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阿卡

全职中,王柔喻黄双花林方周黄。黄粉。

【一目连乙女向】求不得

求不得
CP:一目连*阴阳师
OOC预警注意
实际上一点都不乙女


  0.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1.
  有多少次跟随百鬼之列走在夜晚的平安京,他已经记不清了。
  有多少看着他的身影向他抛洒福豆的阴阳师,他也已经记不清了。
  风神……前任风神的袍角天生不染纤尘,更不用说被福豆这种笨重的东西砸中。能够获得契约碎片的人,寥寥无几。
  “啪嗒。”
  一粒黄豆,正正好好砸到了他的手心。
  2.
  “一目连!是一目连啊!”
  少女看着信箱中的式神契约碎片,感动得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她小心翼翼地将这一小片契约书放到贴身的护符口袋里,确认安全无虞之后,抱住已经呆愣住的后辈的双手使劲摇晃:“阿玄,大恩不言谢,以后无论是御魂觉醒还是妖气鬼王,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只管叫我,我随叫随到!”
  “……之前帮了我那么多忙,我才要感谢六师姐,”揉了揉被兴奋过度的少女捏到有些发痛的手,后辈悄悄舒了口气,“我记得寮内还有两位前辈曾与一目连结契,再加上刚进寮的几位后辈……过不了两个月,六师姐就能亲眼见到一目连了。”
  “祈愿一事之后在说……谢谢阿玄的欧气!我记得你家姑获鸟的针女套还没凑齐,正好今天是星期四,御魂六走起如何?”少女笑眯眯地以一种自认为大哥气场失足的姿势别别扭扭地搭上了比她足足高半只头的后辈的肩膀,“让你家座敷童子出战就行,我刚给我家姑姑生了六星,正想试试身手呢。”
  “谢谢师姐……我想问一下,姑获鸟的六号位三星暴击破势和四星攻击针女哪个好一些?”
  “想要触发针女套的效果自然是暴击越高越好,毕竟针女系输出全员都是‘ 不是式神在打怪而是针女在打怪’……”
  在少女的“授业解惑”中,藏于胸前的碎片,隐隐地发出几丝光来。
  3.
  少女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寮会,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寮。
  SSR有四只,SR全图鉴;谈笑有大佬,往来有萌新。斗技刚六段,专注PVE;偶尔写攻略,客串老司机……咳咳,休闲不撕逼。
  用她前任师兄的一句话形容:混吃等死不求上进的咸鱼一只。
  “阿六,今天有破势,魂八走起?给你家茨木换身好点的御魂。”
  “我一会还要带新人刷魂六魂五,体力有点不够了……你和阿爸带带阿九呗?”
  “……你存了三天的寿司是为了这个?”
  “不是,还有昨天的针女队……”看着师兄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少女赶忙转移话题,“咳咳师兄你看天色不早了赶快让阿九开队吧美好的六星爆伤破势等待着你和你家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茨木兄!”
  对方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发作也不是,这么走了又觉得憋屈,青着脸一个爆栗弹到她脑门上:“还好意思在攻略里写‘千万不要浪费体力’……真行啊六姑娘!”
  4.
  在一缕神识被这位少女带着东跑西颠了三五天之后,一目连不得不承认,这位阴阳师……画风十分清奇。
  “几乎所有的多段输出都用针女,几乎所有的先手单段输出都用破势,除了鬼使黑以外几乎所有的输出都不要用二号位速度的御魂。”
  “所有针女系的输出都需要堆暴击,否则难以触发针女效果……你把那个镜姬从六号位拿下来,我知道那是个暴击御魂,暴击的镜姬也不行。”
  “我知道那是个五星针女,我还知道它是生命加成的……乖,把它从你的大天狗身上摘下来好么?”
  眼看着阴阳寮结界突破的时间即将开始,少女收起了小本子和小白板,舒了一口气,“今天暂时就到这里,有什么问题请在信箱中留言或者明天再来问我。现在,请大家帮我祈祷吧。”
  底下的几位新人学着少女的样子,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希望我/六师姐能够抽到一目连。”
  ……
  这个阴阳寮的画风……当真十分清奇。
  5.
  少女把新人们送走,关上门,把手用清水洗的干干净净,又洗了洗脸,往脸上抹了点什么东西。在确认自己的脸看上去足够白之后,她坐进画符的小屋子里,恭恭敬敬地开始画符。
  一笔一划,皆为虔诚。
  “临、兵、者、斗、皆、阵、列、在、前——”
  一目连的名字被端正地写在符咒之上,冥蝶飞舞,一阵光芒闪过——
  “请您出现吧!我所憧憬的风神大人!”
  少女闭上眼睛,低下头,在心中祈祷了一番之后,才缓缓睁开眼。
  独眼,用盾,能反弹伤害……
  ……很好,这个式神很六。
  少女揉了揉眼,对着新来的式神努力扯出一个不那么像哭的微笑:“独眼小僧居住的房间在院子东北角,明天早晨姑获鸟会带你去结界,先去休息一下吧。”
  6.
  “阿妈不去休息吗?”
  “我还要过一会儿……你先去休息吧,明天让海坊主爷爷带你打探索副本。”她得先捧着手心的一目连碎片哭一会。
  “阿妈不想要我吗?”
  “……你这个称呼是从哪学的?”
  “蝴蝶精那里……她说叫阿妈的话不会被立刻喂掉。”
  “……我不会那么快喂掉你的,”直起身子,少女正色道,“你的两个技能都有一定的可取之处,配合辅助类御魂也能给队伍提供很大的帮助。”
  没有无能的式神,只有失职的阴阳师。因为抽不出SSR就迁怒于自己抽出的R级式神,绝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挥手让正巧路过院子的萤草带着独眼小僧回房间,她洗了把脸,重重地叹了口气。
  ——当然,从听到一目连大人愿意与阴阳师结契的时候就开始祈祷,每次画符无不恭敬郑重,到今天,已经画了二百多张符纸,召唤出了三十六只独眼小僧……这件事,还是值得沮丧一下的。
  7.
  沮丧归沮丧,寮还是要经营下去;穷归穷,提升自身实力这件事却也不能落下——师兄离开寮会自开炉灶,而会长和副会又早已到了能双刷魂十的实力,再让他们带魂八队伍未免有些不妥。自己若不能赶紧把实力提升到能带队的程度,寮内的新人们可能就要经历一个青黄不接的时期了。
  这样想着,少女打开了探索副本界面,遣了海防主带着四只独眼小僧去刷探索副本,又包了四十个寿司让茨木带着丑时之女天邪鬼红他们去了觉醒天雷鼓六层。待一切都准备妥当,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御魂仓库。
  除了火灵之外的三星御魂通通打包喂掉,六星以下防御加成的攻击御魂或暴击御魂也没有保留的必要……库存的御魂消耗了足有三分之一,她才堪堪停手。
  “攻击加成……攻击加成……nice!”
  满意地看了看手中金光闪闪的御魂,少女唤来姑获鸟,小心翼翼地把刚刚强化完毕的针女端正地嵌入一号位,“最近辛苦你啦……昨天路过神秘商店的时候刚巧看见这枚六星针女,觉得应该合用,就买下来了。感觉怎么样?”
  姑获鸟用翅膀摸了摸她的头,“感觉很棒,不过……”
  “姑姑想问寮内的财政状况?完全没问题的!”少女笑眯眯地抢答道,“最近不想打斗技了,所以茨木的升星和雪女的御魂升级都不着急,没什么需要用很多钱的地方。阿爸和L君邀请我们一起刷御魂十,想不想去试试身手?”
  属于鸟类的柔软羽毛拂过她的肩头,“今天想刷什么?”
  “网切雪幽魂和地藏像!”少女笑得眉眼弯弯,“可是得给未来的寮主先生准备套好的!”
  ……三秒钟之后,少女结结巴巴地对着召唤阵喊着“一一一一目连大人我错了我没有冒犯的意思请您不要生气一定要来我们寮看一看啊”,成功地召唤出了第三十七只独眼小僧。
  一目连听着从契约碎片上附着的神魂传来的比哭还难听的笑声,无声地叹了口气。
  8.
  一如既往没有抽到一目连的少女,在每日犯病的时候,再一次地遭到了友人们善意的嘲笑。
  “今天阿六抽到一目连了吗?没有。”
  “阿六不哭!站起来撸!”
  “若说是无奇缘,偏偏又把碎片拿~若说是有奇缘,为何总抽不到他~”
  “六师姐别难过!一目连会感受到你对他的爱的!”
  少女叹了口气:“事到如今,我已经认命了……抽不到就抽不到吧!老娘是有四个SSR的欧洲美少女!算上两面佛是有5个SSR 的欧洲美少女!哼!”
  “六崽,”会长在魂十战斗的间隙加入了他们的谈话,“相同的话,你早在上周就已经说过一遍了。”
  他补充到,“你这个样子,很像处在一次对方毫无所觉的暗恋中纠结来纠结去的直男。”
  9.
  “为什么我是直男啊!”少女怒吼道,“以我的审美怎么着也应该是GAY吧!”
  “六师姐……”刚进寮会的新人弱弱的举手,“连我一介直男都知道我女朋友的唇彩和口红是两种东西啊……”
  “……但我会在抽卡之前抹粉底液!直男会吗?”
  “我知道有人会去偷用家里人的粉底……重点难道不是性别吗师姐你冷静啊不要放弃治疗!”
  “废话重点当然是性取向啊不然我怎么泡他!”
  一片寂静。
  ——师姐你这样是抽不到一目连的。
  10.
  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位“被暗恋而不自知”的大妖默默地扶住了额头。
  11.
  御魂十层的车队出乎意料地顺利,三只六星大鸟……咳咳,姑获鸟轮流“天翔鹤斩”,“言灵·守”的咒文早在大蛇行动之前就已施施然落下尾音,一切都很完美。
  ……除了出率。
  ——说好的御魂十层六星出率很高呢御魂八层三星堆就算了为什么御魂十层也是四星堆呢金色御魂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啊!
  望着眼前的一片紫光,少女叹了口气,挥挥袖子把他们收好,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反正今天并没有什么急切需求的御魂掉落,权当是自己为家里那几个嗷嗷待哺的崽崽们准备御魂升级狗粮。
  又是一场迅捷无比的战斗,三只姑获鸟在基础符咒飞出的瞬间同时冲上前去给了八歧大蛇最后一击。对着自家姑获鸟投去一个赞赏与感激的眼神,少女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盒子。
  灿烂的金光中,双手合十的僧人对着她安静地微笑。
  “六星地藏像!我的天天啊……生命加成!副属性防御加成速度和生命!”
  她兴奋地给了每一只姑获鸟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抱起山蛙上的山兔和座敷童子一连转了好几个圈:“天啊真是太棒了!我好开心啊!我爱你们!”
  会长拽着副会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挺不错的,如果副属性都加在速度上就厉害了。”
  “昨天石距出了五星速度的地藏像……只要有一次加在速度上就行了我不贪心的!”少女一脸神采飞扬,“四号位生命加成和一号位带生命加成副属性的涅槃之火我也准备好了,现在就差五号位和三号位的六星地藏……我就可以给一目连凑一整套御魂了!”
  会长在一片“欧吃伞!”“卧槽阿六66666”中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六崽你出一目连了?”
  “……会长你别问这个问题我们还能做朋友。”
  对上会长从疑惑逐渐转为了然的复杂眼神,少女不自在的摸摸鼻子,“那什么……在他来之前,我不得给他把一切都准备好吗……到四星的狗粮我都准备好了……”
  “……”
  看着少女逐渐泛红的双颊,会长糟心地闭上了眼睛。
  ——卡还没拿到手就开始想嫁妆了……这是跟谁学的!

  12.
  有谁驭风而立,发出一声哭笑不得的叹息。
  13.
  也有些人看不过眼,给每天都在哀嚎的少女出主意:“去买碎片吧,一片最多五块,等上四十九天就有一目连了。”
  少女眉眼弯弯地给这个主意一个五星级好评,然后……继续吭哧吭哧地攒嫁妆。
  而在她兴奋地高喊“我已经攒好第三个给一目连的白蛋啦”之后,充当阿爸角色的会长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在纸条上写下几行字,丢给正在狂喜乱舞的少女:“这个人打算出让他的寮,我看了一下,虽然别的都很糟糕,但他曾与一目连和大天狗签订契约。价钱还算合适。”
  “听上去好像很不错!”少女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收起来,“谢谢阿爸,我明天就去他的寮里看看!”
  会长大感欣慰,觉得六崽终于能摆脱单恋的鸿沟,过上打打御魂刷刷觉醒偶尔斗鸡的小日常了。
  14.
  ——第二天。
  “六崽,我昨天说的那个寮你觉得怎么样?”
  “我还没去……刚刚带完御魂八层的车队,一根指头都不想动了……”
  ——第三天。
  “阿六,你去看了那个寮了吗?”
  “没……你来之前,我一个人对着刚进寮会的新人们说了一个小时……”
  ——第三天。
  “六儿啊……”
  “我马上得去改御魂九层的开荒攻略不过我给他写信了阿爸爱你么么哒——!”
  会长看着叼着毛笔手持符纸一骑绝尘的某人,叹了口气。
  “大天狗,把她抓回来。”
  15.
  被大天狗揪着领子提回来的时候,少女是一脸懵逼的。
  她看了看下方坐在茶几旁淡定喝茶的会长,又抬头看了看满脸严肃方正一丝不苟的大天狗,“呃……两天不见,阿爸的狗子飞得愈发的快了……呜哇!”
  拽住自己衣领的那只手在她吐出某个奇怪的称呼的时候冷不丁地放开,又在自己的脸即将着地的时候精准地揪着那一丁点布料飞回半空。少女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再迟个半分,她这张脸就保不住了。
  悄悄缩到狩袖子里的手捏住符纸的一角,“急急如律令”的咒语正要念出,会长却在这时开了口。
  “把她放下,大天狗。没有这么对人家的道理。你身上那套六星魅妖还是她跟我一起打的。”
  大天狗冷哼一声,提着领子的手一松,少女以自由落体之势从三米的高空坠下去——
  16.
  “泡泡之盾!”
  手中的符咒在瞬间飞出袖口,鱼尾的少女凭空跃出,柔软的泡泡稳稳地接住了少女下坠的身体。
  与此同时,黑发少女的身影从樱花树之后闪现,一个雪球正正好好地砸到了大天狗脸上。蓝色冰兽的脑袋从她头顶爬出来,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
  长尾狼耳的女弓手出现在屋顶,利箭稳稳地指向男子的眉心。
  “好久没见你打斗技了……六姑娘的反应速度倒是更上了一个台阶,”会长神态自若地放下了茶杯,一展折扇,“不如在这里切磋一场?我可以只用四个式神。”
  “……阿爸,您就别闹了,”少女头疼地从泡泡上爬起来,“我只捉鬼,再不打架了。”
  ——而且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获胜的几率不足三成。
  “那你要一目连做什么?”会长轻描淡写地说,“他的能力倾向想必你比我清楚得多,一个相当吃御魂的辅助系式神,你的速刷阵容根本没有他的位置。”
  “带队就更不要提,你家茨木和咕咕一起上,山兔座敷稍微靠谱点,御魂八层根本没有翻车的可能。”
  “因为他长得帅?还是因为他是新出的SSR,拿不到不甘心?”
  17.
  “不是的!”少女的音量大到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一目连是不一样的!”
  对面的人却不为所动,“怎么不一样?”
  “他……他很温柔!”
  “声音很好听!”
  “姿容端丽!”
  “强大又可靠!”
  “还有……”
  她绞尽脑汁地想要找出新的词语,却发现原先那个盛满赞誉之词的筐子早就被搅成了一团乱糟。
  ——还有什么呢?除了那个不能说出口的原因之外……还有什么执着于一个式神的理由呢?
  18.
  合起折扇的轻响打断了她的思绪。
  “如果这就是你全部的理由的话,我只能说,单是在你这一方寮里,符合条件的式神就有一打。”
  “谁都有点求而不得的执念,每个人都想要SSR,最好能够集满所有的——可你真的那么想要那个式神吗?”
  “不开祈愿,不收碎片,在准备视频攻略的时候对着召唤阵喊三次自创的咒语……我真是要把叶公好龙这两个字安到你脑袋上。”
  看着某人完全蔫下来的样子,会长无声地叹了口气。
  “咱们寮会不大,但在你带过的人里还是能找五个有一目连的人。过四十几天,总能凑到一只,”他直视着少女的眼睛,“如果有人想留着换碎片,我也可以拿阎魔或者大天狗的碎片跟他们换。”
  “前提是,你真的特别想要他。”
  说完这句话,会长一拂袖子,神清气爽地走了。
  19.
  少女静坐了一会,默默地扒拉开放御魂的柜子,把那个六星生命地藏像升到了六级。
  “副属性速度!NICE!一目连大人你看到了吗?”
  “没有,”会长不知何时去而复返,“你并没有什么一目连。”
  “……阿爸您怎么又回来了?”
  “大天狗还在你的院子里当冰雕呢,我怎么不能回来?”会长一脸高深莫测地在她对面坐下,“刚刚不过是去酒吞的酒窖里拿了点酒。”
  “也就您老人家还能在地下室给酒吞建个酒窖……”她的肩膀塌下了去,“您提醒的是,我只有一打低配一目连……各种型号都有。”
  “哪些?”会长在旁边的蒲团上坐下,从腰后拿出一个酒葫芦——天知道他是怎么把这玩意塞到狩衣后面的,“除了独眼小僧还有什么?”
  “很多啊!”少女扳着指头数起来,“比如我在画符的时候默默祈祷想要一个会放盾的式神,然后召唤出了鲤鱼精小姐;我在画符的时候默念请给我一位白发的风属性式神,然后连出了三张妖狐;我念完召唤的咒语之后飞快地高喊一句‘一只眼睛的式神啊请来到我们寮会吧!’,然后一只山童就从召唤阵里跳了出来……”
  ——连抽坠机并不罕见,但像她这样坠机坠的这么有创意的……
  会长默默地给她斟了一小杯酒。
  “喝吧。”
  20.
  “昨天去打斗技,遇见你师兄了。”
  “揍得狠吗?”
  “碾压。”
  “干得漂亮。不用给你的大天狗解冻吗?”
  “不用。最近有点太惯着他了,正好让他长长记性。”
  “……”
  “别太惯着新人了。哪个不领情就直接踢人。”
  “大家都挺乖的……谢谢。”
  “应该的。为什么拖着不想祈愿一目连的碎片?”
  21.
  少女沉默了很久。
  久到对面的人都要以为她睡过去了的时候,她才缓缓开口。
  “我怕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他。”
  22.
  会长挑了挑眉毛,“说来听听。”
  “……我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并不执著于SSR,也对集齐式神绘卷没什么执念——没有辣鸡的式神只有辣鸡的阴阳师,这句话还是您教给我的。”
  “我自认为也算不上颜控——海坊主都被我好好地养到四星了,赤舌天天被我带出去推条。”
  “声控……应该也不算?源博雅的声音那么好听,我也没有天天戳源博雅的胸肌听他说话。”
  “我现在的阵容已经基本成熟,一队二队等级和御魂都已经相对完善,一时还真腾不出什么位置给他。”
  “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少女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目光迷惘而又悠远,好像隔着眼中的雾气看着什么远方的人一样,“我想要他。”
  23.
  想要轻吻他的眼睛,触碰他的肌肤,抚摸他的头发,舔舐他的耳垂。
  然后在拥抱的温度中,说出那句一直想说的话。
  “一目连大人……您辛苦了。”
  24.
  “知道他愿意和阴阳师签订契约的时候,我可开心了,”少女拎起酒葫芦,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我准备了很多很多符咒,沐浴焚香,用了最好的毛笔和朱砂,在正午时分坐在桌前,一笔一划地开始画符。”
  “我画了十张、二十张……可他始终没有来。”
  “我有些难过,于是每日画符,沉迷玄学……可是他还是不来。”
  “我的执念是对于一目连呢?还是对于‘求而不得’的不甘呢?”少女轻笑一声,“老实说,我自己都快分不清了。”
  “我每天都想在召唤阵中看见他,可一到晚上,自己看着天花板,又害怕真的看见他。”
  “我还没给他准备好强化十五的全套六星地藏,还没给他准备好升到六星的狗粮,甚至连升满技能的黑达摩都没准备好……”她摇摇头,喝干了杯中的酒液,“不把他直接带上绝对主力的位置,我又怎能保证自己不会在与他签订契约他之后,就弃他如敝履呢。”
  “我无法想象某一天,我会像那些人一样抛弃他,”少女垂下眼帘,“这是现在的我……无法原谅的事情。”
  25.
  会长默不作声地听她讲完,放下手中的折扇,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脑瓜蹦。
  少女冷不防挨了这结结实实的一下,痛的险些要飙泪,“嘶……会长!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会长扫了她一眼,“再纠结就再打。”
“……我要去寮办投诉!”
  会长笑笑,一扇子敲在她脑壳上,“投诉也照打不误。”
  “枉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理由……患得患失到这个程度,简直不想认你这个崽。”
  “抽到了就好好养着,不想养了就放庭院里陪你坐着聊聊聊天。还没抽到就想到二十年以后的事了,这跟没女朋友就想着买学区房有什么区别?”
  “明天记得祈愿一目连碎片。”
26.
“……谢谢会长。”
“不谢,请叫我雷锋~”
“会长,你家大天狗……”
“……走的时候得请你们家小蝴蝶帮个忙。”
27.
于是,在宿醉头痛的第二天,少女开始了她的漫漫攒碎片之旅。
第一天。
“宝贝儿感谢爱你!今天想去刷御魂八层吗带上你家兔子座敷你想刷多久我都陪你!”
第五天。
“那边那位带一目连的朋友你停一下……要来我们寮吗?24小时满buff加成,每天各种副本都有人带,气氛友好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每天还有好心的大佬捐赠咕咕和小黑哦!”
第十二天。
“一个阎魔碎片换一个一目连碎片,不能再降价了!”
“……我去跟别人换了。”
“……行吧我帮你把你需要怼人的传记都解锁一遍怎么样?”
“成交。”
第二十五天。
“呜呜呜感谢阿爸感谢组织……您就是最可爱的人!”
“谢就不必了,我刚得了一个妖刀姬碎片……”
“我的妖刀碎片都是您的!!!”
28.
第三十九天。
“好了,”少女坐在一堆一目连的契约碎片前,面容严肃,“现在,寮里的朋友已经送了一圈了。需要换的也靠着会长的阎魔和大天狗碎片换了个遍。拐来的萌新暂时指望不上……也罢。”
一群式神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寮里最受宠的小蝴蝶大着胆子问:“那么,接下来您要怎么办呢?”
“……大概会换上最夸张的衣服面具和首饰,去各大副本里四处招摇撞骗吧,”少女痛苦地抱住了脑袋,“我能怎么样呢!!!我也很绝望啊!!!!!”
……一片寂静。
“……算了,反正我不打架只捉妖,这事就先停一段时间吧……”少女揉了揉额头,开始分拣今天收获的御魂,“这个网切不错,等我强化完妖刀你装上……咕咕的二号位换成三味吧,我刚强化完的……茨木把你的六号位扒下来让我升个级……”
“好嘞!”少女满意地看着自家式神们,“都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恶战,早上记得起来吃达摩!”
29.
目睹着式神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居所,少女伸了个懒腰,决定在院子里散散步,等洗漱完毕就去睡个好觉。
——不过听说有人在深夜成功地召唤出了一目连,是真的吗?
——然而这有什么用呢说的好像之前没在晚上试过一样。
——但试一试又不会少块肉!说不定……这次就出了呢?
——会少一张蓝符。
脑袋里的两个小人斗得厉害,不知不觉间,少女已经已经走到了画符的小屋前。
她抽了抽嘴角。
——这就是所谓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吧。
30.
——来都来了……还是试试吧。
洗笔。研墨。净面。净手。焚香。
在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步骤之中,那份“想要见到他”的心情却愈发强烈起来。
“兵、临、者、斗、皆、阵、列、在、前——”
——就算是求而不得的执念,也能化为力量的话……
“急急如律令!”
——希望您能感受到,这份灼热的思念。
31.
“我感受到了。”
(END)

咳咳……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个“五百抽没有一目连”的故事到这里就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最后女主有没有抽到一目连……嗯,这个,不太好说(顶锅盖跑)
虽然一开始是怀着求而不得的怨念写了这一篇文,但写着写着就完全脱离了初衷……想了想还是觉得,就断在这里吧。接下来这个寮发生的事情,大概会……再开一篇。
毕竟男主角到结尾也只是疑似出场嘛!丝毫不乙女!
最后,文中所有人物皆为虚构,参考了一些同样隶属于“怎么都拿不到一目连”大队的朋友们的故事……所以,大家看的开心就好!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0)
热度(53)

© 木偶阿卡 | Powered by LOFTER