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茨木童子乙女向同人】战歌1-9


——如果有人在你众叛亲离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时候踏着金光出现,让你一下便成为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你会怎么对他?
——给他整一套满暴的爆伤破势,再整一套暴击心眼,天天换着玩。

战歌 1-9
CP:茨木童子*阴阳师
乙女向预警。
全息网游设定。
阴阳师有名字注意。
姊妹篇《吞山筱海》作者@我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满血 高速连载中(……)

0.
“神经系统正在对接——”
“数据载入中——”
“[风少言],欢迎回到平安世界。”
“——游戏开始。”

1.
有人说,选择一个游戏,可能是因为它精美的画面,优秀的打击感,强大的声优阵容以及有趣的各种玩法;而为一个游戏留下来,可能,仅仅是因为游戏里的那些人而已。
放屁。沈默心想。
老子想哭纯粹是舍不得结界里的四星太鼓和结界突破的硬币们好么,一个人都走的差不多的阴阳寮,有什么好稀罕的。
属于阴阳寮“一剑寒光”的五瓣花徽章已被她在两小时前砸到了新会长的脑袋顶上,自家庭院门口的标识也在退出那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木牌凹槽。沈默无意识地抠挖着凹槽,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把那群鸠占鹊巢的老王八蛋骂了千八百遍。
玩个阴阳师都能玩出逼宫政变了,有这个功夫怎么不去多刷几盘御魂。
……只可惜阴阳师的庭院系统做的拟真度太强,左邻右舍都是自己没来得及清理的好友——沈默用自家姑获鸟身上那一套满暴针女打赌,要是自己真的在院子门口痛骂着哭出声来,一会就能收到十几封假惺惺的安慰信。
去你大爷的安慰信。
老子上有五星满级满暴大鸟下有能打能奶能打奶的海房主,左有六星双速御魂右有食法鬼镰鼬一边伺候,PVEPVP全都无所畏惧!
她挺直腰板,踢着正步目不斜视地进了自家院落——然后冲进了召唤的小房子。
看到攒下的这四十几张符了吗!爸爸我今天就要一口气抽个爽!
2.
“潜藏在黑暗中的力量啊,我以你爸爸的名义命令你——”
“呵,愚蠢的人类啊,给你爸爸跪下——”
“服从于我吧——”
……
任由自己大吼大叫了十几张符的时间,沈默总算冷静了下来。
……先缓缓吧,以WY的尿性,过个几天肯定有新活动——现在抽完太亏。
总之,先清点一下刚刚发疯的成果……这样想着,她站起身,点开式神录。
九命猫三尾狐管狐……输出型R级式神暂时没有培养的必要,可以放置……三星跳跳妹妹?这个不错,姑获鸟离六星只有一个五星白蛋的距离了……两只姑获鸟一只傀儡师一只食梦貘?很好,又是没有奶妈的一天,只能继续辛苦海坊主了……
该喂技能的喂技能,该放置的放置。将一应式神安排妥当之后,沈默坐到桌前,开始接着写她的御魂七开荒攻略。
……本来是为寮里认识的姑娘写的,攻略还没写完,人倒是跑了。
那老子就把攻略放到官方论坛,勾搭个新妹子。
喵的。
越想越气。
自己算不上第一批打天下的元老,也是第二批发展壮大的同志。结果半A了不到一个月,元老不是A了就是走了,寮里被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家族占了一半。
……会长A之前把位置给了自己,结果自己守了一个月,还是没守住。
……这叫什么事。
泪水模糊了视线,沈默下笔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待到最后一个字写完,她丢下笔,连虫都没捉,直接把这篇攻略丢到了官方论坛上——爱谁谁吧,大爷走到哪都是一条好汉!
勉强把自己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咽回去,沈默再一次走到了召唤阵前。
被赶出寮门还不忘写新手攻略造福社会,这人品,怎么着也得给个SSR吧。
“兵、临、者、斗、皆、阵、列、在、前——”
——冥蝶飞舞,金光闪烁,然后在灵力的作用下凝成实体。
——我的式神啊……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有着赤红妖角和骇人鬼手的白发大妖,在一片莹莹的蓝光中,站了起来。
“把你们打个粉碎,只需一瞬!”
[神眷][风少言]的咒语划破长空,召唤出了SSR稀有式神茨木童子!
好像是这段时间的委屈在喜悦的冲击之下忽然爆发,沈默看着召唤阵中高大的身影,终于大笑着嚎啕出声来。
“……茨木童子是吧?本大爷也是有SSR的人了!”
3.
系统赠送的狩衣朴素却舒适,用袖子擦眼泪更是十二分适合。
嚎了两分钟的沈默低下头,迅速地把自己被眼泪鼻涕糊满的脸处理干净,随即抬起头,带着一副“大家就当无事发生”的表情对着面前的大妖施了一礼,“欢迎您的到来,茨木童子大人。接下来,请让我带您去结界……不,请让我先带您前去准备用餐。”
茨木童子扫了她一眼,目光在掠过她十分不成样子的袖子的时候停了一停,皱起了眉头,“女人,吾为何在此,吾友酒吞现在何处?”
沈默上扬的嘴角僵了一下。
“抱歉,在下灵力低微,暂未与酒吞童子签订契约……”
“呵……”白发的大妖冷哼一声,“汝这般不成气候的阴阳师,自然无法召唤完美无缺的吾之挚友。”
“……您说的没错,在下的实力的确平平无奇,”沈默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来一句“哦那你的挚友好棒棒哦要不要我给他鼓掌掌啊”的冲动,继续给这位鬼将军顺毛,“然而阴阳师的实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与之签订契约的式神。与茨木童子大人签订契约之后,想来在下的实力定能有着相当的突破,长此以往,或许能够让您在小寮与那位鬼王大人相见……”
——虽然他的成长曲线和性价比十分惨不忍睹,对于刚脱离组织穷的要死的沈默来说短期内不会有太大作用。
“你这女人倒还识趣,”茨木童子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既然如此,吾便不追究汝欲与吾签订契约之过……现在将汝附在吾身上的灵力祛除,吾便饶你一命。”
“……在您出现在召唤阵中的瞬间,契约就已结成。恕在下无法从命。”
白发的大妖冷笑了一声:“那是汝的问题。吾并无被汝这般弱小的阴阳师驱使的打算……趁吾还未改变心意,速速让吾去寻找吾之挚友!”
“这并不是我能办到的,”沈默压住火气解释道,“由于游戏机制问题,除非我把您喂给灯笼鬼,化成一团数据的您才能可能与某位还未被召唤的酒吞童子团聚——”
巨大的鬼手猛然拽住了授衣的领子,把沈默整个地提了起来。
“解开与吾辈的契约,女人,”如血般猩红的瞳孔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呼吸困难的少女,缭绕着鬼手的妖力携着杀意环上了纤细的脖颈,“吾对弱者毫无兴趣……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放吾去寻找挚友,否则吾便把汝这方小寮化为灰烬。”
4.
沈默额角的青筋爆了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很好。
“……不痛不痒。”
那声音太过轻微,以至于竟被白发的大妖听成了求饶。他猛地放开了少女的领子,“那便立即解开与吾的契约……”
“——我说,不痛不痒啊,茨木童子。”
“狂妄的女人——”
“狂妄的是你,鬼将军大人,”沈默狼狈地从地上坐起来,嘴角却挂着挑衅的笑容,“还活在之前的美梦里么?还是干脆没带脑子,把经义公砍断你一只手这件光辉事迹给忘了?”
她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地触了茨木的逆鳞,鬼手上附着的妖力顷刻间膨胀到极限,眼看就要把少女的身躯捅个对穿——
“言灵•守。”
散发着淡蓝光芒的结界在妖力爆发之前笼罩住了少女,汹涌的黑气撞上结界,连半点涟漪都未激起。
“以你现在的力量,我不用结界站在那里让你打个十拳八拳都没事,”沈默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但你那妖气黑漆漆的,万一弄坏了衣服会很麻烦——不过你爸爸我虽然是个辣鸡阴阳师,但不巧神龙的御灵在上周刚好满级了。这结界不厚,让你打一天玩玩还是可以的。”
“不过还手就算了,”她看着手上的妖气几乎要凝成实体的茨木童子,慢悠悠地补了一句,“我怕一张符扔过去把你打傻——虽然本来也没什么脑子。”
“只会龟缩于结界之中的胆小之徒——”
“哦……那么连结界都打不破的你又是什么呢?”沈默嘲讽似地弯了弯嘴角,“就叫你玩球BOY?不对,没觉醒也没四星,你连球都没有。”
妖力不断撞击结界的声音吵得她心烦,少女索性直接丢了一个“言灵•缚”过去,“在那儿呆着吧,一会姑获鸟会带你去结界……会把你需要的红蛋黑蛋给你。顺便一说,五星之前不会让你出门——不服气的话,尽管揍过来试试。”
“既然你的逻辑是弱肉强食——那么在能够把我揍趴下之前,就给我好好呆着吧。”
她收起结界,转身离开了召唤的小屋。
——欺负二星一级没御魂的式神,自己也是够没品的。
——总之,先把之后的发展方向规划一下吧。
5.
“您的意思是将剩余的六个奉为达摩和三个招福达摩,全部交给茨木童子大人对吗?”
“嗯,麻烦你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看着他吃下去。”
嘱咐姑获鸟将寮里剩余的达摩蛋们给茨木搬过去,沈默坐到桌前,摊开了记事本。
“现期发展方向及要点——”
当务之急,是先给主力输出升六星。
其次,尽早给姑获鸟换一身六星针女,换下来的这一套四星也可以给海坊主。
阴阳寮的事情也不能拖了……随便去加个寮可能会被那帮傻逼带一波节奏,还不如自己建一个。
……还得抽时间给那个麻烦的大妖怪准备升星和御魂。
在周四和周五上面画了星号,又将“六星鸟”标红,沈默舒活舒活筋骨,换上白藏主的御灵——虽然御灵离满级还差着不少,但四十三级的阴阳师,一拖五刷个困难二还是足够的。
——还差一个六号位暴击和四号位攻击加成……
——总之,先刷一套能用的四星破势出来吧。
“少言大人,”姑获鸟的敲门声打断了沈默的思绪,“茨木童子大人并不愿意吃下那些达摩。”
沈默闻言挑了挑眉,“怎么,他还嫌这些达摩配不上他的身份不成?”
“不是……”姑获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他说,这不符合妖怪的规矩。”
“……搞事,搞事,就知道搞事,”沈默披上外袍,推开门,朝着召唤小屋的方向走去,“时间不早了,姑姑你先去休息吧……我来会会这个不省心的傻儿子。”
代表束缚的黑色纹样稍微减淡了些许,沈默勾勾手指,那些缭乱的线条便乖巧地跳回她的手心,“怎么,嫌达摩的口味不好?”
“汝现在的行为与施舍何异?”茨木脸上显出激动之色,“身为大江山的鬼将,战败之后就应堂堂正正地被胜者吞噬!”
“……”沈默无语了片刻,“你的力量不是留给你的挚友的吗?”
“的确,只有冷静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吾友才有资格吞噬我的力量……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胜者理应吞噬败者的一切!”那双赤红的双眼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女人,败在汝手下吾无话可说,那么就按照妖族的规矩——”
沈默给了他一个脆响的脑瓜蹦。
“不约。舍不得。我是人。谢谢。”
茨木童子懵了。
“为何?你可知道吾乃罗生门之恶鬼,妖力远胜一般鬼怪……”
“那我就更舍不得了,”沈默打断了对方,“把罗生门之鬼随便吃掉,这跟暴殄天物没什么两样。”
“吾——”
看对方那一脸不甘愿的样子,沈默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
“要守规矩是吧?闭上眼,脑袋凑过来。”
白发的大妖依言闭上了眼睛——消去了那双黑底红眸带来的压迫感,他看上去英俊得几乎称得上惊人了。足有一尺多长的妖角和蔓延到两颊的妖纹给他增添了几分妖异的美感,而他闭上眼睛的时候,那非人的俊美简直让人想把时光永远停驻在这一刻。
组野队的时候也没觉得茨木这么帅啊……这算是距离越近越好看?建模组也是辛苦了啊。
沈默又凑近了几分,放任自己对着当前的美色沉迷了三秒之后,对着面门猛然挥下匕首——
锋利的刀刃擦过面颊,一缕白发飘飘悠悠地落下,被眼疾手快的少女用掌心接住。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降临,茨木童子有些茫然地睁开眼,正好和沈默的视线撞个正着。
少女晃了晃手中的头发:“这是人类的规矩。”
“……女人,你是想戏耍于吾吗?!”
“并非如此,”少女凝视着对方的双眼,“我是个人类,那么自然就要按照人类的规矩来。”
“人类的规矩是——我赢了你,你就要听我的。”
“把达摩吃掉,升星,换上我给你打的御魂,变成最强的鬼族,然后……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长久的静默之后,对方扯了扯嘴角。
“……女人,心软一时可是会招致大祸的。”
“那就走着看好咯,”沈默无所谓似地站起身,“到了你能打败我的那一天,吃掉我也好,解除契约去找酒吞也好,息听从便。”
“我等着那一天。”
6.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个阴阳寮也是如此……不,只要有两百个勾玉,阴阳寮的确是一天建成的。
没来得及心疼自己只剩个位数的勾玉,沈默选择自动定位,然后对着阴阳寮名称那里陷入了沉思。
不要太装X,接地气一点,最好能找一个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名字……新寮的话名字稍微响亮一点比较好,最好还是朗朗上口还能令人付之一笑的那种……
这样想着,她清了清嗓子。
“爸爸。”
“该名称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英俊的爸爸。”
“该名称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世界第一的父亲大人。”
“该名称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换个思路吧。
“飒飒飒。”
“该名称已被占用。”
“飒飒飒飒。”
“该名称已被占用。”
“飒飒飒飒飒。”
“该名称已被占用。”
“海坊主不是水煮鱼。”
“请将名称限定在3-5个字符内。”
“鱼类保护协会。”
“请将名称限定在3-5个字符内。”
“保护海产。”
“该名称已被占用。”
……
“本大爷……啧。”
沈默抑制住仰天长啸的冲动,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阴阳寮‘本大爷’已成立。”
“……”
沈默现在是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她有气无力地打开世界频道:“新寮‘本大爷’招人,每天定时开麒麟突破,欢迎各路萌新以及来做成就的大佬们。”
接着,她关掉了世界频道,走向了探索第二章副本的入口。
……总而言之,先给那位新来的大妖弄套四星破势凑合一下吧。

对面的座敷童子化为一道轻烟消失,沈默捡起掉落的两个两星破势,皱了皱眉毛。
……单是今天早晨,她也已经带着三个奉为达摩将困难第二章的副本单刷了五次。本以为至少能掉一两个何用的四星破势,却没想到今天的运气竟是差到了极点。
不过自己的御灵并未全部刷到满级……这么一想,也不算一无所获。
也不知道那位罗生门之鬼好好吃下达摩了没?如果他吃完了,倒是可以带着他来刷困难二,长经验不说还能让他知道他未来的一身破势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消息提示嘀嘀嘀地吵个不停,大有不被戳开就要叫个三年五载之势。沈默叹了口气,戳开了消息界面。
之前在“一剑寒光”加的好友们早就被她眼睛都不眨地扔进了黑名单,好友名单一下子空旷了大半。婉拒了几位野队队友的组队邀约之后,她戳开了好友栏最上面的名字。
[陆拾玖]对你说:哟风少~在么在么?
[陆拾玖]对你说:[要抱抱]
[陆拾玖]对你说:怎么从你原先那个寮走了?要不要来我们寮?
[陆拾玖]对你说:好吧这是句废话我想你应该也不会把两百勾玉扔着玩……不过我们寮气氛超棒福利也好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陆拾玖]对你说:[白式乖巧]
[陆拾玖]对你说:你是不是又去单刷探索了……不是我说你这个每逢探索开屏蔽的习惯要改一改啊每次发现SSR鬼王都拉不动你我也很难过啊!
[陆拾玖]对你说:我问了问我们寮里的人……不少人还没打一二星鬼王,所以想去你建的新寮待几天!
[陆拾玖]对你说:顺便一说我已经申请你的新寮了!不得不说你的品味真是一言难尽(……)
[陆拾玖]对你说:你那条招新广告被刷上去了……反正我没体力了就帮你刷几遍吧!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现在特别英俊!不用客气以后叫我爸爸就好了!
[陆拾玖]对你说:[鬼王式英俊]
[陆拾玖]对你说:……世界频怎么这么多傻逼。
[陆拾玖]对你说:卧槽……风少你上辈子是不是刨了那个什么什么默的祖坟……你前几天不还带他刷过本吗???神TM过河拆桥啊当初还以为是个软正太结果丫是朵食人花啊!!
[陆拾玖]对你说:……很好你的陆爸爸要摁不住了看我舌战群儒!
[陆拾玖]对你说:……卧槽卧槽卧槽。
[陆拾玖]对你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从那个寮里跑了。一群傻逼。”
沈默的眉毛皱成了一团。
你对[陆拾玖]说:他们喷你了?
[陆拾玖]对你说:开什么玩笑敢喷陆爸爸就让他们看看我的大鸟好么!
你对[陆拾玖]说:世界消息记录截屏给我。
[陆拾玖]对你说:……别闹好吗五分钟之前的记录你让我从哪给你翻。
你对[陆拾玖]说:那么陌生人私信记录。我知道你肯定没删。
[陆拾玖]对你说:………………………………风少你真了解我。
你对[陆拾玖]说:茨木碎片出了给你。
[陆拾玖]对你说:………………你以为我会就此屈服么???你都不求我!!!!
你对[陆拾玖]说:求你了,陆爸爸。
[陆拾玖]对你说:……求我我也不给你!!!!
你对[陆拾玖]说:不给我的话我就私信你们会长和副会长,告诉他们你又在世界频道跟别人吵架。
[陆拾玖]对你说: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威胁我!!!……好吧你赢了截图我发到你信箱了后悔了就直接删掉以及茨木碎片是我的!
你对[陆拾玖]说:是你的。感谢。
[陆拾玖]对你说:谢就不用谢啦……我结界里有三星勾玉卡两分钟之后就有坑赶紧回去占啊!
你对[陆拾玖]说:[要抱抱]
少女脸上的微笑在关闭消息界面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深吸了一口气。
“……先回寮里看看吧。”
7.
[无言缄默]对你说:陆姐姐在吗?
[无言缄默]对你说:你别不理我啊……
你对[无言缄默]说:滚。
[无言缄默]对你说:你别被风少言骗了呀……
[无言缄默]对你说:他的会长是自己给出来的,也是自己退出阴阳寮的。
[无言缄默]对你说:我们也没有逼她,素素姐姐还说要留个副会长给她呢……
[无言缄默]对你说:是他自己弄到呆不下去的。
[无言缄默]对你说:素素姐姐在寮会频道说自己一星麒麟没做成就,结果他理都不理就开了四星。
[无言缄默]对你说:还有上次打鬼王,暗夜好心拉他打姑获鸟,直接翻车……
[无言缄默]对你说:然后还在寮频道甩锅,说他们不带火灵兔子套圈……一点都不懂事……
[无言缄默]对你说:他自己这个等级也没有火灵啊,凭什么让别人带火灵……
[无言缄默]对你说:打结界的时候也是,谁拉他都不理……进队就放拉条和雪女,故意让我们翻车……
[无言缄默]对你说:原先的会长都A了,素素姐姐想把位置腾出来放几个她认识的大佬进来,他死活不同意。
[无言缄默]对你说:后来另一个副会看不下去,直接把原先那一批已经A了的管理清掉了,他直接在寮频道里骂人……
[无言缄默]对你说:以前成天和之前的管理拉拉扯扯,还不知道背地里勾搭了多少人呢……
[无言缄默]对你说:不然寮里那么多六十级大佬凭什么把会长给他一个四十多级的。
[无言缄默]对你说:而且他还凭等级压人,上次KIKI就在寮会频道里开了个玩笑,就要点KIKI切磋。
[无言缄默]对你说:我拉他组御魂十次有两次过来就不错了,就这样还天天以把我带大自居……
[无言缄默]对你说:一到周四周五刷了几十体力就说体力不够,还天天让我给鸟换针女……我也不是自己想带散件的啊……
[无言缄默]对你说:问他没有六号位暴击的针女怎么办,就回两个字“去刷”……根本刷不动御魂六好吗!
[无言缄默]对你说:对上满级大佬还不是被打得跟狗一样……也就欺负欺负萌新的本事了。
你对[无言缄默]说:……我从未见过如此理所当然的白眼狼。
你对[无言缄默]说:你要刷御魂七还拿不出火灵打火机,风少言用四星斗鱼换我带着你刷,就让你出一只兔子。
你对[无言缄默]说:她正在肝六星,自己也要刷御魂,还浪费体力陪你刷低级本。
你对[无言缄默]说:我要是风少言,我就冲过去把你肠子揍出来。
……
一阵眩晕。
几张纸从手中飘飘悠悠地落下,沈默闭了闭眼,没去管它们。
排山倒海般的惊愕像是被纸上的恶意打开了闸门一般,顷刻间席卷了整个大脑。思绪一片空白,连难过和愤怒的情绪都无法出声。
胸口满溢着的复杂感情纠缠成一团,沉重得简直要化做冰凉的液体凝出实质。
……无言缄默,是她在游戏里带的第一个新人。
那时候她刚刚在御魂七捡了一块上好的六星暴击针女,得瑟得不行,带着自己五星没满级的大鸟出去组了几把觉醒,顺便就把会发“谢谢大佬”的无言缄默拐回了寮。
“会长你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为什么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咳、言仔啊,你也大了……知道往家里忽悠萌新了……”
“大家好,我叫阿默,请多指教!”
——仿佛还是昨天的事。
风少言当时也不过是个刚到四十级的小号,靠着相对不错的御魂运和培养意识给鸟搞了一套过得去的针女之后仿佛是觉醒了什么带萌新之魂,每天做完日常就是带着这个自己捡回来的小号刷御魂刷觉醒,其热心程度让会长多次打趣她简直是在养童养媳。
“风少,白狼的御魂怎么配呀……”
“四破势两暴击,二四号位攻击加成六号位暴击,副属性暴击堆上去之后可以换爆伤。”
“这样可以吗?”
“……怎么全是二星?”
“我破势不够T_T……”
“去探索第二章困难模式刷,掉四星的几率挺高的……不过我建议你先养鸟。”
“我还没鸟呜呜呜……还差十片……”
“我这里还有几片,明天给你。”
……
——对于无言缄默,她自认为不算掏心掏肺,也算尽心尽力。
——后来,把她捡回寮的副会走了。再后来,摁着她学御魂搭配的副会也走了。最早的一批管理,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
——等她忙完考试回来,见到的是一帮吵吵嚷嚷的陌生人,和即将删游戏的会长。
——再然后,不知不觉,她就是孤身一人了。
——多么愚蠢啊。
——曾以为拥有过的……信任与友谊。
直到指尖触到信箱冰凉的表面,她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
模拟出的信笺影像早就消失得一点不剩,沈默打开信箱,将那封来自陆拾玖的邮件直接粉碎。
结界在创建寮会之后就已经建立完毕,她熟门熟路地在寄养结界那里找到陆拾玖的名字,看都不看地把刚抽到的SSR扔了进去。
副会长早在刚回寮的时候就给了陆拾玖……拉人什么的就暂时让她帮忙处理。
深重的疲惫从骨头深处泛上来。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8.
陆拾玖是个隐藏版的大佬。
不是说她多能肝,也不是说她多能氪,更不是因为她多能打——实际上她跟自家寮里的那几位满级大佬切磋的时候十战九负,剩下一把还得感谢对面的慈悲之心和自己的拿拿龙——她之所以在原先的寮里得了这么一个称号,纯粹是因为她非常……擅长理论指导。
所以无言缄默给她的第一印象非常糟糕。
——不说别的,一个三十多级带一只三暴击散件四星鸟刷御魂六的人……针女强迫症都要犯了啊!
好几次她都想直接去提溜着那人的脖子让他至少把那只鸟从空间里撤下来,奈何对方是风少言宝贝到不行的家养小萌新——风少言和她也算是在讨论新手攻略时培养出了深厚的友谊,自己掺上一脚并不太合适。
她现在无比后悔自己当时没去掐那厮的脖子。
不过老话说的好,敌人的愚蠢就是自己的便利。要是无言缄默真的老老实实地肝出一身看得过去的御魂的话……
她也可以靠等级和练度优势把那厮按在地上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
【世界】夜溯羽:陆拾玖你要不要脸!一个四十三级的吊打萌新有什么意思!
【世界】夜溯羽:搞得好像你不是从萌新时期爬上来的一样!
【世界】陆拾玖:诶哟,我还真没这种爷新时期
【世界】缄默无语:你们别吵了……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的……
【世界】陆拾玖:我刚进游戏的时候可萌了,才干不出那种连火灵都没有就求着人家大佬带着刷御魂七的本事
【世界】北溟•素素:谁没有个被大佬带着刷本的时候,你自己还不是天天抱着别人大腿蹭魂十车队
【世界】陆拾玖:可我是会递火会卖萌会给SSR碎片的美少女,被我吊打的那个是能把带自己的大佬赶出寮的白眼狼啊
【世界】陆拾玖:没有可比性的~
【世界】KIKI:打赢个三十几级的萌新瞧把你给能的,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找人家一级小号PK呢
【世界】陆拾玖:哇,我当是哪位大佬在此double B,原来是斗鸡一场没赢我的KIKI大佬啊~
【世界】陆拾玖:怎么样,被四十三级小号摁在地上摩擦的感觉如何?
【世界】陆拾玖:要不要再回味一下?
【世界】无言缄默:陆姐姐,我跟你说过,风少言他是自己退寮的……
【世界】北溟•素素:风少言是自己走的,跟默默没关系,请不要胡说八道。
【世界】陆拾玖:那不是我家言仔年少无知遇人不淑识人不清引狼入室吗
【世界】陆拾玖:放心我们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了,以后再见到你这种清丽脱俗单纯不做作的白莲花一定别的不管直接打死~
【世界】KIKI:陆拾玖你个丑鬼我艹你大爷
【世界】陆拾玖:哦我的天天啊,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信口喷人的辣鸡诶!他居然还敢说我丑!我爸爸都没这么说过我!
【世界】陆拾玖:已举报不谢哦~我为平安京的清洁做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
【世界】北溟•小妖:见过得瑟的没见过这么能得瑟的,就你家鸟的面板也好意思丢人现眼?
【世界】北溟•小妖:也就欺负欺负萌新了
【世界】陆拾玖:说得好,这恰好证明了我赢KIKI大佬那么多盘真的不是因为我能肝善氪
【世界】陆拾玖:单纯的智商差距而已~
【世界】北溟•素素:陆拾玖,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世界】陆拾玖:我不~我才不要给鸠占鹊巢小肚鸡肠之人贡献我八十个好友位的一个呢
【世界】夜溯羽:欺负萌新的辣鸡和人妖小三搞到一起去了,真是狗男女凑一对
【世界】夜溯羽:人妖当三把之前的大佬弄得AKF还反咬一口说我们鸠占鹊巢,真是没谁了
【世界】陆拾玖:这位大妈大概还是活在上个世纪的键盘网游文里?全息游戏还能给人家美少女扣一个人妖的帽子,真叫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
【世界】陆拾玖:顺便一说我家言仔貌美如花至今未嫁,您大概是被般若挠傻了吧?
【世界】陆拾玖:造谣举报不谢!
【世界】北溟•素素:风少言做会长的时候乱开麒麟,罢免会长是几个副会长一起同意的,他自己也接受了这个结果。
【世界】北溟•素素:跟你切磋十盘之后我就删好友。
【世界】陆拾玖:哦我的天天啊我听到了什么?满级大佬要跟我切磋诶!
【世界】北溟•素素:你跟默默也切磋了十盘。
【世界】陆拾玖:可是您家宝贝默默在我招人的消息底下说我坏话欸!你又没问候我家言仔我为什么要打你?
【世界】无言缄默:我不是针对陆姐姐诶……
【世界】陆拾玖:我知道,你只是恩将仇报顺便先撩者贱而已
【世界】北溟•素素:想给风少言抱不平,那就来打我试试看。
【世界】陆拾玖:才不!照你们的逻辑,我跟你打岂不是又在给你扣“大佬欺负小萌新”的帽子?
【世界】陆拾玖:诶这句话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哦。
【世界】陆拾玖:大家快来看啊!“一剑寒光”阴阳寮会长、满级大佬欺负四十三级的小萌新啦!上杆子要找人切磋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啊!
……
殴打比自己弱很多的人其实并没有太多乐趣,嘴炮也是如此——前提是对方跟你没仇。
有仇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体力回了一丢丢,陆拾玖最后在世界频道留下一串巫蛊师一般的笑声,随即切到无人频道,开始思考拿着这十几点体力去干个啥。
……好像也不能干个啥哦。
不过自己丢在会长结界寄养的达摩大概快要带着四十多点体力成熟了……去结界看看吧,顺便围观一下风少家的茨木!
“风少叫我来巡山~小心地方白眼狼~”
她伸了个懒腰,哼着歌慢悠悠地走向结界——并且选择性地忽略了一闪一闪的好友信息提示。
——嘛,我只是揍了说我丑的人哦?
——漂亮聪明还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可是世界的珍宝,要捧在手上好好呵护才是。
——别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呀~
9.
“苦命的茨崽哟!你阿妈被坏人欺负的可惨可惨了!你得争口气哦!”
茨木童子望着眼前拿了块毛巾做一把鼻涕一把泪状的少女,感觉自己的鬼生观都被颠覆了。
——他原先以为自己的阴阳师已经够不可理喻了……对比之后那个女人居然还挺顺眼的?
——在他下山寻找挚友的这段时间里人类的习俗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陆拾玖自然是不可能知道此时此刻茨木童子的心声——实际上茨木童子那一脸的目瞪口呆已经被她理所当然地当成了被达摩吞没不知所措——她挥了挥装作是小手绢的毛巾,继续对着那只被众白蛋拱着的茨木哭哭啼啼:“你是不知道啊,你家阴阳师辛辛苦苦几个月,养了头小白眼狼哦!你要给她报仇哟……”
茨木童子简直想一个地狱之手让她闭嘴。
好在对方也并没有接着玩下去的意思——实际上她压根就没指望这只来自隔壁寮的欧气结晶听懂。她收起已经满级的达摩,又扔了两只寄生魂进去,最后朝着茨木挥挥手:“替我和风少问好!”
她哼着歌迈出结界——然后被冷不丁从哪里冒出来的纸鹤糊了一脸。
“卧槽谁那么有钱花十勾就为送个信……”陆拾玖嘟囔着揪着纸鹤的尾巴把它从脸上拿下来,正准备拆开看看是哪位土豪闲着没事,就见那纸鹤转过头,一口叨在她揪着纸鹤尾巴的手上。
这一口还挺疼,陆拾玖吃痛松手,那纸鹤就像成了精一样飞到了半空。接着,它扬起了涂成红色的小脑袋,发出了温柔的女声。
“陆拾玖收。”
“致我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六九:
“托正义路人的福,你今天下午在世界2频的英雄事迹已经在论坛水区扬名全服,寮内的每一个人都已经看到了你的表演——包括你殴打新人、舌战群儒以及最后杠铃般的笑声。
“事关你的好友,我也不会说太多。风少言是个很有礼貌也很有见地的玩家,我理解你想要维护对方的心情。但在世界频道约战新人并开嘲讽……这种行为非常愚蠢,而且丝毫没有考虑过后果。
“我不想责怪你什么,但有心人剪个视频再拼个图,你和你朋友分分钟就得被挂——实际上虽然没有什么实锤但你们已经被挂了,主要是在黑你斗鸡如魂十还故意拖时间嘲讽对面——有人在楼里澄清但明显对方有带节奏毕竟不可能那么多人都瞎,所以建议你不要开陌生人消息并提醒你的朋友也不要开。对于那个忘恩负义而且显然没什么脑子的新人,有很多种更好的办法可以对付他。
“这几天不要再搞事——至少不要留下明显的把柄。
“PS:我和会长正在赶来你寮的路上。
“爱你的钟楚瑜。”
纸鹤在空中转了个圈,这次发出的是沉稳的男声:“我们马上过去。“
望着一个后空翻炸成一朵不一样的烟火的纸鹤,陆拾玖陷入了沉默。
——现在问题来了。
——抢先告状说有人骂她丑鬼和走为上策写信解释,哪个更不容易被会长的大天狗揪着领子飞到半空?
“算了……反正这次错不在我。“
她蔫蔫地发了封消息给风少言,提醒对方不要开陌生人消息;又对着不知何时走到她附近的茨木童子挥挥手,“回去告诉你家阴阳师,这几天陌生人消息别开,有人问起来一定要好好解释千万别憋着不说——她哪都好,就这个什么都懒得说的习惯特别愁人。”
“……嘛,不过我这个跟式神都能唠起来的也是没谁了。”
她转身离开结界,没看到身后白发大妖一瞬间暗下的眼睛。
TBC

评论(1)
热度(13)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