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茨木童子乙女向】战歌 (1-5)

——如果有人在你众叛亲离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时候踏着金光出现,让你一下便成为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你会怎么对他?
——给他整一套满暴的爆伤破势,再整一套暴击心眼,天天换着玩。

战歌
CP:茨木童子*阴阳师
乙女向预警。
全息网游设定。
阴阳师有名字注意。

0.
“神经系统正在对接——”
“数据载入中——”
“[风少言],欢迎回到平安世界。”
“——游戏开始。”
1.
有人说,选择一个游戏,可能是因为它精美的画面,优秀的打击感,强大的声优阵容以及有趣的各种玩法;而为一个游戏留下来,可能,仅仅是因为游戏里的那些人而已。
放屁。沈默心想。
老子想哭纯粹是舍不得结界里的四星太鼓和结界突破的硬币们好么,一个人都走的差不多的阴阳寮,有什么好稀罕的。
属于阴阳寮“一剑寒光”的五瓣花徽章已被她在两小时前砸到了新会长的脑袋顶上,自家庭院门口的标识也在退出那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木牌凹槽。沈默无意识地抠挖着凹槽,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把那群鸠占鹊巢的老王八蛋骂了千八百遍。
玩个阴阳师都能玩出逼宫政变了,有这个功夫怎么不去多刷几盘御魂。
……只可惜阴阳师的庭院系统做的拟真度太强,左邻右舍都是自己没来得及清理的好友——沈默用自家姑获鸟身上那一套满暴针女打赌,要是自己真的在院子门口痛骂着哭出声来,一会就能收到十几封假惺惺的安慰信。
去你大爷的安慰信。
老子上有五星满级满暴大鸟下有能打能奶能打奶的海房主,左有六星双速御魂右有食法鬼镰鼬一边伺候,PVEPVP全都无所畏惧!
她挺直腰板,踢着正步目不斜视地进了自家院落——然后冲进了召唤的小房子。
看到攒下的这四十几张符了吗!爸爸我今天就要一口气抽个爽!
2.
“潜藏在黑暗中的力量啊,我以你爸爸的名义命令你——”
“呵,愚蠢的人类啊,给你爸爸跪下——”
“服从于我吧——”
……
任由自己大吼大叫了十几张符的时间,沈默总算冷静了下来。
……先缓缓吧,以WY的尿性,过个几天肯定有新活动——现在抽完太亏。
总之,先清点一下刚刚发疯的成果……这样想着,她站起身,点开式神录。
九命猫三尾狐管狐……输出型R级式神暂时没有培养的必要,可以放置……三星跳跳妹妹?这个不错,姑获鸟离六星只有一个五星白蛋的距离了……两只姑获鸟一只傀儡师一只食梦貘?很好,又是没有奶妈的一天,只能继续辛苦海坊主了……
该喂技能的喂技能,该放置的放置。将一应式神安排妥当之后,沈默坐到桌前,开始接着写她的御魂七开荒攻略。
……本来是为寮里认识的姑娘写的,攻略还没写完,人倒是跑了。
那老子就把攻略放到官方论坛,勾搭个新妹子。
喵的。
越想越气。
自己算不上第一批打天下的元老,也是第二批发展壮大的同志。结果半A了不到一个月,元老不是A了就是走了,寮里被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家族占了一半。
……会长A之前把位置给了自己,结果自己守了一个月,还是没守住。
……这叫什么事。
泪水模糊了视线,沈默下笔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待到最后一个字写完,她丢下笔,连虫都没捉,直接把这篇攻略丢到了官方论坛上——爱谁谁吧,大爷走到哪都是一条好汉!
勉强把自己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咽回去,沈默再一次走到了召唤阵前。
被赶出寮门还不忘写新手攻略造福社会,这人品,怎么着也得给个SSR吧。
“兵、临、者、斗、皆、阵、列、在、前——”
——冥蝶飞舞,金光闪烁,然后在灵力的作用下凝成实体。
——我的式神啊……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有着赤红妖角和骇人鬼手的白发大妖,在一片莹莹的蓝光中,站了起来。
“把你们打个粉碎,只需一瞬!”
[神眷][风少言]的咒语划破长空,召唤出了SSR稀有式神茨木童子!
好像是这段时间的委屈在喜悦的冲击之下忽然爆发,沈默看着召唤阵中高大的身影,终于大笑着嚎啕出声来。
“……茨木童子是吧?本大爷也是有SSR的人了!”
3.
系统赠送的狩衣朴素却舒适,用袖子擦眼泪更是十二分适合。
嚎了两分钟的沈默低下头,迅速地把自己被眼泪鼻涕糊满的脸处理干净,随即抬起头,带着一副“大家就当无事发生”的表情对着面前的大妖施了一礼,“欢迎您的到来,茨木童子大人。接下来,请让我带您去结界……不,请让我先带您前去准备用餐。”
茨木童子扫了她一眼,目光在掠过她十分不成样子的袖子的时候停了一停,皱起了眉头,“女人,吾为何在此,吾友酒吞现在何处?”
沈默上扬的嘴角僵了一下。
“抱歉,在下灵力低微,暂未与酒吞童子签订契约……”
“呵……”白发的大妖冷哼一声,“汝这般不成气候的阴阳师,自然无法召唤完美无缺的吾之挚友。”
“……您说的没错,在下的实力的确平平无奇,”沈默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来一句“哦那你的挚友好棒棒哦要不要我给他鼓掌掌啊”的冲动,继续给这位鬼将军顺毛,“然而阴阳师的实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与之签订契约的式神。与茨木童子大人签订契约之后,想来在下的实力定能有着相当的突破,长此以往,或许能够让您在小寮与那位鬼王大人相见……”
——虽然他的成长曲线和性价比十分惨不忍睹,对于刚脱离组织穷的要死的沈默来说短期内不会有太大作用。
“你这女人倒还识趣,”茨木童子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既然如此,吾便不追究汝欲与吾签订契约之过……现在将汝附在吾身上的灵力祛除,吾便饶你一命。”
“……在您出现在召唤阵中的瞬间,契约就已结成。恕在下无法从命。”
白发的大妖冷笑了一声:“那是汝的问题。吾并无被汝这般弱小的阴阳师驱使的打算……趁吾还未改变心意,速速让吾去寻找吾之挚友!”
“这并不是我能办到的,”沈默压住火气解释道,“由于游戏机制问题,除非我把您喂给灯笼鬼,化成一团数据的您才能可能与某位还未被召唤的酒吞童子团聚——”
巨大的鬼手猛然拽住了授衣的领子,把沈默整个地提了起来。
“解开与吾辈的契约,女人,”如血般猩红的瞳孔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呼吸困难的少女,缭绕着鬼手的妖力携着杀意环上了纤细的脖颈,“吾对弱者毫无兴趣……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放吾去寻找挚友,否则吾便把汝这方小寮化为灰烬。”
4.
沈默额角的青筋爆了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很好。
“……不痛不痒。”
那声音太过轻微,以至于竟被白发的大妖听成了求饶。他猛地放开了少女的领子,“那便立即解开与吾的契约……”
“——我说,不痛不痒啊,茨木童子。”
“狂妄的女人——”
“狂妄的是你,鬼将军大人,”沈默狼狈地从地上坐起来,嘴角却挂着挑衅的笑容,“还活在之前的美梦里么?还是干脆没带脑子,把经义公砍断你一只手这件光辉事迹给忘了?”
她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地触了茨木的逆鳞,鬼手上附着的妖力顷刻间膨胀到极限,眼看就要把少女的身躯捅个对穿——
“言灵·守。”
散发着淡蓝光芒的结界在妖力爆发之前笼罩住了少女,汹涌的黑气撞上结界,连半点涟漪都未激起。
“以你现在的力量,我不用结界站在那里让你打个十拳八拳都没事,”沈默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但你那妖气黑漆漆的,万一弄坏了衣服会很麻烦——不过你爸爸我虽然是个辣鸡阴阳师,但不巧神龙的御灵在上周刚好满级了。这结界不厚,让你打一天玩玩还是可以的。”
“不过还手就算了,”她看着手上的妖气几乎要凝成实体的茨木童子,慢悠悠地补了一句,“我怕一张符扔过去把你打傻——虽然本来也没什么脑子。”
“只会龟缩于结界之中的胆小之徒——”
“哦……那么连结界都打不破的你又是什么呢?”沈默嘲讽似地弯了弯嘴角,“就叫你玩球BOY?不对,没觉醒也没四星,你连球都没有。”
妖力不断撞击结界的声音吵得她心烦,少女索性直接丢了一个“言灵·缚”过去,“在那儿呆着吧,一会姑获鸟会带你去结界……会把你需要的红蛋黑蛋给你。顺便一说,五星之前不会让你出门——不服气的话,尽管揍过来试试。”
“既然你的逻辑是弱肉强食——那么在能够把我揍趴下之前,就给我好好呆着吧。”
她收起结界,转身离开了召唤的小屋。
——欺负二星一级没御魂的式神,自己也是够没品的。
——总之,先把之后的发展方向规划一下吧。
5.
“您的意思是将剩余的六个奉为达摩和三个招福达摩,全部交给茨木童子大人对吗?”
“嗯,麻烦你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看着他吃下去。”
嘱咐姑获鸟将寮里剩余的达摩蛋们给茨木搬过去,沈默坐到桌前,摊开了记事本。
“现期发展方向及要点——”
当务之急,是先给主力输出升六星。
其次,尽早给姑获鸟换一身六星针女,换下来的这一套四星也可以给海坊主。
阴阳寮的事情也不能拖了……随便去加个寮可能会被那帮傻逼带一波节奏,还不如自己建一个。
……还得抽时间给那个麻烦的大妖怪准备升星和御魂。
在周四和周五上面画了星号,又将“六星鸟”标红,沈默舒活舒活筋骨,换上白藏主的御灵——虽然御灵离满级还差着不少,但四十三级的阴阳师,一拖五刷个困难二还是足够的。
——还差一个六号位暴击和四号位攻击加成……
——总之,先刷一套能用的四星破势出来吧。
“少言大人,”姑获鸟的敲门声打断了沈默的思绪,“茨木童子大人并不愿意吃下那些达摩。”
沈默闻言挑了挑眉,“怎么,他还嫌这些达摩配不上他的身份不成?”
“不是……”姑获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他说,这不符合妖怪的规矩。”
“……搞事,搞事,就知道搞事,”沈默披上外袍,推开门,朝着召唤小屋的方向走去,“时间不早了,姑姑你先去休息吧……我来会会这个不省心的傻儿子。”
代表束缚的黑色纹样稍微减淡了些许,沈默勾勾手指,那些缭乱的线条便乖巧地跳回她的手心,“怎么,嫌达摩的口味不好?”
“汝现在的行为与施舍何异?”茨木脸上显出激动之色,“身为大江山的鬼将,战败之后就应堂堂正正地被胜者吞噬!”
“……”沈默无语了片刻,“你的力量不是留给你的挚友的吗?”
“的确,只有冷静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吾友才有资格吞噬我的力量……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胜者理应吞噬败者的一切!”那双赤红的双眼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女人,败在汝手下吾无话可说,那么就按照妖族的规矩——”
沈默给了他一个脆响的脑瓜蹦。
“不约。舍不得。我是人。谢谢。”
茨木童子懵了。
“为何?你可知道吾乃罗生门之恶鬼,妖力远胜一般鬼怪……”
“那我就更舍不得了,”沈默打断了对方,“把罗生门之鬼随便吃掉,这跟暴殄天物没什么两样。”
“吾——”
看对方那一脸不甘愿的样子,沈默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
“要守规矩是吧?闭上眼,脑袋凑过来。”
白发的大妖依言闭上了眼睛——消去了那双黑底红眸带来的压迫感,他看上去英俊得几乎称得上惊人了。足有一尺多长的妖角和蔓延到两颊的妖纹给他增添了几分妖异的美感,而他闭上眼睛的时候,那非人的俊美简直让人想把时光永远停驻在这一刻。
组野队的时候也没觉得茨木这么帅啊……这算是距离越近越好看?建模组也是辛苦了啊。
沈默又凑近了几分,放任自己对着当前的美色沉迷了三秒之后,对着面门猛然挥下匕首——
锋利的刀刃擦过面颊,一缕白发飘飘悠悠地落下,被眼疾手快的少女用掌心接住。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降临,茨木童子有些茫然地睁开眼,正好和沈默的视线撞个正着。
少女晃了晃手中的头发:“这是人类的规矩。”
“……女人,你是想戏耍于吾吗?!”
“并非如此,”少女凝视着对方的双眼,“我是个人类,那么自然就要按照人类的规矩来。”
“人类的规矩是——我赢了你,你就要听我的。”
“把达摩吃掉,升星,换上我给你打的御魂,变成最强的鬼族,然后……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长久的静默之后,对方扯了扯嘴角。
“……女人,心软一时可是会招致大祸的。”
“那就走着看好咯,”沈默无所谓似地站起身,“到了你能打败我的那一天,吃掉我也好,解除契约去找酒吞也好,息听从便。”
“我等着那一天。”
(TBC)

评论(6)
热度(66)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