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全员向】圣诞快乐

——这是在某个小寮里发生的,关于冬夜、雪花与礼物的故事。
  
  圣诞快乐
  CP:主全员,含有一目连*阴阳师,微量鬼使黑白。
  含有乙女向内容注意
  OOC预警
  (其实阴阳师是求不得里的阴阳师但由于那一篇还没完结根本不好意思说这是番外)
  
  
  0.
  “阿妈,圣诞节是什么?”
  “是西方国家为纪念他们的宗教伟人而设立的节日,后流传到世界各地,在文化和商业的意义上都有着重大意义。”
  “那么,为什么平安时代日本世界观的我们要过圣诞节呢?”
  “当然是因为网易爸爸要赚钱啊,我的傻孩子。”
  1.
  网易爸爸发了话,就等于阿妈发了话;而阿妈发了话,不管是多么令人难以理解的节日,总归还是要操办起来的。
  看着全体式神在带着地藏像的惠比寿的带领下退到屋子里,唯一站在院子里的雪女深吸了一口气,“去吧,暴风雪!”
  大雪瞬时之间覆盖了整个寮办,顷刻间缔造出了一个山寨版的雪月华庭——只要不去看已经冻成冰坨子的石桌石凳的话。
  “啧。”凤凰火提着裙子第一个走出院门,嫌弃地看着那两团冰坨子一眼,甩了两团凤火上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在前一天阿妈刚刚把她的御魂拆下来升级,她现在的攻击力比座敷童子都不如。
  “让我来!”茨木童子迫不及待地扔出了一团黑焰,差点把庭院的地板炸出一个深坑——好在鲤鱼精反应迅速地扔了几个泡泡上去,饶是如此,石桌上仍是留下了浅浅的凹槽。
  “还是我来吧。”座敷童子叹了口气,仰躺在了石桌上。
  姑获鸟怜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接过桃花妖和樱花妖做的装饰以及几只灯笼鬼,“天翔鹤斩!”唰唰唰地把他们挂到了庭院的各个角落。
  妖琴师、孟婆以及天邪鬼黄拿出了自己的乐器,“叮铃咣啷”地奏起乐来。
  “好了!这样的话就完成了!”山兔骑着山蛙,开心地在庭院里蹦蹦跳跳,“阿妈一定会很高兴的!”
  2.
  ——不,我并不觉得阿妈会想要看见庭院里悬挂着许多吐着舌头的灯笼鬼。
  ——来自庭院里唯数不多的正常鬼之一的鬼使白。
  3.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抱着镰刀的鬼使黑朝着庭院里忙得正欢的众人们喊道,“节日最重要的东西可是被你们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诶诶?那是什么呢?”鲤鱼精眨着眼睛问。
  “肯定是食物啦!”九命猫舔了舔嘴唇,“既然是这么重要的日子,钱鼠!把你的小命交出来吧!”
  “贫僧并不觉得那位大人会想吃老鼠肉,”刚来不久的青坊主冷静地制止了她,“说到节日的话,肯定还是清淡的素食比较合适。”
  “斋戒日和节日差别还是很大的哦,青坊主大人,”三尾狐妖娆一笑,“俗世的节日,应该会吃些更好的东西……”
  “啊!在下知道一些!”判官激动地一挥毛笔,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墨意淋漓的大叉,“在华夏,最重要的节日要吃鱼!”
  4.
  “……你们几个!”鬼使白忍无可忍,“把海坊主和鲤鱼精放下!椒图也不行!”
  5.
  “说起来,妾身也曾经见过节日庆典,”络新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节日的宴席,的确比较铺张隆重。”
  “食物的种类很丰富,还需要各种饮品,”曾经经营旅店的清姬提出意见,“主食和配菜都必不可少。”
  “那就没有办法了呢……”般若对着路过的食梦貘笑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主菜就上烤乳猪吧~”
  “不能伤害食梦貘!”蝴蝶精敲着小鼓呼啦呼啦地飞过来,对着般若就是一个软绵绵的香气袭人,“而且食梦貘也不是猪!”
  挨了这一下的般若倒也不恼,反倒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我可是听到阿妈叫他睡睡猪呢~冬天不宰了猪吃肉,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我还听见阿妈叫你小王八蛋,”一只利箭破空而来,正正好好地钉在般若头皮三寸之上,“小王八蛋留着干什么,过年吗?”
  “在下也同意白狼小姐的话,”判官站了出来,“而且,节日果然还是要吃海鲜火锅……”
  6.
  “泡泡之牢!”
  7.
  送(推)走判官阁下之后,鬼使白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总之,还是先确定食物方面的安排……主食的话,就选日本传统的寿司吧。”
  “我反对!”这次,第一个提出相反意见的人却是鬼使黑,“弟弟每天工作已经足够辛苦了!我绝不能让弟弟再给这么多人做寿司!”
  “既然知道我很辛苦,那就请好好地把工作做完。以及,我并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哥哥。”
  “感觉除了寿司之外我们就没有吃过别的食物了呢……”萤草晃着蒲公英说,“想试试别的食物……”
  “小生附议……”妖狐懒蹋蹋地趴在靠枕上,无精打采地摇着尾巴,“不是达摩就是寿司,小生的舌苔都要失灵了……”
  “没有办法了呢~”般若若无其事地晃了过来,“鬼使白先生就把您的包子贡献出来吧~”
  “那怎么行!”
  “开什么玩笑!”鬼使黑拍案而起,“那可是我和弟弟的爱的结晶啊!”
  8.
  “无常夺命!”
  9.
  “总而言之,主食是寿司这件事就定下来了,”鬼使白扶住了额头,“至于配菜什么的,就麻烦诸位了。”
  “鬼使白先生……”椒图盯着他的背后,发出了惊恐的叫声,“您……是不是忘了把魅妖卸下来了?”
  一股巨大的力道袭向鬼使白的背后,鬼使黑腰间悬挂着不知从哪来的六根树枝,不顾对方的意愿把他抱了起来。
  “Are you really guys? Let's party!”
  眼看着好像变了一个人的鬼使黑即将把庭院可能是唯二两个正常人中的一个扛走,妖狐勇敢的站了出来。
  “这位会说英语的先生……您知道,所谓的圣诞节到底应该做什么呢?”
  “Let's go party!”
  10.
  “他说趴踢,”目送着两人进屋,妖狐转过身,严肃地向一群R卡的小妖怪们解释道,“我想,大概就是大家放松下来,听听音乐,趴在松软的靠枕上踢自己尾巴玩的意思。”
  “那么没有尾巴该怎么办呢?”独眼小僧好奇地问。
  “嗯……大概可以去踢别人的尾巴吧。”
  11.
  “你们几个……不要欺负椒图小姐啊!”
  12.
  “总而言之,大家先休息一下吧……”折腾了一天的小蝴蝶有气无力地说道,“还是等阿妈回来再做决定吧……”
  “也是呢……”萤草点点头,“说起来,茨木先生和姑获鸟姑姑呢?”
  “我想……你们要找的人……应该在那边喵……”九命猫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刚刚……他们听完妖琴师的演奏……就进了……画符的小房子……喵……”
  山兔露出了惊恐的眼神:“妖琴师先生……?”
  “那个人把双速六星的蚌精给我了,”妖琴师不耐烦地扫了众多小妖怪们一眼,“闭嘴,好好听我演奏。”
  13.
  “啊啊啊啊快找人去拦住他们啊!”
  “根本拦不住吧癫狂状态的姑姑和茨木一下就能把我们打飞吧!!!”
  “可是辛辛苦苦攒的蓝符都没有了阿妈回来会把我们一个一个地返魂掉吧!!!”
  “快给雪女凑一套雪幽魂让她冻住那两个家伙啊啊啊啊啊!”
  “雨女呢雨女快来啊要死人了啊!”
  14.
  还在庭院里的各位,对着小屋里传来的“出来吧吾友!”“我以鲁X修的名义命令你!”“小孩子就好我最喜欢小孩子了!”“四星就不可爱了直接喂掉吧!”……等等,诸如此类的杂音,以及不停从帘子后面走出的狸猫和独眼小僧,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阿妈回来之后,一定会把我们一个不落的返魂掉的。一定。
  15.
  “啊啦,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阴阳师辛辛苦苦攒下的符咒被两个大妖迅速地消耗殆尽,姑获鸟抱着最后一张符召唤出的式神,笑盈盈地走了出来,“这孩子出现在传送阵的时候可是闪过了相当夸张的金光呢……真可爱!”
  “切……闪光又有什么用,又没有召唤出吾友,”茨木紧随其后,一张脸臭的简直让人怀疑他会分分钟一个地狱之手捏爆这个院子,“那个女人的脸真是黑到不行。”
  而院子中呆立的式神们,面对着姑获鸟怀中的那位式神,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大概,能活下来了。”
  “被救了一命呢。”
  “赶快给那位大人喂达摩升星然后用红缎带扎起来放到阿妈的房间里啊!”
  16.
  御魂十层归来的少女,面对着如同落雪的废墟一般的寮,使劲地揉了揉眼睛。
  “妖刀姬……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这绝对不是她的寮!绝对不是!
  “并没有,大人,”妖刀姬摇摇头,粉碎了少女最后的希望,“从方位和灵力上来看,的确是您的院落。”
  “……算了,”少女揉了揉太阳穴,“先进去吧。”
  17.
  “院子里的雪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们为了庆祝圣诞买的雪月华庭……阿妈不喜欢吗?”
  “等等你别哭啊……咳咳,那么,地板和石桌上的坑呢?”
  “那是雪月华庭特有的装饰啊!”
  “……行,就算这样,那么,老娘辛辛苦苦攒的蓝符呢!!!!!”
  “呃……阿妈,您先听小生解释……”
  18.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或许是这段日子太过劳累的缘故,少女的眼圈唰得就红了。她吸了吸鼻子,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攒了二十张符!就等着哪天占卜的运势不错,看看能不能一口气召唤出一目连……你们太过分了!”
  温热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她擦了擦脸,只觉得一阵深重的疲惫,“算了,你们都回房间吧……茨木童子和姑获鸟给我留下来扫地反省!停一个周的达摩!”
  将打到的御魂一股脑地扔进跟过来的妖刀姬怀里,少女拖着沉重的脚步,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怎样都好。大哭了一场之后,她只想蒙住脑袋睡一觉。
  19.
  房间中央,放着一个……由红色绸带和大概是人形的东西组成的蚕蛹。
  少女迅速的关上了门。
  20.
  “不管是哪个王八蛋把充X娃娃放到了我房间里!我数三个数!赶紧站出来!否则关三个月禁闭不许吃达摩!三!二!一!”
  21.
  一片死寂。
  “……很好,”少女一边磨牙一边拆着红绸,“让我发现了是谁的话……”
  “就怎么样?”
  清冽又温柔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少女下意识地回答,“就扒了御魂自己滚去御魂八历练!……我擦这个充X娃娃为什么会说话???”
  那个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努力地忍住笑意,“……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好吧我真的好希望有什么误会呢然而这又有什么卵用吗一目连会来吗他来的话我愿意把六星……不行六星太奢侈了让我重说,我愿意把四星暴击针女给他扔着玩啊!”
  “噗……”从绸布底下传来闷闷的笑声,“还真是相当沉重的爱意啊。”
  “没办法啊寮里穷,这不是得挣钱养家吗……而且我已经给一目连大人准备了精八插六的六星地藏像一套还附加今天刚打到的两颗六星镜姬,虽然在我有的范围内希望他能想戴什么带什么不过还是私心想要给他最适合的嘛……不过说这么多干嘛哦我又没有一目连,”少女耸了耸肩,手上的动作却没减慢半分,“应该是我家那帮熊孩子把你绑来了扔这儿的吧……真不好意思,回去你指认一下是哪几个,我让他们给你赔罪。”
  “您不好奇我的身份吗?”
  “萍水相逢皆是客,而且我对除了一目连以外所有爬到我床上的男性生物和非生物都没兴趣,”始作俑者打了不少奇怪的死结,非得少女催动灵力才能把结打开,“不过我觉得你对我还挺熟悉的……最近上过我带队的御魂车?”
  静默了一刻之后,那个声音变得十分古怪:“……只是对阁下对一目连的执着有所耳闻而已。”
  “……好吧我说的是直白了点,但讲道理,睡不到男神做阴阳师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如果一目连真的来了我寮之后我大概会把他远远地供着吧,倒不如说不小心碰到都会想立即切腹……”最后一个绳结被解开,少女转了转有些酸痛的手腕,“哟西,结已经都解开了你应该可以自己出来了!你穿着衣服吗没穿的话我去妖琴师那里给你拿一套反正他最近沉迷摇滚乐正好可以把他的文艺青年装偷出来……”
  “……”
  22.
  悉簌的布料摩擦声之后,以少女的房间为中心,响起了凄厉的惨嚎声——
  “一目连大人十分抱歉这具不洁的身躯我这就为您斩断!!!”
  23.
  第二天——
  姑获鸟和茨木童子每人收获了一顿说教和各自强十五的御魂。
  犬神和妖刀姬组成了“看好自己的刀不要让阿妈切腹”联盟。
  有两颗六星镜姬被强化到了加十五。
  住在鬼使兄弟和阴阳师中间的妖狐黑眼圈大的离谱。
  落下的日光将雪地染成金色,新的一天,到来了。
  24.
  “谁来把我放下来啊——”
  在寒风中被挂了一天的灯笼鬼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开心。

评论(1)
热度(33)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