身干干净净的衬衫制服,心里又像是自相惭秽又像是恼羞成怒,连带着不明不白的恶意都浮了上来。

35.

  他看着晓星尘一步步走过来的身影,心里咬牙切齿地发着莫名其妙的狠。

  ……如果晓星尘想过来给宋子琛讨公道,自己就把手上的油糊他一脸!

36.

  “呃……薛洋对吧?”晓星尘露出一个对于小学生而言显得有些过于温和的微笑——薛洋没见过其他人这么笑过,实际上他对于这种微笑最接近的印象是三年级那篇课文《周总理》的插图——“中午好。”

37.

  薛洋有点懵。

  “中午好。”他有点干巴巴地回到。

38.

  薛洋在那边一脸懵逼,晓星尘这边却也有些尴尬。

  他真的只是恰好路过,没忍住笑而已——实际上他有一百五十度的近视,又习惯在看书之外的时候不带眼镜,他笑得时候压根就没认出是谁,只是依稀觉得声音耳熟——可当他走到跟前认出了薛洋的时候,除了打招呼,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给宋岚讨个公道?可薛洋实际上并没对宋岚做什么,倒是他自己的衣服上面蹭上了好几个油印。

  跟他说违反校规不好?可他与薛洋算上这次也只见过两面,提这个也太……烦人了。

  他想了想,问:“学校还有十五分钟开门,你愿意陪我在附近转转吗?”

39.

  ……

  薛洋现在不是一脸懵逼了,是目瞪口呆。

40.

  面前这位三好学生压根就不是跟他一挂的,他有心想一脸要笑不笑地刻薄几句——这是他从包租婆那台二手电视里学来的,每次一被催房租他就这么对着那个老婆娘笑——可他现在半边脸肿着,别说要笑不笑这么微妙的表情,哈哈大笑都有些难度。

  他于是决定在翻个白眼,可看着晓星尘的眼睛——他昨天的比喻不对,近距离看的话,晓星尘的眼睛是带点棕色的,比一打玻璃珠加起来都好看——他又有点……舍不得。

  ……算了,反正校门还没开,三好学生又不会把我带到小巷子里套麻袋揍一顿——而且我还可以糊他一脸。

  他这么想着,从马路牙子上站起来,问:“去哪?”

41.

  “南楼后面没有围墙,从底下绕过去,有个小花园,”晓星尘笑得眉眼弯弯,睫毛在阳光下简直可以一根根数的分明,“我去年在那边种了点东西,现在长得还不错。”

42.

  学校有规定,开校门十分钟以前不能在学校附近逗留,更不能吃小摊上的东西。平时值日生大多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大娘这么一吼,怕是连执勤的老师都要过来了。

  薛洋这一身青青紫紫的……被老师看到的话可能要算校外斗殴,会记过。

43.

  晓星尘是三好学生,没记过过,没扣过考勤分,没和人打过架,成绩没掉出过年级前三,待人谦逊温和有礼,连低年级的老师都认识他,偶尔还会找他帮忙批批卷子。

  上午大课间的时候他去送了一趟作业,正好碰上之前教过他、现在在带五年级的数学老师对着一堆卷子焦头烂额,一看见晓星尘眼睛都亮了,忙不迭地让他坐下帮忙登记分数。

  这活计推脱不掉,晓星尘看看外面的太阳,觉得呆在办公室里蹭空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44.

  他扫了一眼完成了一半的excel表格,第二行“薛洋”的名字赫然在列,九十六分的成绩在大片大片的七十出头中格外显眼。

45.

  “薛洋?”数学老师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你认识他?”

  “听子琛提过一次……”晓星尘感到有些奇妙的……窘迫,他毕竟不是个经常打探别人事情的人。

  好在数学老师很快就接上了话头:“你听宋子琛提过?那就对了……这个学生非常聪明,就是不守纪律,邋邋遢遢,班里的考勤分几乎全让他一个人扣光了;还老是无故旷课,数学课我就没见他来上过几次,也就考试的时候露露脸,昨天下午两节连堂又没来;打他家长电话也没人接,家长会也不请家长来……”

  她有些惋惜地做了个总结,“聪明是聪明,就是太散漫,靠着聪明劲走不了多远……可惜了。”

46.

  晓星尘并不是觉得成绩好的学生应该受到特殊的优待——他从三年级就开始半懂不懂地翻抱山散人教授放在他书架上的那些社会学入门书籍,知道这种现象无法避免,但在基础教育中不应该提倡——但单从宋岚的描述和他自己所见的情况来看,薛洋的处境显然和“特殊的优待”差的太远了。

  他在离薛洋半米处大概地看了看薛洋的样子——脸肿了半边,眼眶上有乌青,露出袖子的半截手臂也是一片青紫,膝盖上的伤口看样子并没得到什么好的处理,张牙舞爪煞是狰狞。

  ……倒不如说,直接用“糟糕得令人吃惊”比较合适。

47.

  他和薛洋算上这次只见了两面,谈不上友谊更谈不上了解,更别提第一次见面时薛洋还在激烈的冲突中给他的衬衣上面留了点不那么容易清理的小纪念品……

  但就算只是作为一个和薛洋同校、比他大一级的学生,他也……没有办法就这样放着他不管。

48.

  他看着薛洋肿起来的脸颊和小臂上的青痕,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不公平。

  不管他是否触犯校规,一个浑身上下都是伤、伤口也没有好好处理、而且就算这样还在考试中拿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好成绩的上五年级的小学生,没有得到他人在获得这个成绩时轻而易举得到的夸奖和鼓励,甚至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没有想过他是否需要帮助……

  这不对。这是不正确的。

  有人会给没有家的小鸟漂亮的小木头房子,有人会给受伤的麻雀包扎伤口,有人会给流浪猫流浪狗喂食……

  善良的人会尽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生物。

  晓星尘希望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所以他没有办法对薛洋置之不理。

49.

  ……虽然现在的状况也非常尴尬。

50.

  两个人之间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沉默。

  薛洋踢踏着脚下的石子,想不明白这位优等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到底想干嘛?他为什么要跟着晓星尘去看他种的东西?话说回来他们很熟吗?晓星尘的脑子进水了?还是他想把我踢到泥里?

  管他的。他恶狠狠的想。反正他可以随时糊晓星尘一脸。

51.

  晓星尘清朗的嗓音打破了沉默。

  “那个……薛洋,”他清了清嗓子,尾音略有些发颤,“我这里有湿巾,你要不要先擦擦手?你的手上好像也有伤口……油进去的话会很疼。”

52.

  薛洋非常想尖声笑着对他喊“关你什么事”“信不信我糊你一脸”“不介意我拿你的衬衫袖子擦吧”……

  可他一转头,一眼撞进晓星尘关切的目光里,嗓子里就好像塞了一团棉花一样,什么都喊不出来了。

  他动作僵硬地接过被递过来的湿巾(这个优等生甚至体贴地撕开了包装并把它展开了一半),把湿巾搭在了右手的手背上,过了几秒,又反应过来,开始慢慢把手上的油擦干净。

  昨天手掌上擦破的伤口有点疼。

53.

  “谢谢。”

  从他的嗓子里发出了声音。这两个字是如此的陌生,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发出过这两个音节——而实际上他也的确有少说两个月没说过这个词了。

54.

  晓星尘看上去好像舒了一口气,又好像是因为沉默被打破而有些开心,“不用谢……这条路上没有垃圾桶,我带了塑料袋,你待会把用完的湿巾给我就好。”

  天气有些热,他松了松小领带,解开了第一颗扣子。

55.

  薛洋盯着晓星尘的手指——他很小心地使用着余光,确保不会一头撞上什么——脑袋里非常突兀地蹦出来不知道从哪看到的两句话:

  你永远无法对抗一个你不讨厌的人对你表现出来的真诚的善意。

  这该死的复杂的要命穿起来特别麻烦还特别不耐脏的校服还是有它的优点的。

56.

  ……至少穿着制服的晓星尘非常非常好看。

57.

  这不公平。他想。

  这个优等生简直就像是按照最完美的模子铸造出来的一样——家境优裕,成绩优秀,性格温和,品德高尚,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

  而更过分的是,仅凭两张湿巾和一身制服,晓星尘就占据了他心目中“非常非常好看”的那个标准……

  自己脸肿着!袖口是破的!裤子洗的掉了色!

58.

  “晓星尘……”

  晓星尘转过脸去,“嗯?”

59.

  迎接他的是一双带着抹茶清香的湿漉漉的手。

60.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薛洋绷着脸,努力忍住自己嘴角上翘的冲动,“糊你一脸。”

61.

  他们对视了三秒钟,然后一起哈哈哈哈地狂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15)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